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诗社 > 正文

林贤治《中国新诗五十年》:不怕得罪不忌敏感
http://www.shigecn.com   2012-02-21 23:52:51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0 点击:

其直言,不怕得罪,不避敏感。最重要的是,他虽直言,但从不乱言、从不放肆、从不嚣张,其言,堪称是句句在理,足以让观者暗叹其准,足以让被评者心服口服。其批评之语有君子之德,与那些攻击之语相比,实有天壤之别。具体而言,《中国新诗五十年》至少有三个直言不讳。

《中国新诗五十年》 林贤治著漓江出版社2011年11月

  白话诗的自我封闭性和攻击性

  白话诗难写,白话诗亦难评。尤其是当下的白话诗,它几乎是拒绝批评的。古典诗歌,无论在官场、欢场还是私苑,它都有一个仪式感。诗歌跟诗人个人的仕途、名声、人格、才气密切相关,所以,诗人很看重别人怎么看这个诗,也乐意透过酬唱应和的方式抒怀言志。古典诗人认规矩认传统,对美极为挑剔。无论其形式还是内容,它都不是自我封闭式的。酬唱赠答,在礼仪中完成而非在斗争中完成。礼这个东西很厉害,虽然束缚多多,但它对中国古人的审美修养,确实有过帮助。

  现代白话诗不同。它从一开始,就不是以一个审美的面貌出现的,它是以一个呐喊的广场方式出现的。从经验常识来看,声嘶力竭的呐喊,会赢来掌声和回音,但会破坏音律、损害美感。“我是一条天狗呀!/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天狗》,郭沫若)这样的呐喊,诗人只需要更多的人听到,而不需要他人酬唱答谢。酬唱变为朗诵,诗人与外在之人事的关系,也会发生变化。白话诗的内在,多有不容分辩、不容否决的强硬。呐喊式的白话诗天然地具备自我封闭性和攻击性。为什么当代的诗歌,歌颂起来,老命都可以不要,骂起人来,攻击性又那么强。我想,诗歌之性情大变,多少与其被迫舍弃审美有关系。

  因而,诗歌研究之避重就轻、投人所好、论资排辈、排除异己等做法,成为较普遍的现象。这种反应,也能理解,正面交锋,还是能免则免吧。一些诗人,说不上一两句,可能直接亮出“把柄”和“漏洞”(“我们亮出了自己的下半身,男的亮出了自己的把柄,女的亮出了自己的漏洞。我们都这样了,我们还怕什么?”———沈浩波),对此,你不知道该给他什么样的表情才合适,总之,不好招架。大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各玩各的、各占各的山头吧。利益之外,相安无事。利益之内,你死我活。

相关热词搜索:林贤治 中国新诗五十年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撒娇派诗人默默:1986年写“反革命”长诗被捕
下一篇:诗人张默捐200卷手抄诗:呼吁设台北市文学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