刘义恭简介生平及代表作品

刘义恭(413年-465年),南朝宋宗室、宰相,宋武帝刘裕第五子,宋少帝刘义符、宋文帝刘义隆之弟,母袁美人。刘义恭初封江夏王,在文帝朝历镇南豫州、南徐州、荆州、南兖州等地,后入朝为太尉。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太子刘劭弑杀宋文帝,刘义恭随后逃出建康并参与平定刘劭之乱,拥立孝武帝刘骏,被拜为太傅、大司马、录尚书事,在孝武帝朝官至太宰、尚书令,后以太宰、中书监、录尚书事之职担任顾命大臣,辅佐前废帝刘子业。永光元年(465年)八月,刘义恭因前废帝狂悖无道,与柳元景、颜师伯密谋废立,结果事泄被杀,终年五十三岁,诸子亦同时遇害。是年末,明帝刘彧即位。刘义恭被追复官爵,获赠侍中、丞相,谥号文献,后又配享太庙。

人物生平

家世出身

刘义恭是宋武帝刘裕第五子,生母为袁美人,与少帝刘义符、文帝刘义隆是异母兄弟。他自幼聪颖,容颜俊美,在兄弟七人中最受刘裕宠爱,经常被带在身边。

外任方伯

景平二年(424年),刘义恭出任冠军将军、南豫州刺史,镇守历阳(南豫州州治,今安徽和县),并监督南豫州、豫州、司州、雍州、秦州、并州六州军事。是年,宰相徐羡之联合傅亮、谢晦,废黜少帝刘义符,改立文帝刘义隆。侍中程道惠当时曾建议立刘义恭为帝,被徐羡之拒绝。后来,刘义恭又加授使持节,进号抚军将军,封江夏王,食邑五千户。

元嘉三年(426年),刘义恭改任南徐州刺史,仍领抚军将军,并持节都督南徐州、兖州及扬州晋陵诸军事,但被留在京中,未能出镇京口(南徐州州治,今江苏镇江)。后来,刘义隆诛杀徐羡之、傅亮,讨灭谢晦,这才命刘义恭出藩。

元嘉六年(429年),荆州刺史彭城王刘义康受征入朝,担任宰相。荆州素为南朝重镇,地广兵强,刘裕遗命由诸子依次镇守。刘义隆既召刘义康为相,遂将刘义恭由南徐州调往荆州。刘义恭以抚军将军、荆州刺史之职镇守江陵(荆州州治,今湖北荆州),并持节都督荆州、湘州、雍州、益州、梁州、宁州、秦州、南秦州八州军事,加授散骑常侍。

元嘉九年(432年),刘义恭改任南兖州刺史,都督南兖州、徐州、兖州、青州、冀州、幽州六州及豫州梁郡军事,移镇广陵(南兖州州治,今江苏扬州),并进号征北将军,加授开府仪同三司。

入居宰辅

元嘉十六年(439年),刘义恭由开府仪同三司进拜司空,位列三公,仍任南兖州刺史。

元嘉十七年(440年),刘义恭自广陵赶赴京口,随太子刘劭祭拜兴宁陵(孝穆皇帝刘翘的陵寝)。当时,彭城王刘义康因权倾朝野,引起刘义隆的猜忌。刘义隆于是年十月将刘义康外放到江州,并召刘义恭入朝辅政,授为侍中、司徒、录尚书事,领太子太傅。刘义恭在担任宰相的同时,还持节都督扬州、南徐州二州军事。

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义恭进拜太尉,仍领司徒等职。他吸取刘义康失败的教训,平日小心谨慎,虽居宰相之位,却从不揽权,所有政务均交由皇帝决断,自己只负责签署文书。帝相之间因而相安,毫无嫌忌。元嘉二十六年(449年),刘义恭又兼领国子祭酒。

总领北伐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七月,刘义隆发动三路大军,征伐北魏。刘义恭被解除国子祭酒职务,以太尉之职总领各路北伐军,进驻彭城(徐州州治,今江苏徐州)。当时,东路北伐军自青州沿黄河西进,攻取黄河沿岸的战略要地碻磝(在今山东茌平西南),后因前锋王玄谟兵败,只得撤回到历城(治今山东济南西)。碻磝由王玄谟率部留守。

