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繁体精校本卷四:九章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8 11:34:23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楚辞又称“楚词”,是战国时代的伟大诗人屈原创造的一种诗体。作品运用楚地(今两湖一带)的文学样式、方言声韵,叙写楚地的山川人物、历史风情,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汉代时,刘向把屈原的作品及宋玉等人“承袭屈赋”的作品编辑成集,名为《楚辞》。

楚辭卷第四

九章

惜誦

惜誦以致愍兮,發憤以抒情。

所作忠而言之兮,指蒼天以為正。

令五帝以折中兮,戒六神與嚮服。

俾山川以備御兮,命咎繇使聽直。

竭忠誠以事君兮,反離群而贅尤。

忘儇媚以背眾兮,待明君其知之。

言與行其可跡兮,情與貌其不變。

故相臣莫若君兮,所以證之不遠。

吾誼先君而後身兮,羌眾人之所仇也。

專惟君而無他兮,又眾兆之所讎也。

壹心而不豫兮,羌不可保也。

疾親君而無他兮,有招禍之道也。

思君其莫我忠兮,忽忘身之賤貧。

事君而不貳兮,迷不知寵之門。

忠何罪以遇罰兮,亦非余心之所志。

行不群以巔越兮,又眾兆之所咍。

紛逢尤以離謗兮,謇不可釋也。

情沈抑而不達兮,又蔽而莫之白也。

心鬱邑余侘傺兮,又莫察余之中情。

固煩言不可結詒兮,願陳志而無路。

退靜默而莫余知兮,進號呼又莫吾聞。

申侘傺之煩惑兮,中悶瞀之忳忳。

昔余夢登天兮,魂中道而無杭。

吾使厲神占之兮,曰:

「有志極而無旁。」

終危獨以離異兮,曰君可思而不可恃。

故眾口其鑠金兮,初若是而逢殆。

懲於羹者而吹齏兮,何不變此志也?

欲釋階而登天兮,猶有曩之態也。

眾駭遽以離心兮,又何以為此伴也?

同極而異路兮,又何以為此援也?

晉申生之孝子兮,父信讒而不好。

行婞直而不豫兮,鯀功用而不就。

吾聞作忠以造怨兮,忽謂之過言。

九折臂而成醫兮,吾至今而知其信然。

矰弋機而在上兮,罻羅張而在下。

設張辟以娛君兮,願側身而無所。

欲儃佪以干傺兮,恐重患而離尤。

欲高飛而遠集兮,君罔謂女何之?

欲橫奔而失路兮,堅志而不忍。

背膺牉以交痛兮,心鬱結而紆軫。

檮木蘭以矯蕙兮,□申椒以為糧。

播江離與滋菊兮,願春日以為糗芳。

恐情質之不信兮,故重著以自明。

矯茲媚以私處兮,願曾思而遠身。

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帶長鋏之陸離兮,冠切雲之崔嵬。

被明月兮珮寶璐,世溷濁而莫余知兮。

吾方高馳而不顧,駕青虯兮驂白螭。

吾與重華遊兮瑤之圃,登崑崙兮食玉英。

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兮齊光。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濟乎江、湘。

乘鄂渚而反顧兮,欸秋冬之緒風。

步余馬兮山皋,邸余車兮方林。

乘舲船余上沅兮,齊吳榜以擊汰。

船容與而不進兮,淹回水而凝滯。

朝發枉陼兮,夕宿辰陽。

苟余心其端直兮,雖僻遠之何傷!

入漵浦余儃佪兮,迷不知吾所如。

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

霰雪紛其無垠兮,雲霏霏而承宇。

哀吾生之無樂兮,幽獨處乎山中。

吾不能變心而從俗兮,固將愁苦而終窮。

接輿髡首兮,桑扈臝行。

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

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

與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余將董道而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

亂曰:

鸞鳥鳳皇,日以遠兮。

燕雀烏鵲,巢堂壇兮。

露申辛夷,死林薄兮。

腥臊並御,芳不得薄兮。

陰陽易位,時不當兮。

懷信侘傺,忽乎吾將行兮。

哀郢

皇天之不純命兮,何百姓之震愆?

民離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東遷。

去故鄉而就遠兮,遵江、夏以流亡。

出國門而軫懷兮,甲之晁吾以行。

發郢都而去閭兮,怊荒忽其焉極?

楫齊揚以容與兮,哀見君而不再得。

望長楸而太息兮,涕淫淫其若霰。

過夏首而西浮兮,顧龍門而不見。

心嬋媛而傷懷兮,眇不知其所蹠。

順風波以從流兮,焉洋洋而為客。

淩陽侯之氾濫兮,忽翱翔之焉薄?

