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梦(梦故兵部裴尚书相公)

作者:元稹

十月初二日,我行蓬州西。三十里有馆,有馆名芳溪。

荒邮屋舍坏,新雨田地泥。我病百日馀,肌体顾若刲.

气填暮不食,早早掩窦圭。阴寒筋骨病,夜久灯火低。

忽然寝成梦,宛见颜如珪。似叹久离别,嗟嗟复凄凄。

问我何病痛,又叹何栖栖。答云痰滞久,与世复相暌。

重云痰小疾,良药固易挤。前时奉橘丸,攻疾有神功。

何不善和疗,岂独头有风。殷勤平生事,款曲无不终。

悲欢两相极,以是半日中。言罢相与行,行行古城里。

同行复一人,不识谁氏子。逡巡急吏来,呼唤愿且止。

驰至相君前,再拜复再起。启云吏有奉,奉命传所旨。

事有大惊忙,非君不能理。答云久就闲,不愿见劳使。

多谢致勤勤,未敢相唯唯。我因前献言,此事愚可料。

乱热由静消,理繁在知要。君如冬月阳,奔走不必召。

君如铜镜明,万物自可照。愿君许苍生,勿复高体调。

相君不我言,顾我再三笑。行行及城户,黯黯馀日晖。

相君不我言,命我从此归。不省别时语,但省涕淋漓。

觉来身体汗,坐卧心骨悲。闪闪灯背壁,胶胶鸡去埘。

倦童颠倒寝,我泪纵横垂。泪垂啼不止,不止啼且声。

啼声觉僮仆,僮仆撩乱惊。问我何所苦,问我何所思。

我亦不能语,惨惨即路岐。前经新政县,今夕复明辰。

置置满心气,不得说向人。奇哉赵明府,怪我眉不伸。

云有北来僧,住此月与旬。自言辨贵骨,谓若识天真。

谈游费閟景,何不与逡巡。僧来为予语,语及昔所知。

自言有奇中,裴相未相时。读书灵山寺,住处接园篱。

指言他日贵,晷刻似不移。我闻僧此语,不觉泪歔欷。

因言前夕梦,无人一相谓。无乃裴相君,念我胸中气。

遣师及此言,使我尽前事。僧云彼何亲,言下涕不已。

我云知我深,不幸先我死。僧云裴相君,如君恩有几。

我云滔滔众,好直者皆是。唯我与白生,感遇同所以。

官学不同时,生小异乡里。拔我尘土中,使我名字美。

美名何足多,深分从此始。吹嘘莫我先,顽陋不我鄙。

往往裴相门,终年不曾履。相门多众流,多誉亦多毁。

如闻风过尘,不动井中水。前时予掾荆,公在期复起。

自从裴公无,吾道甘已矣。白生道亦孤,谗谤销骨髓。

司马九江城,无人一言理。为师陈苦言,挥涕满十指。

未死终报恩,师听此男子。

标签:僮仆 前事 馆名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