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渠

作者:石介

隋帝荒宴游,厚地刳为沟。

万舸东南行,四海困横流。

义旗举晋阳,锦帆入扬州

扬州竟不返,京邑为墟丘。

吁哉汴渠水,至今病不瘳。

世言汴水利,我为汴水尤。

利害吾岂知,吾试言其由。

汴水濬且长,汴流渍且遒。

千里泄地气,万世劳人谋。

舳舻相属进,餽运曾无休。

一人奉口复,百姓竭膏油。

民力输公家,斗粟不敢收。

州侯共王都,尺租不敢留。

太仓粟峨峨,冗兵食无羞。

上林钱朽贯,乐官求徘优。

吾欲塞汴水,吾欲坏官舟。

请君简赐予,请君节财求。

王畿方千里,邦国用足周。

尽省转运使,重封富民侯。

天下无移粟,一州食一州。

标签:扬州 上林 乐官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