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反诗歌奠基人尼卡诺尔·帕拉:没有流派的大师
http://www.shigecn.com   2012-02-17 10:29:01   来源:文艺报   评论:0 点击:

反诗歌指的是彻底与传统诗歌决裂,摧毁那些被认为腐朽的形式与元素,运用反修辞的大众语言,让诗歌达到讽刺的极致,试图寻找一种“有效的现实”。帕拉这样阐释自己的反诗歌:“归根结底,反诗歌无非是被超现实主义的琼浆所酝酿的传统诗歌,是一种本土的超现实主义。”

  去年岁末,被誉为“西班牙语文学诺贝尔奖”的塞万提斯文学奖颁给了97岁高龄的智利著名诗人尼卡诺尔·帕拉(Nicanor Parra),可谓实至名归。虽然大部分中国读者对这位继聂鲁达之后最重要的智利诗人可能不甚了解,但早在上世纪50年代,帕拉凭借他的反诗歌已轰动西班牙语文学界,跻身一流诗人的行列。

  美国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认为帕拉可以同惠特曼比肩,堪称“西方最优秀的作家之一”。他说,如果说惠特曼是新世界造就的最强有力的诗人,那么帕拉“可以作为黄昏的大地上最为本质的诗人与之汇合”。已故智利作家罗贝托·波拉尼奥认为帕拉达到了与博尔赫斯和塞萨尔·巴列霍同样的高度,并由衷地说:“只有那些勇敢的人,才能追随帕拉。”智利作家阿列尔·多夫曼称帕拉“通过祛魅,转变了我们的语言”。

  尼卡诺尔·帕拉于1914年出生在智利中南部小镇圣法比安,从小受到民间艺术的熏陶,父亲是小学教师和音乐爱好者,母亲热爱编织和民歌。青年时,帕拉攻读了数学和物理专业,而后在智利大学教授机械学。他曾到美国布朗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深造,还曾于1959年受邀来访中国。深厚的科学知识背景和丰富的阅历为帕拉的反传统诗歌提供了别样的土壤,促使他最终将拉丁美洲诗歌从先锋派带入了“反诗歌”的全新天地。

  所谓“反诗歌”,指的是彻底与传统诗歌决裂,摧毁那些被认为腐朽的形式与元素,运用反修辞的大众语言,让诗歌达到讽刺的极致,试图寻找一种“有效的现实”。帕拉这样阐释自己的反诗歌:“归根结底,反诗歌无非是被超现实主义的琼浆所酝酿的传统诗歌,是一种本土的超现实主义。”用阿根廷文学批评家恩里克·安德森·因佩特的话说,反诗歌是“喝了几杯超现实主义酒之后,脑袋朝下的正常诗歌”。总之,“反诗歌”是嘲笑的诗歌,用苦涩辛辣的方式嘲笑资产阶级传统价值观与审美;它是怀疑的诗歌,义无反顾地怀疑一切宗教与政治;它是大众的诗歌,其题材具有明显的当代性,关注群体利益;它是通俗的诗歌,用俗话俚语表现各种戏谑、幽默和讽刺。

  帕拉之前,正是聂鲁达独树一帜的时代。聂鲁达那强有力的诗句令所有同时代的诗人都黯然失色。帕拉坦言,“聂鲁达对我而言曾一直是一个问题、一种挑战、一个横在路上的障碍。那时,甚至思考问题都要使用这个怪物的方法……因此,如果说我的创作是一种‘反聂鲁达’的诗歌,那么它也是‘反巴列霍’的诗歌,是‘反米斯特拉尔’的诗歌,是‘反一切’的诗歌,但同时,也是这所有人的回声都在其内部回响的诗歌。”帕拉在1948年就明确了自己的诗学观:“我所寻找的,是一种以现实而非以文学意象和组合为依据的诗歌。我反对那些受到传统诗歌语言影响的形式。”帕拉彻底颠覆了传统诗歌的语言,让俗话俚语、通俗口语进入诗歌的殿堂,让不和谐成为诗歌的准则。

  诗歌要贴近民众的语言是西班牙语文学自古传承下来的思想。早在7个世纪前,第一个用西班牙语写作并署名的诗人冈萨罗·贝尔塞奥就说过自己要写的作品就如同“老百姓在和邻居讲话”。文艺复兴时期诗人胡安·德·巴尔德斯也曾提倡文学的自然风格,称“写作就如同说话一样”。20世纪智利诗人维森特·维夫多罗向往一种新的写作风格,这种风格“没有文学的腔调,而是谈话的语言”。在讲到反诗歌的来历时,帕拉称自己是在看到法国诗人亨利·皮切特的作品时得到的启发。他说:“我为诗歌以及后来的反诗歌进行了洗礼。从1938年起,我就开始写作这样的诗歌,但是1949年或1950年前后在英国期间才给它起了名字……或者说,我并非是从最开始就按照一个既定的理论而创作的。”正如西班牙学者尼奥·宾斯所说,帕拉是“最后的语言先锋主义者”,因为自他以后,生活与艺术的界限被打破,一切语言都可以进入到诗歌之中。

相关热词搜索:反诗歌 尼卡诺尔·帕拉 塞万提斯文学奖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王家新:翻译与中国新诗的语言问题
下一篇: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用诗歌对生活作出回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