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沈驸马赋得御沟水

作者:李贺

入苑白泱泱,宫人正靥黄。

绕堤龙骨冷,拂岸鸭头香。

别馆惊残梦,停杯泛小觞。

幸因流浪处,暂得见何郎。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白茫茫的御沟水在哗哗流淌,宫中的美女正在打理着晨妆。

绕堤的石条路上清冷无人,拍岸的绿波散发出淡淡幽香。

别馆里醒来,好像还在作梦,刚放下酒杯,又玩起曲水流觞。

京城本是我暂寄的漂泊之地,有幸结识您——才貌双全的何郎。

注释

泱泱:深广的样子。

靥黄:在面颊附近施以月形黄色粉妆,曰黄星靥,见段成式《酉阳杂俎》。

龙骨:御沟边雕龙的石条。

鸭头:绿色,指水。御沟有宫女洗下的脂粉,水为之香。

泛小觞:即流觞,古人斟酒于觞中,放在曲折的水中,随水流泛,在谁的面前停下,谁就喝酒。

何郎:三国魏何晏,字平叔,南阳人,有奇才,美容貌,尚金乡公主。这里借以指沈驸马

赏析

诗写自己荣幸地与沈驸马同避于宫苑御沟清波荡漾的水边,李贺想在政治上有所出路,对驸马这种身份的人难免有点巴结奉迎之心,这也是他未能免俗之处吧。即使这种应酬之作,李贺写得也不空泛,沟水流入宫苑、宫女正在梳妆,水声惊醒早梦,水流泛然、可供流觞等一系列场景的描绘,显得富有生活情趣。从诗中“绕堤龙骨冷,拂岸鸭头香”、“停杯泛小觞”来看,当是三月三日宴游作“流觞曲水”之戏。

诗写御沟之水,只起首一句直笔状水流之貌,馀皆曲为之辞,然都不离御沟和水。流入御沟之水,始则“白泱泱”,其时正值清早时候,继而水绕沟堤,已有脂粉香气。再经别馆,汩汩有声,故能惊人梦醒,曲折回环,故可流觞饮酒为乐。同游者贵为驸马,幸得相见于御沟。此诗是李贺逞才之作,有讨好之嫌,似无深寄。

创作背景

元和七年春,当是李贺为百奉礼郎时,贺以入宫苑同沈驸马一起赋诗而深感荣幸便写下了这首诗,此诗为戏作。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