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

作者:欧阳澈

停杯邀月宴华堂,苦恨山高阻兴狂。海峤岂能藏素魄,云衢终自布寒光

须臾帘捲银蟾影,次第樽浮桂子香。正好吹箫恰无月,姮娥应见我恓惶。

标签:寒光 桂子香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