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之美二贫诗

作者:司马光

君子尚仁义,宝用为身资。

其人苟不贤,富饶亦胡为。

所以回宪徒,不厌糠与藜。

当时万金产,令名传有谁。

之美初解褐,为吏长河湄。

月得数斗禄,仅足供饘糜。

谓言家无宝,不必修落篱。

囊衣不自暖,乃为偷意窥。

穿墉入其室,探取无织遗。

从事借之带,同列乞共衣。

日高服示具,不敢逾门畿。

萧条四壁寒,独立空自嗤。

援毫引幅纸,书作二盆诗。

上言运命邅,温饫无时期。

下嗟职事劳,旧学日以隳。

乃知贤者心,不独忧寒饥,

壈坎虽益多,志业终无衰。

我实甚贫者,视君犹白圭。

行年三十余,碌碌无他奇。

庇身太学官,旦夕唯盐虀。

读君二贫作,我事借君词。

君诚士林秀,不免青衫卑。

满腹岂无才,抱蓄未有施。

不用固为小,用之活烝黎。

如君有此富,岂必藏珠玑

财贫非道贫,已矣何嗟咨。

标签:旧学 太学 珠玑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