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翻译 > 正文

卡瓦菲斯诗选(30首)
http://www.shigecn.com   2012-04-15 21:55:31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非马 译


  城市


  你说:「我要到另一个国度,我要去另一个海洋。
  那里有比这更美好的城市。
  我的所有努力都注定失败;
  而我的心──死人般──深深埋葬。
  我究竟还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
  举目四顾
  到处是我生命焦黑的废墟,这里
  在这个我毁损又浪费了这么多岁月的地方。」
  你将找不到新的国度,你将找不到新的海洋。
  这城市将追随你。你将在同样的街上
  踯躅。你将在同样的邻区老去;
  你的头发将在同样的屋里变白。
  你到达的永远是这个城市。别痴心妄想─
  没有船只载你,没有道路。
  当你在这里毁损你的生命,在这小角落里,
  你便已同时把它从整个世上斫丧。

 

  大流士


  诗人弗纳吉斯正在
  写他史诗的关键部分:
  大流士,海斯大皮士之子,
  如何征服波斯王国。
  (是他,大流士,传位给我们
  辉煌的皇帝米兹赖达第士,代尔尼苏士及伊伐培多。)
  但这便值得深思:弗纳吉斯必须分析
  大流士该有的感觉:
  自傲,也许,还有陶醉?不!更可能
  是一种对伟大的虚无认知。
  诗人对此问题深深思索。
  但他的仆人冲进来,
  打断他告诉他一个极端重要的消息:
  同罗马的战争已开始。
  我们的许多军队已越过边界。
  诗人一下子吓呆了。多不幸!
  我们辉煌的皇帝,
  米兹赖达第士,代尔尼苏士及伊伐培多,
  此刻怎可能还有心情来管希腊诗?
  在战事当中──想想看,希腊诗!
  弗纳吉斯愤慨不已。多可惜!
  正当他有把握以他的大流士
  成名,有把握
  使妒忌他的批评者永远闭嘴。
  多大的打击,对他计划的可怕打击。
  如果只是打击,倒也罢了。
  但我们是否真的认为在阿米索斯安全?
  这城镇的防守并不太好,
  而罗马人可是最可怕的敌人。
  我们卡巴多西亚人是否真是他们的敌手?
  可能吗?
  我们能同罗马军团一较短长?
  伟大的上帝,亚洲的保护神,救救我们。
  但在这所有的惊惶与忧伤里,
  诗意不断地来了又去:
  自傲与陶醉──那是最可能的,当然:
  自傲与陶醉必是大流士所感到的。

 

  上帝遗弃安东尼


  午夜,你突然听到
  一个无形的行列经过
  带著微妙的乐音。
  此刻别哀悼你衰微的命运,
  事情不对劲,计划
  都成空──别徒然哀悼它们:
  像一个早有准备,且充满勇气的人,
  对她说再见,对离去的亚历山大。
  最重要的,别瞒你自己,别说
  它是个梦,你的耳朵欺骗了你:
  别用这样空洞的希望作践自己。
  像一个早有准备,且充满勇气的人,
  符合当日领受这城市的身份,
  坚定地走到窗口
  用深沉的感情倾听。
  但别用呻吟,懦夫的哀求;
  倾听──你最后的乐趣──那些声音,
  那奇异队伍的微妙音乐,
  对她说再见,对你失去的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来的使节


  在地奥怀已经有几个世纪没见过
  想争王位的两兄弟送来的
  那么贵重的礼物了。但一旦收到了,
  僧侣们却为了神谕的事而忧心忡忡。
  他们需要运用他们所有的经验
  来决定如何巧妙地表达,两个人之中──
  这样的两个兄弟之中──该得罪哪一个。
  所以他们连夜秘密开会
  讨论这桩家事。
  但使节们突然回来。他们要走了。
  回亚历山大去,他们说。而他们根本没提
  神谕的事。僧侣们听了大为开怀
  (不用说他们可以把那些贵重的礼物留下)
  可是他们同时也大惑不解
  这突来的漠不关心的意义。
  他们不知道昨天使节们听到的这个严重的消息:
  「神谕」已在罗马宣读;纷争已解决。

 

  蜡烛


  未来的日子站在我们面前
  如一排炽燃的蜡烛──
  金黄,温暖,明亮的蜡烛。
  过去的日子落在我们后头,
  一排阴暗的燃尽了的蜡烛;
  近身的几支还在冒烟,
  冷却,熔毁,垂头丧气。
  我不想看它们:它们的形状使我悲伤,
  而记起它们原来的光亮更使我心疼。
  我向前看著我燃烧的蜡烛。
  我不想转过头去看,心惊肉跳,
  多快呵,黑影越拉越长,
  多快呵,另一支死去的蜡烛加入了行列。

 

  祷告


  一个水手在海上淹死了。
  不知情的母亲,在圣母像前
  点了一根长长的蜡烛,
  祈祷天气变好,他快快回来,
  她竖起的耳朵一直对著风向。
  在她祷告祈愿的时候,神像倾听,肃穆,哀伤,
  知道她等待的儿子将永不回来。

 

  老头


  在嘈杂的酒吧里间
  一个老头俯在桌上;
  他面前有一份报纸,身边没有同伴。
  在他可怜的晚年,
  他沉思他很少享受的岁月
  当他力壮,能言,风度翩翩。
  他知道他老了许多;他感觉到,看到,
  但年轻的日子似乎就像
  昨天。多短促的时间,多短促的时间。
  他默想智慧如何欺骗了他;
  而他如何相信她──多傻!──
  那骗子的谎言:「朋友。你有的是时间。」
  他记起他抑制的冲动;牺牲了的
  许多欢乐。每个失去的机会
  此刻嘲笑他无知的谨慎。
  但这么多的回想使老头
  晕眩。俯在酒吧的桌上
  他沉沉睡去。

 

相关热词搜索:卡瓦菲斯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罗伯托·胡亚罗斯诗选
下一篇:黛博拉·艾泽诗选[美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