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赠友人

作者:李白

延陵有宝剑,价重千黄金。

观风历上国,暗许故人深。

归来挂坟松,万古知其心。

懦夫感达节,壮士激青衿。

鲍生荐夷吾,一举置齐相。

斯人无良朋,岂有青云望。

临财不苟取,推分固辞让。

后世称其贤,英风邈难尚。

论交但若此,友道孰云丧。

多君骋逸藻,掩映当时人。

舒文振颓波,秉德冠彝伦。

卜居乃此地,共井为比邻。

清琴弄云月,美酒娱冬春。

薄德中见捐,忽之如遗尘。

英豪未豹变,自古多艰辛。

他人纵以疏,君意宜独亲。

奈向成离居,相去复几许。

飘风吹云霓,蔽目不得语。

投珠冀相报,按剑恐相距。

所思采芳兰,欲赠隔荆渚。

沉忧心若醉,积恨泪如雨。

愿假东壁辉,馀光照贫女。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延陵季子有把珍贵的宝剑,价值高达千两黄金。

他出使观风要身佩宝剑到上国去,心中把剑暗许给友人徐君。

归来之时他把宝剑挂在徐君墓头之树,万古以来都知晓他崇友爱友之心。

懦弱之夫会因为如此达节而感愧,壮烈之士会因为同学的友谊而激奋。

鲍叔牙推存管仲给齐桓公,一举之间便成齐国之相。

此人若不是有好朋友,哪里会产生青云之上的念头。

面临财物绝不随便取得,推托辞让自己那份给更需要的人。

后代之人非常称赞鲍生的贤明,英名高风已远去真是难以再见。

与人相交只要如此,交友之道谁说已经沦丧?

友人您啊驰骋美文美词,花聚叶茂自然高上遮掩当时众人。

案笔撰作文章舒展力振文风颓波,秉持道德冠于常辈之上。

占卜择居就确定住在此地,与您共比邻相傍而居。

对云面月弹弄清琴,美酒佳酿欢娱冬春。

德性浅薄中道被弃,轻蔑忽视如同遗弃尘土。

英豪之人难逢时运地位未变,自古以来多有艰辛。

纵然他人对我疏又远,唯有您应该对我愈发亲近。

为了什么如今离居相分,此一相别又要经历多少时日?

无常之风吹挑恶气云黑,掩蔽眼目不可得语。

投人明珠期望有所报答,人不理解按剑而恐推而拒之。

心有所思采集一把芳兰,欲有所赠还远隔着荆渚。

沉郁烦闷我心如醉,恨积于胸我泪又如雨。

愿借东壁之居那点蜡炬光辉,让那余光照我这贫贱的织女。

注释

“延陵”句:延陵是春秋时吴公子季札的封邑。吴公子季札封于延陵,号延陵季子。

上国:当为鲁国。

懦夫:谓软弱无能之人。达节,谓不拘常规而合于节义,明达世情且识时务。

青衿:为古之学子或学生之服,常以代指学子、诸生和未仕之文士或读书人。

“鲍生”句:鲍生,即鲍叔牙。夷吾即管仲。

尚:超过。

逸藻:超逸之文藻。

掩映:犹遮掩。此为誉美之辞,是谓其友人文采光耀,乃在当时人之上。

舒文:《文选》卷二六颜延年《赠王太常》:“舒文广国华,敷言远朝列。”李善注:“王逸《楚辞注》曰:发文舒词,烂然成章。”张铣注:“舒其文章。”

秉德:朱谏注:“秉德,执德也。”犹持德。彝伦:犹常伦。

卜居:《楚辞·卜居·序》:“乃往至太卜之家,稽问神明,决之著龟,卜己居世,何所宜行。”后以泛称择地定居。

共井:周时行井田制,《周礼·地官·小司徒》:“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则九家共用一井(《孟子·滕文公上》谓八家)。比邻:比者,近也,《周礼·地官》: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受。比邻即近邻。

