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诗人”副县长以权敛财:官商相投 寻机索贿
http://www.shigecn.com   2016-03-25 11:55:26   来源:检察日报   评论:0 点击:

时任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王大文供述,县里乘昌渔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梁某告诉他,2006年时,县渔业局将渔船柴油补贴直接发放到乘昌公司,公司却以种种名目扣留了船主油补费,引起船主不满,过了很长时间才平息了事态。

黄照良和他出版的书

毗邻海南省城——海口市的澄迈县,有个颇有名气的诗人副县长黄照良,此人是海南省著名少数民族诗人,还是海南省作协四届理事。按常理而言,“诗歌是净化人们心灵的语言,而诗人便是人们心灵的救赎者。”不过,有着诗人、副县长双重身份的黄照良,心灵非但没有得以净化,而且,他在喜欢作诗的同时,更对权力上瘾,更喜欢以权敛财。在任副县长的8年里,先后为约20人谋取利益,与他人共同受贿34万元,单独受贿共计人民币344.58万元,美元1万元,港币10万元。

此案由屯昌县检察院立案侦查,移送海南省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并向法院提起公诉。之后,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经审理,以受贿罪判处黄照良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40万元。

2015年10月26日,黄照良经历服刑前教育后,被投入海口监狱接受改造。2016年3月中旬的一天,笔者来到办案机关,听办案检察官讲述了黄照良受贿案的详情。

暗箱操作,克扣油补共分赃

2006年12月至2014年4月,黄照良由海南琼中县副县长调任澄迈县副县长一职,到了2011年3月,他升任正处级副县长,分管农、林、水务、海洋渔业、国土资源、环保等工作,且负责跟踪澄迈县若干重点工程项目。

2006年以来,国家出台了渔船柴油补贴政策,然而,就是这样的惠民政策,却成了黄照良之流眼中的“唐僧肉”。

时任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王大文供述,县里乘昌渔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梁某告诉他,2006年时,县渔业局将渔船柴油补贴直接发放到乘昌公司,公司却以种种名目扣留了船主油补费,引起船主不满,过了很长时间才平息了事态。为此,梁某建议为渔船船主直接领取2007年的船油补贴,并许诺船主们愿给予10%的好处费。

王大文闻听大喜,不过没有立即答应梁某的要求。沉思片刻后问梁:“假如照你说的船油补贴费直补给船主,谁来操作,按10%的好处费,大约能有多少钱?”“30多名船主,大概能收到30多万元,至于谁来操作,我办就行。这样做既是船主的意愿,也不会让你们白忙乎,您就一百个放心。”

这一问一答,王大文心中有了底。于是,很快答应了梁某的要求,并说此事还需县领导同意。几天后,王大文将此情况向主管此事的副县长黄照良作了详细汇报,当汇报船主自愿给手续费时,只见黄副县长点头默认。

2007年初,县政府专门出台了分配、发放船油补贴方案,将补贴直接发放到船主个人。2008年春节前,梁某在盛唐大酒店,通知了30多名船主前来开会领取船油补贴,会上王大文明确表示,要按全额补贴的10%的比例给予有关领导感谢费,船主们都表示同意。

翌日上午8时,30多名船主来到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办理了领取补贴费手续。当晚,按照事前约定,王大文叫来其妹妹及妹夫协助收取船主承诺的10%的感谢费。不一会儿,就全部收齐了这笔感谢费,王大文粗略估算是34万元,他给了梁某6.8万元。

临近春节的前一天晚上,王大文自己留了14.2万元,将13万元现金及蓝带洋酒和几条中华牌香烟装了两个袋子,驱车来到黄照良家里,面带喜色地对黄副县长说:“船油补贴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乘昌渔业公司的船主们都很高兴,给了一点差旅费。”王大文边说边将两个袋子放在大厅角落里。

案发后,那位乘昌渔业公司姓梁的工作人员被另案处理,身为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的王大文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贿赂37万元,已经在2015年3月,被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官商相投,财源不断滚滚来

随着侦查取证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行贿人的陆续归案,黄照良受贿案的脉络逐渐清晰起来。

审讯工作随即展开,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系统也随即跟进。在证据面前,黄照良不仅供述了检察机关已掌握的犯罪事实,还供述了检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实。据办案人员介绍,黄照良从主管县里的国土资源及工程项目建设后,便与一些工程公司及个体老板关系很快密切起来。

个体工程队老板徐日佳通过朋友结识了黄照良,几顿酒肉进肚,便成了好友。后来,在黄副县长的关照下,徐日佳先后拿到了澄迈县老城中学教学楼工程、松涛灌渠美亭水库干渠续建工程等5个工程。在这些工程项目招标投标、工程款拨付等环节上均是一路绿灯。从2007年春节到2012年4月间,徐日佳先后18次送给黄照良好处费79万元。