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將運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

去終古之所居兮,今逍遙而來東。

羌靈魂之欲歸兮,何須臾而忘反!

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遠。

登大墳以遠望兮,聊以舒吾憂心。

哀州土之平樂兮,悲江介之遺風。

當陵陽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

曾不知夏之為丘兮,孰兩東門之可蕪?

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

惟郢路之遙遠兮,江與夏之不可涉。

忽若去不信兮,至今九年而不復。

慘鬱鬱而不通兮,蹇侘傺而含慼。

外承歡之汋約兮,諶荏弱而難持。

忠湛湛而願進兮,妒被離而鄣之。

堯、舜之抗行兮,瞭杳杳而薄天。

眾讒人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偽名。

憎慍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慨。

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踰邁。

亂曰:

曼余自以流觀兮,冀壹反之何時?

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

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抽思

心鬱鬱之憂思兮,獨永歎乎增傷。

思蹇產之不釋兮,曼遭夜之方長。

悲秋風之動容兮,何回極之浮浮!

數惟蓀之多怒兮,傷余心之懮懮。

願搖起而橫奔兮,覽民尤以自鎮。

結微情以陳辭兮,矯以遺夫美人。

昔君與我成言兮,曰:

「黃昏以為期。」

羌中道而回畔兮,反既有此他志。

憍吾以其美好兮,覽余以其修姱。

與余言而不信兮,蓋為余而造怒。

願承閒而自察兮,心震悼而不敢。

悲夷猶而冀進兮,心怛傷之憺憺。

茲歷情以陳辭兮,蓀詳聾而不聞。

固切人之不媚兮,眾果以我為患。

初吾所陳之耿著兮,豈不至今其庸止?

何獨樂斯之蹇蹇兮?

願蓀美之可完。

望三五以為像兮,指彭咸以為儀。

夫何極而不至兮,故遠聞而難虧。

善不由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

孰無施而有報兮,孰不實而有穫?

少歌曰:

與美人抽怨兮,并日夜而無正。

憍吾以其美好兮,敖朕辭而不聽。

倡曰:

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

好姱佳麗兮,牉獨處此異域。

既惸獨而不群兮,又無良媒在其側。

道卓遠而日忘兮,願自申而不得。

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

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歲!

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夕而九逝。

曾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與列星。

願徑逝而不得兮,魂識路之營營。

何靈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與吾心同!

理弱而媒不通兮,尚不知余之從容。

亂曰:

長瀨湍流,泝江潭兮。

狂顧南行,聊以娛心兮。

軫石崴嵬,蹇吾願兮。

超回志度,行隱進兮。

低徊夷猶,宿北姑兮。

煩冤瞀容,實沛徂兮。

愁嘆苦神,靈遙思兮。

路遠處幽,又無行媒兮。

道思作頌,聊以自救兮。

憂心不遂,斯言誰告兮!

懷沙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傷懷永哀兮,汩沮南土。

眴兮杳杳,孔靜幽默。

鬱結紆軫兮,離愍而長鞠。

撫情效志兮,冤屈而自抑。

刓方以為圜兮,常度未替。

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

章畫志墨兮,前圖未改。

內厚質正兮,大人所晟。

巧陲不斲兮,孰察其揆正。

玄文處幽兮,矇瞍謂之不章。

離婁微睇兮,瞽謂之不明。

變白以為黑兮,倒上以為下。

鳳皇在笯兮,雞鶩翔舞。

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

夫惟黨人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臧。

任重載盛兮,陷滯而不濟。

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

邑犬群吠兮,吠所怪也。

非俊疑傑兮,固庸態也。

文質疏內兮,眾不知余之異采。

材朴委積兮,莫知余之所有。

重仁襲義兮,謹厚以為豐。

重華不可遻兮,孰知余之從容!

古固有不並兮,豈知何其故!

湯、禹久遠兮,邈而不可慕。

懲連改忿兮,抑心而自強。

離閔而不遷兮,願志之有像。

進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將暮。

舒憂娛哀兮,限之以大故。

亂曰:

浩浩沅、湘,分流汨兮。

修路幽蓛,道遠忽兮。

懷質抱青,獨無匹兮。

伯樂既沒,驥焉程兮。

民生稟命,各有所錯兮。

定心廣志,余何畏懼兮!