“薄德”二句:李白自喻,谦谓。中,帝王所都为“中”,此指唐都长安。见,此为谒见、晋见。捐,即捐献。此二句是谓李白曾至长安谒见玄宗献赋之事。

豹变:此喻人之地位转变,由贫贱而显贵。

离居:离开居处,流离失所。此“离居”应为离家出行之意,拟李白作此诗时,或有再度离家的打算。

飘风:飘风,无常之风。

“所思”二句:采芳兰:《乐府·采兰歌》:“采芳兰兮以赠君子,君子不见兮惆怅如此。”苏颋《送贾起居奉使入洛取图书因便拜觐》:“遗文征阙简,还思采芳兰。”“采芳兰”,喻作诗文。荆渚:“荆”,胡本作“修”。“荆渚”,可释为荆楚一带的洲渚;然“修渚”则无可释,甚而不讲。按通行李白集是诗为:“所思采芳兰,欲赠隔荆(修)渚。”此殊与文义不通。可以试问,李白与其这位友人为“共井比邻”,之间有何“荆楚的洲渚”相隔?窃以为,“荆渚”与“修渚”而者皆误。“渚”与“堵”字形相近,极易相淆而出讹。此诗中的“渚”字本当为堵。所谓的“荆渚”实为荆堵。“堵”者,墙也,如“观者如堵”之“堵”,即意为观者如墙是也。兹将“荆渚”改正为荆堵,乃意谓篱墙;若改为修堵,则意谓高墙,二者与诗皆通。按改正后,这两句诗当为“所思采芳兰,欲赠隔荆堵。”如此,可不解而自通。

沉忧:《文选》卷三陆机《拟行行重行行》:“伫立想万里,沉忧萃我心。”张铣注:“沉,深也。”《诗经·王风·黍离》:“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泪如雨:曹操《善哉行》:“守穷者贫贱,惋叹泪如雨。”

“愿假”二句:此二句是李白以贫女徐吾自喻,以求借邻友之光,而承邻友之惠也。

创作背景

此诗作于李白移家兖州与其开元二十六年(738年)谒见唐玄宗,继游吴越、潇湘等地归来之后的开元二十八年(740年)夏秋间。

赏析

陈情,犹陈诉衷情。友人,按此诗陈述:“卜居乃此地,共井为比邻。”知此“友人”当为李白的近邻。诗又云:“多君骋逸藻,掩映当时人。舒文振颓波,秉德冠彝伦。”由而可见,李白所向陈情的这位友人,其当时在兖州一带应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化名流或知名文士。想必开始两人友情甚笃,过从甚密,然突遭变故,中途见弃,交道不终。感情的破裂,李白为此陈忧积恨,但一如既往,对友情坚忠不渝,并在诗中索性挑明此中曲折,坦率、诚挚地表白自己的初衷,希望言归于好。诗又云:“奈何成离居,相去复几许?”由而揣知,李白作此诗后,旋即去往徂徕山之“竹溪”。

在具体表达上,诗人着意于感情的形象化与情感之具体刻画。这主要体现在典故的运用上。季札“挂剑”的故事,发生在吴王余祭四年(公元前554年)春天 。汉代史学家司马迁所著的《史记·吴太伯世家》和刘向所著的《新序》当中,都对这次活动有所记录。“鲍生荐夷吾”的故事见于《史记·管晏列传》。诗人说管仲一举为齐国之相,位置青云之上,此全靠好友鲍叔牙所荐,且赞二人交道之高尚。李白用季札挂剑和鲍叔牙荐管仲的典故是为了说明交友之道,亦以此向友人表明心迹。在这友道的标准的基础上,诗人盛赞友人的道德文章,并描述了共井为邻的生活情景。可惜友谊好景不长,中道见弃,因此诗人深感“英豪未豹变,自古多艰辛”,“飘风吹云霓,蔽目不得语”。即使如此,诗人仍然执着于友谊与友道,“所思采芳兰,欲赠隔荆渚”。但事实上言归于好已不可能了。思念至此,“沉忧心若醉,积恨泪如雨”,并发出“愿假东壁辉,馀光照贫女”之叹,忧恨交积,语极悲怆。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