澄迈县永发镇有个村支部书记曾令飞,也是包工头,在黄照良的关照下,承建了一些水利和教育系统的工程项目,曾令飞在逢年过节前先后27次“孝敬”了黄照良76万元。

黄照良在一次喝酒时认识了曾令长,几次推杯换盏后,关系如同哥儿们一般。不久后,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大戏又上演了。

在黄照良的帮助下,挂靠在海南石琼建筑公司名下的曾令长,承建了澄迈县白莲西干渠节水配套改造工程、名山田洋农田整治工程等多个工程。让曾令长始料不及的是,他所拿到的这些工程项目不但在工程招标上得心应手,而且在工程拨款、验收上也是一帆风顺。这一切的一切,只有曾令长心中明白,这都是先后18次送给黄照良32万元金钱所发挥的作用。

统计显示,黄照良收受贿款最疯狂的时期是在刚担任副县长的前几年。办案人员针对黄照良的交代,一方面对其供述涉及的一笔笔贿款进行分析,并传唤行贿人逐一印证,以固定其受贿犯罪的证据,以防涉案人员将来翻供。

玩权弄术,寻机索贿百余万

黄照良被逮捕后,县里有老干部议论,黄副县长是有能力的,为创立澄迈县农业品牌作出过贡献。但是,此人太贪,县里的不少工程都是与他关系好的工程队老板们承建,别人插不进去,老干部劝说也没有用。

2007年初,新华达白莲鹅产销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罗海平,在澄迈县开展白莲鹅养殖业务,并在产品推介、企业发展等事项上得到了黄照良的支持。黄照良曾主持澄迈县政府会议,专门研究打造白莲鹅品牌。尽管黄照良费了不少心思,发展壮大罗海平的合作社,可罗始终认为在合作社盈利的同时,也会给澄迈县带来经济利益,却忘记了对黄副县长“表示”的事。

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罗海平的手机响了,电话是黄照良打来的,“罗总啊,大女儿在北京上大学,要回家过年,家里有些困难,你看着办吧。”没等罗回话,电话便挂了。罗反复思量后觉得,既然领导开口要钱了,之前也帮了不少忙,以后还离不开这位县太爷的关照,都怪自己不懂人情事理,缺乏感恩之心。当日下午,罗海平将8万元送给黄照良。

虽说收了罗海平的8万元,但这事黄始终心中不悦。2009年春节前,黄照良又致电罗海平:大女儿要去美国留学,需要2万美元。罗海平不敢怠慢,立即托人兑换美元,可只兑换到1万美元,他马上开车到海口市送给黄照良。

黄收下这1万美元后,二话没说,驱车匆匆离去,因为他对罗海平一肚子怨气,认为“这种人,就是属牙膏的”。

2010年春节前,罗海平又接到黄照良的电话:眼看春节了,家里一点年货都没有,你给准备20万元。罗海平立马备齐20万元开车到澄迈县政府停车场,给了黄照良。

时隔3年后的2013年春节前,黄照良再次给罗海平打电话:今晚要到你的白莲鹅食府吃饭,另外我二女儿放寒假回家过年,你再给准备20万元。万般无奈之下,他又筹措了20万元及两瓶洋酒,当晚黄照良及家人一同吃过饭后,在食府停车场将20万元送给了黄照良。

他人被查,担心败露退赃款

黄照良身为政府官员,一直怀着侥幸心理,在受贿索贿的泥坑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2012年5月的一天,他听说澄迈县水务局副局长被检察院调查,同时,曾给他送了79万元的工头徐日佳也传出协助调查的消息。一连几天,黄照良坐卧不安,经过反复思忖后,下决心退出部分钱款。2012年6月的一天,黄照良约徐日佳在屯昌县一家酒店吃饭,饭后,将一个装有10万元的手提袋交给司机,让司机退给了徐日佳。

没过几天,因县水务局副局长的案子,那个曾经给黄照良送了76万元的工头曾令飞也被检察院传去接受调查,这使得黄照良慌了神,担心曾令飞把给自己送钱的事捅出来。

曾令飞接受调查后出来了,黄照良很快约他见面,将备好的25万元现金退给了曾,并嘱咐:切记无论今后什么人调查你,你那张嘴要严实点,万不可害人。

就在黄照良退钱款不久,当他认为自己已平安无事时,又重新伸出贪婪之手。2012年6月,黄照良给两名包工头退出35万元后,又接受了其他人送的贿款50余万元。

办案人员介绍说,黄照良到案后,主动供述了大部分犯罪事实,让其家人退出赃款142万元,一辆丰田牌轿车也被依法扣押。

在庭审中,黄照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自己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是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扭曲,没有守住底线,辜负了组织的培养和家人的期待,愿意接受法律制裁。

法庭宣判后,站在被告人席上的黄照良百感交集,流下悔恨的泪,往昔那个风光无限的县太爷和民族诗人,已成为历史。眼前的他只能是身陷囹圄认真改造。

相关热词搜索:诗人 副县长 黄照良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首届卡丘·沃伦诗歌奖授予蒋一谈
下一篇:席慕蓉:诗集热销并非炒作,矫情肤浅的锅不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