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翻译 > 正文

王家新译:我的金丝雀(曼德尔施塔姆诗12首)
http://www.shigecn.com   2014-05-05 23:41:16   来源:文讯网   评论:0 点击:

曼德尔施塔姆:俄罗斯白银时代最卓越的天才诗人。著有诗集《石头》、《悲伤》和散文集《时代的喧嚣》、《亚美尼亚旅行记》、《第四散文》等。另有大量写于流放地沃罗涅什的诗歌在他死后多年出版。1933年他因写诗讽刺斯大林,次年即遭逮捕和流放。

\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Осип Мандельштам,1891—1938),俄罗斯白银时代最卓越的天才诗人。著有诗集《石头》、《悲伤》和散文集《时代的喧嚣》、《亚美尼亚旅行记》、《第四散文》等。另有大量写于流放地沃罗涅什的诗歌在他死后多年出版。1933年他因写诗讽刺斯大林,次年即遭逮捕和流放。最后悲惨地死在远东的转运营。 在俄国诗歌的谱系中,他是最另类的一个,阿赫玛托娃对他极其推崇,布罗茨基则认为曼氏比他更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1928—1973年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中,曼德尔施塔姆的诗歌被官方打入死牢。1974年,他的选集在前苏联一经推出,立即销售一空。
 

      猎手已给你设下陷阱

  猎手已经给你设下陷阱,牡鹿,
  森林将为你哀悼。

  你可以拥有我的黑色外套,太阳,
  但是请为我留下生存的力量!
     
                 1913
  


       黄鹂在树林里鸣啭

  黄鹂在树林里鸣啭,拖长的元音
  是重音格律诗唯一的尺度。
  但是每年只有一次,大自然
  绵延和溢满,如同在荷马诗中。

  这一天打着哈欠,如同诗中的停顿:
  清晨起便是安谧和艰难的持续;
  牧场上的牛,一种金色的慵懒,已不能
  从芦管里引出全部音调的丰富。

                    1914
  


      我们将死在透明的彼得堡

  我们将死在透明的彼得堡,
  那里,珀耳塞福涅(1)统治着我们。
  我们随着呼吸吞下死一般的空气,
  每个钟点都是死亡的周期。

  大海女神,令人敬畏的雅典娜,
  请移动你有威力的石头头盔。
  我们将死在透明的彼得堡,
  这里的珀耳塞福涅是沙皇,不是你。

                     1916

  注一:珀耳塞福涅,希腊神话中冥界的王后。

             
              
     
我不得不活着

  我不得不活着,虽然已死去过两回,
  这个小城已被洪水弄得半疯。

  它看上去多动人,颧骨和心是多么高,
  被犁铧翻起的闪亮泥土是多么肥沃。

  大平原多么静谧,在四月里转绿。
  而这天空,天空——你的米开朗琪罗!

                        1935,沃罗涅日

       
      
   
   我的金丝雀

  我的金丝雀,我会翘起脑袋;
  我们一起来看世界:
  冬日如粗糙的庄稼茬,
  对我们是不是有点刺眼?

  黑黄尾巴,如一只小船。
  脑袋浸入掠过嘴喙的色彩。
  金丝雀,你是否知道你是金丝雀?
  你到底知道多少?

  怎样的大气层在你的额头后面?
  黑,红,黄,白。
  你盯住两条路。现在你不再
  观看——你从它们中间飞起!

