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帮 > 正文

“著名作家与中外记者见面会”在京举行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9 14:39:48   来源:中国作家网   评论:0 点击:

谈及当代文学的发展瓶颈,与会作家们指出,现在市场要求的“多”和“快”,与创作要求的“精”和“慢”之间,确实存在冲突,而文学要在这个时代无可替代地存在下去,展现它的精神力量,就不能片面地追求更大的发行量,主要还应以它的精神品质、精神标高征服人心、启迪读者。
“著名作家与中外记者见面会”在京举行
 
“著名作家与中外记者见面会”在京举行
 
著名文学评论家、作家雷达
 
作家雷达
 
著名剧作家王朝柱
 
作家王朝柱
 
著名军旅作家王树增
 
作家王树增
 
著名作家叶梅
 
作家叶梅
 
会场
 
会场
 
记者提问
 
记者提问

  在中国作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11月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京举行了“著名作家与中外记者见面会”。雷达、王朝柱、王树增、叶梅四位作家、评论家在会上分别介绍了自上届全国作代会以来的五年间,中国文学界在深入生活、培养新人和繁荣创作等方面所取得的显著成就,并就作家如何应对时代发展的新趋势,文学如何担当起传播信仰、树立精神的责任等问题,阐述了各自的见解和体会。见面会由国新办新闻局副局长华清主持。

  “盘点”中国文学的五年收获

  上届全国作代会以来的五年,对文学而言只是一段短暂的时间。而就在这五年里,文学界依旧拿出的不俗的成绩。评论家雷达谈到,这些年来,中国文学的生态与格局、创作的规模与成果,以及作家队伍的成长与分化,都有了不小的变化。比如,中国文学的生产和消费,其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就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期。广大作家在创作过程中,积极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贴近现实、贴近群众、贴近实际,展现出现实主义的生命力,创作了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其中相当部分受到了公众的喜爱。与此同时,一批富有潜质的文学新人正在茁壮成长。网络作家、自由撰稿人等“非职业作家”,也在成为文学事业的“新鲜血液”。

  七代会以来的五年,恰好是作家叶梅来到北京担任《民族文学》主编的五年,她在会上特别介绍了自己所见证的中国多民族文学发展历程。叶梅说,纵观中国多民族文学现状,可谓老中青作家队伍梯队完整,实力名家与文学新秀并驾齐驱,小说、散文、诗歌均有不俗之作,以少数民族文字创作的多语种文学作品得到有效的彰显,少数民族文艺理论及评论也有了进一步发展,从整体上看,无论美学风格、创作手法还是题材与体裁等多个方面,都为中国文学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五年来,中国作协给予了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更多的投入和支持。到目前为止,中国55个少数民族都有了书面文学作家,中国作协目前9000多名会员里,有1000多人为少数民族作家;由中国作协主管的《民族文学》杂志也见证了中国多民族文学从比较单一化向着多元化发展的过程。2009年,《民族文学》创办了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三种少数民族文字版本,亦受到了各族广大读者的欢迎。

  “在当下的时代,人们穿着同样衣服,走在同样风格的街道上,享受同样快餐的时候,才觉察到生活中缺少很多色彩、缺少很多民族珍贵的声音,因此对这些文化资源的开掘是多民族文化发展的亮点。”叶梅表示,近年以来,羽翼逐渐丰满的中国多民族文学,成为中国文学百花园中十分重要的部分;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中国文学也以此向世界表达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和独立性。今天的中国多民族作家既重视古老的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也开始注意对世界文化的吸纳和借鉴,力图让自己的作品进一步关照现实生活,再现不同民族的历史变迁,追求多种艺术风格和表现手法,展现中国各族人民对真善美的共同向往,同时又理性平等地认识、欣赏并尊重彼此的不同。正是这种同与不同,为世界文明增添了更多绚烂的色彩。

  “新媒体时代的文学需要新的表述”