北魏皇帝拓跋焘亲率大军南下,自东路战线向宋军发起反击。他径趋徐州,很快便攻到邹山(在今山东邹城东南),遣军分别进驻萧城(在今安徽萧县西北)、留城(在今江苏沛县东南)。刘义恭遣参军马文恭、军主嵇玄敬分赴两地,观察魏军动向。两军先后与魏军遭遇。嵇玄敬在当地百姓的协助下击败魏军,马文恭则大败逃回。

萧城魏军当时距彭城仅有十余里,而彭城守军虽多,但却军粮匮乏,形势非常危急。刘义恭欲弃城逃跑,但在两种逃跑方案中犹豫不定,只得召集僚属再议。沛郡太守张畅以死相谏,力主坚守彭城。徐州刺史武陵王刘骏也反对逃跑。刘义恭遂打消逃跑之念,决意坚守彭城,以避免本就有所动摇的军心彻底瓦解。不久,拓跋焘进抵彭城,指挥大军攻城,但多次进攻都被宋军打退。

拓跋焘因彭城久攻不下,遂绕过彭城,径自渡淮南进,一直攻至长江北岸,驻于瓜步(在今南京六合)。当时,魏军大拆民房,割苇造筏,声称要打过长江。建康震动,进入戒严状态。刘义隆广发兵役,加强沿江防御,并将屡有克捷的西路军自前线召回。但魏军其实只是在虚张声势,实已无力再进。拓跋焘因彭城等坚城未破,自知后方不稳,不久便从瓜步撤军北还。

刘义恭在魏军南下期间,一直在彭城闭城自守。他认为碻磝已不可守,遂命王玄谟退军。魏军趁机夺回碻磝。不久,拓跋焘率军撤至彭城。刘义恭竟放任魏军过境,不敢出兵截击,直到次日接到皇帝“悉力急追”的诏命,方才遣军追击。而魏军此时早已轻装撤退,平安撤出了宋境。北伐至此以宋军的失败而告终,时为元嘉二十八年(451年)二月。

刘义恭主持北伐,先是御敌不力,继而畏敌不战,因此被免去太尉、司徒之职,降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但刘义隆对刘义恭的宠信依然未减,仅仅过了三个月便又让他以本职兼领南兖州刺史,镇守盱眙,并将南兖州、豫州、徐州、兖州、司州、雍州等十一州纳入其所辖治的都督区。刘义恭辖下达到十三州之地,几乎囊括了南朝在淮南、淮北的所有疆土。

倒戈建义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十二月,刘义恭自盱眙入朝,改授大将军、录尚书事,并遥领南徐州刺史,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当时,太子刘劭与始兴王刘濬在宫中行巫蛊之术。刘义隆将此事告知刘义恭,表示不欲深究。但刘劭心怀不安,终于次年(453年)二月秘密发动政变,率东宫禁军闯入台城,弑杀刘义隆。他先取得刘濬的支持,又将刘义恭召入宫中。

刘义恭迫于形势,只得对政变持配合态度,并主动交出兵权,以求自保。刘劭随即称帝,以刘义恭为太保、都督会州诸军事,领大宗师。当时,江州刺史武陵王刘骏、荆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皆起兵讨伐刘劭。他们集结兵力,组成讨逆军,自江州顺江东下,向建康进发。会稽太守随王刘诞则在东南方向的会稽(治今浙江绍兴)举兵响应,与讨逆军东西夹击建康。

三镇兵起,建康震动。刘劭下令京师内外戒严,并打算杀尽三镇官员留在京中的家眷,但最终被刘义恭与何尚之所劝阻。当时,讨逆军船只简陋,不利水战。刘濬建议刘劭亲率水军溯江而上,与讨逆军决战。刘义恭却声称此举将造成建康防守空虚,会让刘诞趁虚而入,建议刘劭留在建康以逸待劳。刘劭因此按兵不动,结果错失战机。讨逆军得以长驱直入。

但刘劭其实对刘义恭并不放心,担心他会叛投刘骏,便强迫刘义恭住在宫中的尚书下省,又将其十二个儿子软禁在侍中下省。不久,讨逆军攻至建康城南的新亭。刘劭率军迎战,两战皆败,被迫退守台城。当时,刘义恭也被挟持出战,一直跟在刘劭左右。他趁刘劭大败,单马逃出东掖门,到东冶渚用预先备下的船只渡过秦淮河,投奔刘骏。

刘劭闻听刘义恭叛逃,忙遣骑兵追击。但当追兵到时,刘义恭已经渡过秦淮河。刘劭大怒,命刘濬将刘义恭的十二个儿子全部处死。当时,讨逆军诸将都有意拥戴刘骏即位。刘义恭也上表劝进。刘骏遂于新亭称帝,史称宋孝武帝。刘义恭被授为使持节、侍中、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太尉、录尚书六条事、南徐徐二州刺史,不久又由使持节进拜假黄钺。

