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帮 > 正文

《天使已消失》:夏树静子的女性推理书写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1 09:38:07   来源:   评论:0 点击:

说到女性推理作家,就不能不提到夏树静子。夏树静子是日本首位具备海外知名度的女性推理作家,她与“推理三巨头”之一的埃勒里·奎因私交甚笃,曾受到奎因认可,发表向“悲剧系列”致敬的三部曲《W的悲剧》《M的悲剧》和《C的悲剧》。

  诚如日本推理评论家中岛河太郎所言,自阿加莎·克里斯蒂离世、黄金时代远去,目前欧美推理文坛已经无法列举出一长串的知名女性作家了,反观日本倒是境况迥异,女性作家阵容强大,堪与男性作家分庭抗礼。她们往往以独特新奇的切入点开题,再以非同一般的故事内容引起读者兴趣。

  说到女性推理作家,就不能不提到夏树静子。夏树静子是日本首位具备海外知名度的女性推理作家,她与“推理三巨头”之一的埃勒里·奎因私交甚笃,曾受到奎因认可,发表向“悲剧系列”(又名“哲瑞·雷恩探案系列”)致敬的三部曲《W的悲剧》《M的悲剧》和《C的悲剧》,其短篇作品也多次收入奎因编辑的推理小说年选。她的《第三个女人》法译本还获得过第53届法国犯罪小说大奖。夏树静子也是最为中国读者所熟知的日本女性推理作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兴起的推理出版浪潮中,她的作品被大量引进,特别是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由药师丸博子主演的电影《W的悲剧》于1985年在中国公映后,她的影响力更是与日俱增。

  其实在夏树静子横空出世之前,日本女性推理作家在规模和影响上都很有限,尤其是二战前,惟一看上去像是女作家的久山秀子实为男性著者的笔名。直到江户川乱步奖公开征文后,女作家才真正崭露头角。江户川乱步第三届得奖者仁木悦子、第五届得奖者新章文子、第八届得奖者户川昌子,都是间隔两三年时间出现的,其他尚有小泉喜美子、藤木靖子、鲁野绮子、南部树未子、井口泰子、山村美纱、栗本薰等,而其中作品数量最多、质量最高、进步最为迅速、反响最为热烈的就是夏树静子。

  夏树静子1938年12月21日生于日本东京,本名五十岚静子,嫁给企业家出光芳秀后改名出光静子。高中时代,她深受爱好推理的哥哥五十岚均(五十岚钢三)影响,遍读外国推理名著,推理写作的底子就是这时期打下的。1960年,在庆应义塾大学念书期间,她以本名创作了长篇推理小说《交错死》去应征江户川乱步奖,一举进入决选阶段,引起小范围关注。但令其声名鹊起的却是她参与执笔的日本NHK电视台的《只有我知道》节目。这档智力测验节目的出题者是土屋隆夫、笹泽左保等职业推理作家,而夏树静子当时只是尚在求学中的学生。《交错死》后归入其笔下最重要的“女检察官雾夕子系列”(她的另一个著名系列是“女律师朝吹里矢子系列”),讲的是一桩围绕20亿日元遗产的杀人事件。1962年,她以夏树忍为笔名,在推理杂志《宝石》上陆续发表《玻璃锁》等中短篇作品。结婚五六年后,她又以婚后迁居的福冈为背景,以自己的育婴经历为蓝本,加上多年来对女性社会地位、母性文学主题的思考,创作了《天使已消失》,再次向江户川乱步奖发起挑战。其时,第十五届江户川乱步奖决选成为夏树静子的《天使已消失》和森村诚一的《高层的死角》、大谷羊太郎的《虚妄的残影》的三强之争,结果是森村氏拔得头筹。以独特的女性视角抒写母爱、带有社会派韵味的情感推理作品《天使已消失》仅以一票之差落选,因评审委员惜才而破例予以刊行。

  《天使已消失》的故事架构十分简单,始终由两个视点交互叙写,最后合作一处,完成度很高,尤其是书中描述女性心理的细腻笔触,着实显示了作者的技巧。第一视点是以感情受创伤而离开东京、到一家专业报当记者的女性亚纪子为中心。她采访的关于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报道引起社会反响,由陌生人捐赠手术费而使得这位“天使”顺利留在人间,但看到其母志保的态度和生活,亚纪子不放心将孩子交托志保而插手照顾婴儿。在细致地描述女性的心情之后,情节陡然转向更具本格色彩的杀人案件。第二视点是对几个事件进展的客观描述:饭店投宿客绞杀案正在调查之际,又发生了饭店经营者被毒杀于自家的案子。这两件命案看似没有多少关联,却有一个连接点。随后婴儿的母亲打来奇怪电话且离奇死亡。对婴儿专注的爱驱使亚纪子探索母亲死亡之谜。此三件命案所牵连的线索分别由两个视点逐渐解开。本格解谜的意义不再基于杀人手法的玄妙诡秘,真相破解的意义不再迎向善恶终报的淋漓畅快,而是将所有解谜元素放置到了展现女性魅力和呼唤母性光辉的高度,这是该作品的最大亮点。

  夏树静子以《天使已消失》为契机,开始在各大杂志发表短篇。她以女性的视角、感觉、心理、精神来捕捉和书写,接触作者的任何短篇,都觉得其感情纯真、描写生动,与只注重情节进展或取材陈腐的普通作品素质迥异。

  1972年夏树发表了第二部长篇《蒸发》。据说,她对于“蒸发”一词有着难以言喻的恐怖和寂寞感,甚至存蓄轻微的憧憬感受,因而勾起了要追踪一个男人与女人“蒸发”的轨迹。“蒸发”的主题在古典推理小说中屡见不鲜,其实只是以某种奇妙的手法达到“不可能消失”的目的,《蒸发》一书讲的也是这样的故事。飞经札幌的波音客机满载客人,却在降落前发现有个空席。空中小姐表示,起飞时看见那个座位坐着一位女性,但现在不见了踪影。以这种现代版的都市传说为开头,接着福冈一家公司的经营人也神秘失踪。作品正面推衍人失踪之谜,同时穿插对女性和母性一系列问题的触及,比《天使已消失》愈加深入。不可思议的消失、不在场证明的破解、时刻表诡计的运用以及交织着爱情和亲情的矛盾心理的细密书写,最终使得该部作品于翌年2月,一举夺得第二十六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夏树静子的长篇小说往往以不可能犯罪等本格元素起头,而至真相揭示为止,一面具备解谜构成,一面在诸般诡计和犯罪心理之外,辅以人性的情感观照,这是其作品大异其趣之处。(朱彤)

相关热词搜索:天使已消失 夏树静子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刘鹏艳:信仰之路上的自我超越
下一篇:张欣称新作写得辛苦:“老作家”更不能往书里灌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