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巽岩四望楼

作者:员兴宗

青青十二楼,万瓦浮云棱。

居者谁氏子,酒肉堆丘陵。

一一闲峨眉,舍此不为登。

清梦几时回,何曾舍虚凝。

本欲了万境,竟为景所绳。

我友子真子,士以古谊徵。

载书来上都,结朿车不胜。

插架备小築,且以觞宾朋。

或人指之笑,谓此不能宏。

有如短尾航,又如朿翅鹰。

团疑恋壳龟,局类遭寒蝇。

卑卑形覆缶,短短射依堋。

行行频壁碍,倚倚难轩凭。

风立苦打头,月坐伤横肱。

寒足笼拥掩,炎躯甑炊蒸。

俯首忽见地,闭目可数层。

何当揽星辰,惟堪挂用缯。

君子促改办,不尔陋可憎。

我兴听是说,诸友无乃称。

交从二十年,我能识其膺。

彼腹椰子大,千卷贮亦曾。

体作黄冠朴,言乃水云僧。

岂其八尺高,而能碍晨兴。

瞻想西南北,众万皆环緪。

奈此归思何,犹然间骞腾。

世好巍粉饰,是态恶可惩。

元规尘可谢,肝胆醒春冰。

但使居者乐,勿使疑者升。

诸公敛戏语,俄然迭嗟矜。

携酒共过之,窗虚纳清澄。

员子眼力到,数来数归鹏。

拟乎天上人,天门杳不应。

为君出登赋,归来伴龛灯。

三年京国梦,一柱立不能。

我数无何乡,神尻以为乘。

标签:水云 峨眉 天门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