  在中国文学一步步摸索前进的道路上,悄然而至的新媒体时代带来的冲击算是一个“坎儿”。雷达特别谈到,当今社会进入了数字化时代、图像化时代,多元的文化、各种多媒体手段,使得文学的存在空间受到严重挤压。今天的文学如何存活下去,如何得到读者的认可并取得大的发展,是业内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说,文学并没有到“穷途末路”,因为它是语言的艺术,在任何时候,人们都需要从文学中汲取营养。问题在于文学在今天如何能够吸引人,而不让人昏昏欲睡。“今天的文学和传统的文学不一样,如果我们仍然用古老的传统方式去表达,那是我们的不足。现在我们需要新的表述,但要立足于传统的基础上。在某些领域里,当代作家的创作可以说是落后于生活的,某些作品显现出一种思想和精神资源层面的贫困,自我重复、缺乏原创力的现象十分普遍。原创力只能到社会生活的深处去汲取,创新性只能通过创造性转化传统来实现,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我从来不相信纸质读物会消失,别人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在作家王树增眼中,关于传统文学和纸质书籍面临的“危机说”是一种“小题大作”。他说,电子媒体和纸质书籍在社会生活中处于不同的层面,并不存在“哪一种阅读方式会消失”的问题。但是电子读物无疑给纸质读物带来了巨大的生存压力,这也是活生生的现实问题:“我更愿意看到,当下影视传播手段和传统的纸质读物阅读是互相促进的关系。如果真有人在看了电视剧或者电影之后,依旧有兴趣去读一本纸质的出版物,愿意把这本书放在他的书房里,那也是一件好事。我认为无论是影视媒体还是纸质书籍,优秀的作品都在共同构建我们的心灵史。”

  为读者提供精神家园的归属感

  谈及当代文学的发展瓶颈,与会作家们指出,现在市场要求的“多”和“快”,与创作要求的“精”和“慢”之间,确实存在冲突,而文学要在这个时代无可替代地存在下去,展现它的精神力量,就不能片面地追求更大的发行量,主要还应以它的精神品质、精神标高来征服人心、启迪读者。

  作家王朝柱创作过《李大钊》《开国领袖毛泽东》等20余部史传文学和《长征》《延安颂》《解放》《辛亥革命》等20多部影视和戏剧作品。在他看来,塑造民族英雄是文学艺术作品的重要使命之一。王朝柱说,每一个时代都会产生属于自己的英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英雄人物的身上不仅集纳着“治国平天下”的思想谋略,而且还积淀着“修身齐家”的文化底蕴,这也是不同民族、不同国家都有英雄崇拜的缘由所在。自汉代司马迁始,中国文人就有为英雄作传的传统,而且形成了人物志这一“以人写史”的模式。他长年致力于史传文学、史传影视和史传戏剧,也是基于这样的“文人情结”:“写重大历史题材作品,必须‘打通’历史和现实,把历史当做一个桥墩,把现实当做另一个桥墩,然后通过所写的作品,从空中架起‘桥梁’,将久远的历史事件和今日的受众连接起来。在这样的作品中,作家需要认真思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华民族如何构建新时代的理想、信仰、道德。在有生之年,我也会不断思考下去,写下去。”

  作家王树增近年来也忙于历史题材的写作,出版了《朝鲜战争》《长征》《解放战争》《1901》和《1911》等纪实文学作品。作为一名军人,他更将文学作品中的“精气神儿”看得倍加重要。王树增说,文学范畴内优秀的历史记述不仅是一部民族繁衍的发展史,更应该是一部民族生存的心灵史。文学是人学,这就是文学性的历史记述经久不衰的魅力所在。从民族繁衍生息的角度讲,历史题材的写作,是一种对不同民族文化的再认知,可以为当代读者提供一种精神家园的归属感。这个归属感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都是生活的必需。从精神传承的角度来讲,历史题材的写作也是对民族未来的一种憧憬,它能为这个民族注入创造未来的勇气和自信。中华民族拥有悠久的文明、灿烂的文化以及波澜壮阔的解放史,这为中国作家提供了一个无比广阔的写作领域。优秀的文学作品在弘扬民族精神的同时,也陶冶和滋养着写作者的心灵,这就是他数十年间笔耕不辍的根本动力:“我想要用我的笔,使我们的民族骨头更硬一点,使我们的心里更踏实一点,使我们更仗义一点,使我们的日子过得更好一点。”(文:武翩翩 摄影:杨云)

相关热词搜索:著名作家 记者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武侠奇幻作家沧月:文学没给我安全感
下一篇:李洱小说集《白色的乌鸦》出版:展知识人众生相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