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随笔 > 正文

草树札记:诗歌的乱世(四章)
http://www.shigecn.com   2013-03-28 11:08:33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光睁大眼睛,不足以独立地判断诗歌。对诗人的写作的评判,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了标准,或者说,标准变成了每一个“山头”的法则。中国当下的诗歌山头之多,恐怕已经多到无法统计。仅以浮出水面的各种奖项来说,大体是,每一个奖项的出资者和所谓的评委会,就是山头。

    诗是无法预测的

    诗歌的结构无疑是重要的。一首诗的理想应该是结构能尽展其未知:这个未知部分,即显和隐的混合体。《老凤凰》写到什么时候止,我并不知道,事实是,它是一种不断的打开和扩展。如果气息出现衰竭,那就在这种迹象出现之前刹车。

    当代诗歌的写作过于随意化。诗歌始终没有找到和散文的分界。因而当下的诗写,充满了散文化的倾向。在20世纪现代主义盛行、词与物的对应出现机械化倾向的时候,布罗茨基果断地重申欧美文学的传统,推崇以弗罗斯特、奥登为代表的英美诗人,甚至把哈代提到前所未有的位置。这是一种纠正。中文诗的写作在经历了90年代的变革之后,许多“革命”的余绪仍在发酵,不肯消停。许多诗歌写作呈现出观念化的倾向。诗歌不排斥好的观念诗,问题是观念的陈旧和形式的粗鄙充斥其间,这一类写作几乎是可以设计的,没有任何惊喜可言,更遑论神秘性。而走神秘主义道路的一批作者,以一种将语言扭麻花的、缺乏内在精确性的写作,形成一种语言泛滥和狂欢之势。当下中文诗急需一种纠正的力量,让诗歌的写作重新走上一条正大之途。

    《老凤凰》试图以相对整饬的形式,不断进入凤凰的过去和现在。不论它的过去是怎样神秘、宁静和丰富,它在接受现代文明的过程中,必然会找到平衡点。它的每一个篇章会作为一个侧面呼应“凤凰”这个整体。一切的过去都是为了现在:此时此刻。诗应该服从语言的法则而不是“想法”或“意图”。唯其如此,诗才是不可预测的。著名诗人杨炼在阅读了此诗前16首时做出了内在的响应:“拜读。很喜欢,并让我忆及多年前(86年吧?)独自漫游凤凰。那次我住在黄永玉先生捐建的“青山如是楼”,雨中趿拉着断了带的凉鞋,踏过石板小巷,穿越只剩地名的“西门兜”、“南门坨”(可能记忆有误,但这些地名非常有趣),直到唯一幸存的临江城门(北门?)。雨丝雨声,令小城更小,但也更深了。这组诗最好之处,在于和《精馏塔》大大拉开距离。它的意境、语感都是全新的。每一首读来有山水画之美,又添加着不屑流于和谐的良性杂音。但——永远有这个讨厌的“但”——我感到的问题是:这些诗本身太像了,互相之间没拉开距离,缺乏适当的对比,产生的结果是:开始读很振奋,读多了,兴奋感反而下降,甚至在叠加中有所抵消。这就是结构对“组诗”致命重要的原因。有它,诗作就能强力内在推进。缺失,诗作就有失平坦。我感觉,这一批诗,如果在构思之初,更多反复掂量几番,可以提升为“一件”更极端的作品。当然,这或许有点苛求了。但——又是它——要求周全完美,恰恰证明了,被要求者是位高手吧?”。

    从17开始,诗进入“风景之外”。河流潺潺,渐渐成就两岸。

    写作中的一点体会,是为记。

 

相关热词搜索:草树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孙江月:童塘情怀
下一篇:黄礼孩:朋友要用一生才能回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