刘骏称帝不久,便对台城发起进攻。当时,刘义恭亲自在朱雀门督战,指挥诸军由宣阳门攻入台城。建阳门、阊阖门、广莫门也相继告破。刘劭逃往武库,藏到井中,但仍被讨逆军搜出。刘濬逃出建康,在越城遇到刘义恭。他下马投降,随刘义恭去向刘骏请罪,途中便被刘义恭杀死。最终,刘骏将刘劭及其四个儿子,连同刘濬的三个儿子全部处死。刘劭之乱至此平定。

卑事孝武

元嘉三十年(453年)五月,刘义恭由太尉进位太傅,领大司马,并增加食邑二千户。太傅名列三师,兼有辅弼与帝师之责,皇帝需对太傅行师礼。但刘骏不愿对太傅行师礼,遂暗示有司,在有司奏请下取消了这一礼节。

孝建元年(454年),南郡王刘义宣集荆州、江州、兖州、豫州四州之力,举兵东攻建康,结果兵败身死。刘骏认为刘义宣叛乱源于宗室强盛,遂有意削弱宗室。刘义恭为迎合刘骏,主动上表朝廷,要求裁撤“录尚书事”一职,最终得到刘骏的批准。是年十一月,刘骏因刘义恭领有南徐州刺史之职,故命其出藩,镇守京口。

孝建二年(455年),刘骏又将东扬州、南兖州划入刘义恭辖治的都督区。是年十月,刘义恭又调任扬州刺史,持节都督扬州、南徐州、东扬州、南兖州四州军事,仍领侍中、太尉。刘骏还打算赏赐“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等殊礼,但因刘义恭力辞而作罢。后来,刘义恭又辞去持节都督及侍中之职。

孝建三年(456年),刘义恭因西阳王刘子尚深得帝宠,遂主动辞去扬州刺史,以便让刘骏将此职授与刘子尚。刘骏遂进拜刘义恭为太宰,领司徒。当时,刘骏日渐暴虐。刘义恭虽位望尊崇,但仍担心祸及其身,整日提心吊胆,不敢与朝中大臣私相往来。他为了取悦刘骏,经常进献祥瑞以歌功颂德,甚至卑辞曲意的阿谀奉承。

大明三年(459年),刘义恭兼领中书监,并获赐崇艺、昭武、永化三营兵户,共计四百三十七户。他所任太宰、司徒、中书监三职,均有开府选吏之权。但因刘骏当时正大肆削减诸王权势,三府吏僮仅有二千九百人。

大明六年(462年),刘义恭被免去司徒之职。次年又由中书监改任尚书令。

受遗辅政

大明八年(464年)闰五月,刘义恭又以本职(太宰)兼领太尉。是月,刘骏病逝。太子刘子业即位,史称宋前废帝。根据刘骏遗诏,刘义恭由尚书令改任中书监,与接任尚书令的柳元景一同入居台城,总领朝政;始兴郡公沈庆之负责军旅征讨,有重大政务时参与决策;尚书仆射颜师伯主持尚书省,处理日常政务;领军将军王玄谟统管外监军务。五人皆为顾命大臣。

刘子业即位不久,便恢复“录尚书事”一职,任命刘义恭为太宰、中书监、录尚书事。刘义恭与柳元景、颜师伯控制了尚书省,成为五顾命中的实际掌权者。沈庆之因颜师伯的专断,空有顾命之名而不能参议大政;王玄谟更是被排挤出朝廷。当时,宗室、大臣都为刘骏之死而欢欣。刘义恭等人也是整日交游宴饮,夜以继日地喝酒玩乐,认为从此可以免遭横死。

越骑校尉戴法兴是刘骏宠臣,久掌机枢,威行内外。他在刘子业即位后控制内廷,操纵“中旨”。刘义恭等人畏于戴法兴权势,遇事亦不敢违逆,故此虽为顾命但却仅具虚名,大事多由戴法兴决断。当时,戴法兴恃权干涉铨选。吏部尚书蔡兴宗极为不满,多次在刘义恭面前指责戴法兴。刘义恭担心得罪戴法兴,每次听到蔡兴宗之言都胆战心惊,却又无计可施。

