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空因:中国当代为什么出不了伟大的诗人?
http://www.shigecn.com   2013-03-25 10:20:15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在海外,我认识不少华裔诗人。他们有些是在这边出生的,有些不是。有些用英文创作,有些用中文,也有一些边做翻译一边写诗。跟一些诗人们碰头谈诗时,我发现他们一致异口同声:“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西方诗歌,而不是中国的新诗。”
  多年前,我研究生毕业后,曾应聘过北美一个大学讲师的工作。这个系的系主任是个文学博士,他亲自面试了我。显然,他对中国文学是有所了解的,面试时,他提了不少有关这方面的问题。整整一个下午的面试后,他告诉我,我被雇佣了,需要在24小时之内通知他是接受还是不接受这个工作。我临走时,他突然冷不防地问了一句,“我很好奇,中国当代为什么没有杰出的诗人呢?”
  面试结束,刚刚轻松下来的我被他的问题又吓了一跳,我喃喃说,“啊,这……中国当代好诗人不是没有啊,至少徐志摩、冯至、卞之琳、陈敬容、北岛、顾城、海子等等,都算是好诗人呀。”
  他笑眯眯地答,“我看过他们的一些翻译作品。他们也许算是好诗人,但不算是伟大的、杰出的诗人,因为他们没有感动世界。倒是中国古代的诗人比较不错,像陶渊明、杜甫、李白什么的。中国当代的诗坛,在国外几乎没有什么声音呀。为什么中国没有西方那样的诗人呢,像纪伯伦、叶芝、海顿斯坦姆、狄金森、弗罗斯特、卡瓦菲斯、夸西莫多、米沃什……等等,那样伟大的令人一提就肃然起敬就禁不住激动起来的诗人呢……?”
  我当时因为要赶回温哥华,随便回答了他几句,就走了。后来那个大学的工作,我也因为考虑到先生转换工作不方便,而没有接受。可是,10多年过去了,那个系主任的刁钻的问题仍然萦绕在我的心头:中国当代为什么没有杰出的诗人?诗人们,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吗?
  近几年,我好好地研究了一下中外诗歌,发现当年那个系主任说的并不假——中国当代诗坛的确没有特别伟大的诗人。除了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和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还有什么传诵下来的句子呢?
  在海外,我认识不少华裔诗人。他们有些是在这边出生的,有些不是。有些用英文创作,有些用中文,也有一些边做翻译一边写诗。跟一些诗人们碰头谈诗时,我发现他们一致异口同声:“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西方诗歌,而不是中国的新诗。”有几个诗人朋友甚至明确告诉我,他们从不读中国大陆的诗。他们如果不读49年到79年之间的诗歌,我完全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对大陆当代的诗歌也这样排斥呢?
  他们告诉我的原因是:“我的灵感来自于西方诗歌。”或者,“中国的诗歌不够成熟、深沉……”有的说,“它们太僵硬太政治化……”有的说,“中国诗人太讲究形式,喜欢玩文字游戏,但诗歌本身并没有多少内涵……”还有一个对古诗比较有研究的朋友说,“它们太闷,太多呻吟,脱离不了少年诗人那种感伤情怀。似乎中国诗人在一个“愁”字中走着,从李商隐,不,从李清照起,一直走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来……”
  我并不像我的一些朋友们那样走极端——完全置中国新诗于不顾。但是,扪心自问,我也得说——比起中文诗歌,我的确更喜欢外国的。
  那么,中国当代的诗歌,到底失败在什么地方呢?我好好地思考、观察了一番,最后总结出两点:第一,中国诗歌的题材、视野过于狭隘——过多侧重于情感、伤痕、忆旧、琐事、历史事件上面。第二,中国不少诗人过于媚俗,而他们的作品也因此不可避免地烙上了一个“俗”字。
  现在,让我先来阐述一下第一点。
  首先,到底什么是诗和诗人?先看看几个著名诗人是如何给诗和诗人下定义的吧。
  亚里士多德说,“比起历史,诗更哲学,具有更高的价值,因为诗更倾向于表达普遍性,而历史则表达个别性。(Poetryismorephilosophicalandofhighervaluethanhistory;forpoetrytendstoexpresstheuniversal,historytheparticular.)”
  爱默生说,“真正的哲学家和真正的诗人,是一体的,美即为真,真即为美——哲学家和诗人两者的共同目标。(Thetruephilosopherandthetruepoetareone,andabeauty,whichistruth,andatruth,whichisbeauty,istheaimofboth.)”
  雪莱说,“诗撩起世界隐秘美丽的面纱,让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起来。(Poetryliftstheveilfromthehiddenbeautyoftheworld,andmakesfamiliarobjectsbeasiftheywerenotfamiliar.)”
  R.S.托马斯说:“通过心灵,到达理性这一层,可谓诗歌(Poetryisthatwhicharrivesattheintellectbywayoftheheart.)”
  许多西方的诗人都对诗和诗人的定义做过诠释。鉴于篇幅,这里不一一赘述。仔细看一看这些定义,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点,即西方的诗人们认为诗歌是美丽的、真诚的、哲学的、理性的、有普遍性的。
  中国的很多新诗,却并没有做到这几点,尤其是最后几点。有的甚至还跟上述精神完全背道而驰:不美、不真、不哲学、不理性、没有普遍性。
  中国当代有美的诗歌吗?当然有。我相信:身在汉语环境的大陆诗人们驾轻就熟的语言表达,是我们这些海外诗人所望尘莫及的。这,是令人羡慕的一点。可是,语言仅仅是诗歌的一个环节。诗歌的哲学思想,却是它的灵魂所在,它的芳香所在。如果一首诗歌没有灵魂,它的语言再美,也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
  我说中国诗歌题材、视野狭窄,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们随便浏览一下中国当代的诗歌,就不难发现:它们绝大多数都属于情感型或生活型,爱情、爱国、怀旧等等,为诗歌最明显的主题。中国诗坛看起来热闹非凡,各种各样的诗人也层出不穷。但是,无论这些诗歌的表面多么富有个性,但是它们总是有着浓厚的抒情性和自白性,平铺直叙描写日常生活、社会现象的痕迹非常明显。
  所以,我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大体印象是:它们跟现实隔得太近——要不用白描手法描述现实,要不从生活感受中直接抒发情感,诗歌明显缺少求知性、宇宙性、寓言性。

相关热词搜索:诗人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师力斌:诗歌,作为最便宜的精神消费
下一篇:宫白云:卡丘主义元诗——论周瑟瑟的元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