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西堡塞北

作者:温庭筠

浅草干河阔,丛棘废城高。白马匕首,黑裘金佩刀

霜清彻兔目,风急吹雕毛。一经何用厄,日暮涕沾袍。

标签:佩刀 匕首 白马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