蔡兴宗先是得罪戴法兴,后又因铨选问题多次与刘义恭争执,引起了刘义恭的厌恶。刘义恭决定将蔡兴宗外放到吴郡太守,因其极力推辞,改任为南徐州行事。蔡兴宗再次抗命,要求到益州任刺史。刘义恭恼羞成怒,上表弹劾蔡兴宗,将其贬到交州的新昌郡(在今越南境内)担任太守。朝野上下无不震惊,时论非议不止。刘义恭为平息非议,只得将蔡兴宗留在京师。

涉反受戮

永光元年(465年)八月,刘子业欲亲政,先是赐死戴法兴,继而又通过分设左右仆射以削弱颜师伯的权力。 他本性逐渐展露,荒淫暴虐更甚于其父。刘义恭与柳元景、颜师伯忧惧不已,遂密谋废黜刘子业,由刘义恭即位为帝。他们谋划多日,但却始终犹豫不定。柳元景因沈庆之握有兵权,便将密谋告知沈庆之,希望取得沈庆之的支持。

沈庆之一直对颜师伯的排挤怀恨在心,且平时与刘义恭的关系也不甚和睦,遂向刘子业告发他们的废帝密谋。刘子业闻听叔祖谋逆,怒不可遏,亲自率羽林军前往刘义恭的府第,将刘义恭及其四个儿子全部杀死,并肢解其尸。刘义恭时年五十三岁。柳元景、颜师伯亦同时被收捕杀害。至此,朝中内外大权被刘子业悉数收回。

刘子业诛除刘义恭等三顾命,其后行事更加狂悖无道,连沈庆之最终都被其杀害。是年十二月,刘子业遇弑身亡。其叔湘东王刘彧被拥立为皇帝,史称宋明帝。刘彧尚未正式即位,便下令书为叔父刘义恭平反。刘义恭的原有官职(中书监、太宰、录尚书事)及江夏王爵位皆被恢复,并加赠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太尉,谥号文献。

泰始三年(467年),刘义恭因辅佐孝武帝“宁乱定业”有功,获许配享太庙,与柳元景、沈庆之、宗悫一同祔祭于孝武帝庙庭。后来,刘彧将第八子刘跻封为江夏王,过继给刘义恭为嗣孙,以传其封国。

主要成就

抑制宗室

刘义恭在孝建、大明年间,数次上疏朝廷,抑制宗室势力。孝建元年(454年),刘义恭与竟陵王刘诞一同上疏皇帝,建议在车服、器用、乐舞等九个方面对宗室诸王加以约束。刘骏予以准奏,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增益,扩充为更加详细的二十四条,全面抑制藩王地位。大明五年(461年),海陵王刘休茂叛乱被杀。刘义恭又上疏皇帝,请削诸王的内外实权,建议不要让诸王镇守边州。

刘义恭的这些举措,本意虽是为了迎合刘骏,但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宗室僭越,加强了皇权。

废除冗政

刘骏晚年时奢侈无度,广征劳役营造宫殿,赋税繁重。刘义恭在刘子业即位后,以顾命大臣辅政,将刘骏晚年的冗政全部废除。正在营建中紫极殿、南北驰道等工程,也全部停工。

轶事典故

祥瑞

刘义恭为了取悦皇帝,常以进献祥瑞的方式,向皇帝歌功颂德。他在大明元年(457年)时,因石头城附近生出一枝三脊茅,上表屡劝皇帝封禅,哄得刘骏大悦。仅据《宋书·符瑞志》记载,刘义恭在元嘉十七年(440年)至大明三年(459年),二十年间便进献祥瑞十次,涉及到的祥物有甘露、赤雀、白兔、白燕、白雀等。 [76-80]u0026nbsp;

鬼目粽

刘义恭死后,尸体被刘子业肢解,五脏都被掏空。刘子业还挑出刘义恭的眼球,用蜜汁浸泡,称之为“鬼目粽”。

性奢侈

刘义恭奢侈,在其出任荆州刺史时,宋文帝就因而特别下诏告诫他要戒掉骄奢之性,要求他要节约,不要过分赏赐身边宠臣,节制嬉戏游乐以及少纳女嫔。不过,义恭回朝后,相府二千万钱的年俸义恭亦常常不够用,要文帝每年额外给他一千万钱。他又心意不定,嗜好常转,屡屡迁宅,亦赏赐过度,臣下只要得宠,一日甚至能取得一两百万钱。孝武帝晚年对义恭的给俸已经十分丰厚,但义恭还是不够用,常在民间赊数,百姓写书求还钱时只在信背写“原”字。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