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两淮

作者:员兴宗

君不见北风吹淮风浪黑,铁马千群凝一色。

当时庙论孰经济,将相无言潜动魄。

或云南纪当何忧,今代诸葛身姓刘。

陆下唤取守淮甸,彼有胜算逾干矛。

登时诏语从天坠,汜为先锋制置。

并遣健士付阿权,等是两淮兵马地。

岂期将溃兵川流,翻手忽忽无十州。

前时冠剑错准抉拟,此事吐口贻人羞。

幸哉天祸不终极,至尊避殿忧思集。

枢臣督战侍臣谋,上则倚公参赞职。

征鞍此日去皇皇,所过骑士多羸伤。

不见何人出声鼓意气,但见十十五五坐路傍。

公趣下马询众语,众共来前致辞苦。

平时节使驱为奴,逐逐无聊战无主。

而今侧身堕两失,官骑已亡难再得。

诚令军政日月悬,我有微躯人不惜。

公闻瑟缩涕潸然,汝曹寄命真可怜。

朝今清明万乘圣,权已殛死家南迁。

若等是行能奋死,朝建勋名暮朱紫。

官今付我诰如山,节使察使皆在此。

军家闻此逐蹄轮,喜气酣酣如遇春。

当时战死身昧昧,今日分付当其人。

兵官来见同听命,适有时张王戴盛。

分麾列伍摆布毕,仿佛平戎万全阵。

斯须望敌来何多,千里断岸皆遮逻。

天低野旷笳鼓咽,众寡不敌将奈何。

是时仲冬日建丑,群雄争先莫肯后。

濯缨刑马震天地,焰焰兵威古无有。

旋见飞台天样齐,黄盖团团傍赤旗。

指挥渡河在顷刻,我默战义人安知。

公呼时俊腾口说,汝每四方闻胆决。

只今战态作儿女,便恐汝名从此歇。

长啸激俊挥戈回,万斧并下声如雷。

十舟先粉百舟败,连艟接舰成飞埃。

嗟敌初来何草草,一夕崩摧如电扫。

命逾破竹青离离,血溃江流红杲杲。

明朝北阵更奔波,坐料强敌成蹉跎。

堤防更藉盛新力,为我往护杨林河。

运去一朝同覆水,敌再渡江终送死。

射人射将数不彻,何况更问舟中向。

移时巉天送哭喧,弃舟而挝舟自焚。

公命火攻列火伞,船焦楫烂无逃门。

敌愁惊心疑鹤唳,十步回头九堕泪。

又疑官军尾其众,清野数州无食地。

众残北顾心悠悠,金亮更欲抵死留。

放言京口少备者,曷若举兵由润州。

大将显忠来是日,执杖升阶光照席。

公先劳苦甚生平,遂借百舟如过鹢。

迤逦仲冬日十二,旅食无烟寝无寐。

公来督府见相公,便及瓜洲防拓事。

督视推公胆有馀,此事岂忍他人徂。

昨来兵试威万万,别遣诸将无乃迂。

公仍禀命侵星过,或传铁骑金山破。

淮西万姓舍惟烟,淮东居民泪潜堕。

公摆吴艟异水嬉,势压海浸倾天维。

一见使敌无可奈,再见使敌心骨悲。

敌亡傲兀犹不悟,尚呼达官招万户。

岁云暮矣无北归,我所思兮决南渡。

达官再拜乞徐徐,波浪驾天千丈馀。

比前采石三倍恶,主其急我吾其鱼。

金亮尚嫉忠言丑,快剑垂垂拟其首。

只今速渡汝得活,不尔爱身身在否。

万户相顾归相言,慓悍难容血面论。

北人项领不易保,如此郎主何足存。

此夜疏星江泪湿,敌将一一弯弓入。

御寨三重侍卫郎,对面公然如不识。

帐中方嬖花不如,帐外忽飞金仆姑。

投哀赊死身困苦,软语不类平时粗。

骨肉披离头万里,魂飞却作他乡鬼。

杀气漫天烟草迷,不归州绝风尘起。

君不见昔日秦魏之兵扼上流,阿坚阿瞒皆老谋。

淝水血腥赤壁溃,两豪一蹶泯默至死休。

况我中都徃颓促,千古丧师无此酷。

沉冤万众衔已久,合沓天心宜下烛。

三十年飞战马尘,支吾多用豪杰人。

但传凶势时未减,不见度外加经纶。

须信更生无尽福,高价属公勋誉逐。

不费两淮千斛水,一洗万古乾坤辱。

近来分陕从天阙,悬解西民愁百结。

三军鼎鼎礼意浓,七兵堂堂恩数绝。

行并咸秦脉络通,更遣诸将图山东。

为君再赋洗兵马,下客敢繼唐诗翁。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