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帮 > 正文

侯建飞《回鹿山》:这个“父亲”形象有价值
http://www.shigecn.com   2012-02-15 11:02:30   来源:文艺报   评论:0 点击:

与其说《回鹿山》是写父亲的历史,不如说是写作家自己的心灵史。作家通过一点一滴的回忆,真实地书写着自己父亲的那些丑事,如暴力、吸毒、和邻家女人有染等,实际上是在一点一滴地疗治自己心灵的创伤,一点一滴融入父亲的内心,找寻着一种文化的记忆和心灵的依托。

  写“父亲”的作品很多,要出新可不容易。侯建飞的长篇散文《回鹿山》是又一部关于“父亲”的作品,却显得与众不同,能见出新意。作家以一种很复杂的情感表达了对父亲的认识、体味和敬畏,牵动着我们的心绪。我们一边读着这个父亲,一边想着自己的父亲;读完回过头来,又会细细地想,作家写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塑造的是什么样的散文形象。

  对于这个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并在两次战争中都受过伤的父亲,评论家殷实已经讲得很到位了:“他们是无功而返的军人,却不等于在战争中没有自己的战绩和作为,他们没有勋章和可以证明自己身价的凭证之类,也压根儿没想过拿自己的‘光荣历史’兑换丝毫的幸福和荣耀,他们在故土完善着自己的气节,并将自己的生命融于故土,不要求评价,甚至连致敬都不需要。”实际上,这种敬意在侯建飞的内心中深深埋藏着,并且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误解的泥土。父亲离开他多年了,在最初的一些年里,他对父亲并没有多少好感,想着的都是这个老农民身上的种种劣行,想到的都是这个被生活所抛弃的失败男人的困顿。只有在多年以后,作家才渐渐凝聚起自己的敬意,让自己对父亲真实的情感从误解的泥土中破土而出,知道了这样一个父亲的价值。

  因此,与其说《回鹿山》是写父亲的历史,不如说是写作家自己的心灵史。作家通过一点一滴的回忆,真实地书写着自己父亲的那些丑事,如暴力、吸毒、和邻家女人有染等,实际上是在一点一滴地疗治自己心灵的创伤,一点一滴融入父亲的内心,找寻着一种文化的记忆和心灵的依托。也就是说,这本书具有一个作家的反思意识。如果他没有反思,就不会激活自己的心灵,就不会想到在文字中还原这样一个父亲。

  父亲的历史就是自己的价值史——许多人都会以夸耀父亲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表明自己的与众不同。所以,在我们的记忆里,特别容易加入一些神话般的细节,加大父亲的话语力量,而作为一介普通人的父亲的那些细节,不是被我们忽略,就是被我们有意回避。在我们功利的社会里,特别容易这样想象父亲。这种父亲形象太多了,就会有一种粉饰历史、粉饰真实之嫌。但是,侯建飞不这样做,他花了大量的笔墨写那些不值得夸耀的事。关于父亲的光荣历史,他写得很抽象,因为他并没有见过。关于父亲的困窘,他写得很多,因为他亲身经历过。可是,当他决定这样写父亲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爱,是多年以后由恨转过来的爱。从这里,我们看到一个人思想成长的历程,看到一个人如何摆脱现实的功利需求去真正爱自己父亲的历程。这是真实的父亲,也是真实的作家自己。这样的思想和情感变化被记录下来,对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启迪。

  《回鹿山》由此塑造了一个有新意的散文形象,那就是通过“父亲”这个有着丰富层面的形象的塑造,我们进一步认识了那些普通人,认识了那些看上去被排除在“历史”之外的小人物,那些承受着生活苦难的人们身上所具有的历史力量。这种力量一定不是我们这些“高贵”的人所赋予的,而是他们本身就能不断产生的。我们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力量。(木弓)

相关热词搜索:侯建飞 回鹿山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抗战词史”中的“绝唱”:叶圣陶抗战八年间的诗词
下一篇:张一一做客《新闻当事人》曝出版处女作艰难经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