                    1936,12,沃罗涅日

 

      我拿今天毫无办法——

  我拿今天毫无办法——
  一个无羽、只长着一张黄嘴的今天。
  船坞大门凝视着我,
  从铁锚和雾气中。

  穿过褪色的水波,一只护航舰
  航行,静静地航行。
  而在文具盒一样狭窄的运河里,
  铅笔芯在冰下继续发黑。

                  1936,12,9-28,沃罗涅日

 

      死去的诗人有一个光环

  死去的诗人(1)有一个光环,
  我在近旁,也被套住了,像一只猎鹰。
  没有信使走向我。
  我的门口没有脚步声。

  松林和墨水的森林,
  在这里拴住了我的腿。
  地平线敞开,信使?
  无信。

  小土墩在平原上成群移动——
  夜的游牧的帐蓬
  移动,小小的夜,继续
  领着它的盲人。

                1937,1,1-9,沃罗涅日

  注一:“死去的诗人”指的是塞尔吉·鲁达科夫,曾与曼德尔施塔姆一同流放在沃罗涅日,并在一场战争中身亡。阿赫玛托娃曾称他为自大狂,他对曼德尔施塔姆明显有一种嫉妒。

  

       不要比较:活着的人都是无敌的

  不要比较:活着的人都是无敌的。
  让我闪开,以温柔的恐惧
  转向平原的空旷,
  天空的圆周让我头晕。

  我向空气请求,我的仆人
  也都在等着尽力等着消息;
  我已准备好了——它永不开始,沿着
  远航之弧形。

  我已准备好走向可以拥有更多天空的地方,
  但是这明亮的渴望现在已不能
  将我从尚且年轻的沃罗涅日山坡
  释放到明亮的、全人类的托斯堪纳拱顶。(1)

                    1937.1.18,沃罗涅日

  注一:Tuscana ,指的是古罗马建筑中的托斯堪纳柱型。曼德尔斯塔姆在流放期间,依然保持着他所说的“对文明的怀乡之思”——这是他在沃罗涅日期间回顾“阿克梅”派时所下的一个定义。

  

      我该拿自己怎么办,在这一月里?

  我该拿自己怎么办,在这一月里?
  打哈欠的城市露出面来,还蹲在那里。
  是不是在它紧闭的门前我灌醉了自己?
  它的每一把锁每一道门闩都让我想要咆哮。

  狗吠的小巷像袜子一样拉长,
  乱糟糟的大街,一个烂摊子。
  一些长犄角的溜进角落,
  就在那里躲躲闪闪。

  而我跌入地窖,在结瘤的黑暗中,
  是一座结冰的水泵。
  我被绊倒。我吞咽死亡的空气。
  一群狂热的乌鸦轰地四散。

  我喘不过气来,在这之后
  冲着冻僵的木柴堆大声嚷嚷:
  我只要一个读者,给他读诗!只要一个医生
  在黑暗的楼梯上跟他说话!

             1937,1-2,沃罗涅日

 

       被细黄蜂的视力武装——
            
  被细黄蜂的视力武装——
  当它螫咬着地球的中枢,
  我嗅着向我飘散来的一切,
  徒然地回忆着……

  现在我既不唱也不画,
  也不在琴弦上刮擦黑色的弓:
  我只想刺入生命,和爱——
  像那些精巧有力的黄蜂。

  哦如果夏天的热、空气的刺
  可以绕过睡眠与死亡,
  而把我置入一种倾听:
  那地心的嗡嗡,地心的嗡嗡……

                  1937,2,8,沃罗涅日

 

       曾经,眼晴……
            
  曾经,眼晴比磨过的镰刀还要锋利——
  在瞳孔中,一只布谷鸟,一滴露水。
            
  现在,在充满的光流量中,它勉力辨认着
  一道黑暗、孤单的星系。
           
             1937.2.8-9,沃罗涅日
  


    穿过基辅
    
  穿过基辅,穿过魔鬼大街,
  一个妇女试图找到她的丈夫。
  我们曾有一次见到她,
  面色蜡黄,双眼干枯。

  吉普赛人不会给这个美人占卜。
  音乐厅也早已忘了它的乐器。
  大街上倒着一些死马。
  居民区到处散发着腐臭味。

  红军拖拽着伤员,
  乘最后一辆街车匆匆离开,
  一个穿血污军大衣的人喊道:
  “别担心,我们还会回来!”

          1937.5,沃罗涅日

相关热词搜索:我的金丝雀 曼德尔施塔姆 王家新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维斯拉瓦·辛波丝卡的诗[波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