曾傷爰哀,永歎喟兮。

世溷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兮。

知死不可讓,願勿愛兮。

明告君子,吾將以為類兮。

思美人

思美人兮,攬涕而佇眙。

媒絕路阻兮,言不可結而詒。

蹇蹇之煩冤兮,陷滯而不發。

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菀而莫達。

願寄言於浮雲兮,遇豐隆而不將。

因歸鳥而致辭兮,羌迅高而難當。

高辛之靈晟兮,遭玄鳥而致詒。

欲變節以從俗兮,媿易初而屈志。

獨歷年而離愍兮,羌馮心猶未化。

寧隱閔而壽考兮,何變易之可為。

知前轍之不遂兮,未改此度。

車既覆而馬顛兮,蹇獨懷此異路。

勒騏驥而更駕兮,造父為我操之。

遷逡次而勿驅兮,聊假日以須時。

指嶓冢之西隈兮,與纁黃以為期。

開春發歲兮,白日出之悠悠。

吾將蕩志而愉樂兮,遵江、夏以娛憂。

攬大薄之芳茞兮,搴長洲之宿莽。

惜吾不及古人兮,吾誰與玩此芳草。

解萹薄與雜菜兮,備以為交佩。

佩繽紛以繚轉兮,遂萎絕而離異。

吾且儃佪以娛憂兮,觀南人之變態。

竊快在其中心兮,揚厥憑而不俟。

芳與澤其雜糅兮,羌芳華自中出。

紛郁郁其遠蒸兮,滿內而外揚。

情與質信可保兮,羌居蔽而聞章。

令薜荔以為理兮,憚舉趾而緣木。

因芙蓉而為媒兮,憚褰裳而濡足。

登高吾不說兮,入下吾不能。

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與而狐疑。

廣遂前畫兮,未改此度也。

命則處幽吾將罷兮,願及白日之未暮也。

獨煢煢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

惜往日

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詔以昭詩。

奉先功以照下兮,明法度之嫌疑。

國富強而法立兮,屬貞臣而日娭。

秘密事之載心兮,雖過失猶弗治。

心純厖而不泄兮,遭讒人而嫉之。

君含怒而待臣兮,不清澈其然否。

蔽晦君之聰明兮,虛惑誤又以欺。

弗參驗以考實兮,遠遷臣而弗思。

信讒諛之溷濁兮,晟氣志而過之。

何貞臣之無罪兮,被離謗而見尤!

慚光景之誠信兮,身幽隱而備之。

臨沅、湘之玄淵兮,遂自忍而沈流。

卒沒身而絕名兮,惜廱君之不昭。

君無度而弗察兮,使芳草為藪幽。

焉舒情而抽信兮,恬死亡而不聊。

獨鄣廱而蔽隱兮,使貞臣為無由。

聞百里之為虜兮,伊尹烹於庖廚。

呂望屠於朝歌兮,甯戚歌而飯牛。

不逢湯、武與桓、繆兮,世孰云而知之!

吳信讒而弗味兮,子胥死而後憂。

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君寤而追求;

封介山而為之禁兮,報大德之優游。

思久故之親身兮,因縞素而哭之。

或忠信而死節兮,或訑謾而不疑。

弗省察而按實兮,聽讒人之虛辭。

芳與澤其雜糅兮,孰申旦而別之?

何芳草之早殀兮,微霜降而下戒。

諒聰不明而蔽廱兮,使讒諛而日得。

自前世之嫉賢兮,謂蕙若其不可佩。

妒佳冶之芬芳兮,□母姣而自好。

雖有西施之美容兮,讒妒入以自代。

願陳情以白行兮,得罪過之不意。

情冤見之日明兮,如列宿之錯置。

乘騏驥而馳騁兮,無轡銜而自載。

乘氾泭以下流兮,無舟楫而自備。

背法度而心治兮,辟與此其無異。

寧溘死而流亡兮,恐禍殃之有再。

不畢辭而赴淵兮,惜廱君之不識。

橘頌

后皇嘉樹,橘徠服兮。

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深固難徙,更壹志兮。

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圓果摶兮。

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精色內白,類任道兮。

紛縕宜修,姱而不醜兮。

嗟爾幼志,有以異兮。

獨立不遷,豈不可喜兮。

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

蘇世獨立,橫而不流兮。

閉心自慎,不終失過兮。

秉德無私,參天地兮。

願歲并謝,與長友兮。

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歲雖少,可師長兮。

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悲回風

悲回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

物有微而隕性兮,聲有隱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萬變其情豈可蓋兮,孰虛偽之可長!

鳥獸鳴以號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魚葺鱗以自別兮,蛟龍隱其文章。

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茞幽而獨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統世而自貺。

眇遠志之所及兮,憐浮雲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竊賦詩之所明。

惟佳人之獨懷兮,折若椒以自處。

曾歔欷之嗟嗟兮,獨隱伏而思慮。

涕泣交而淒淒兮,思不眠以至曙。

終長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從容以周流兮,聊逍遙以自恃。

傷太息之愍憐兮,氣於邑而不可止。

□思心以為纕兮,編愁苦以為膺。

折若木以蔽光兮,隨飄風之所仍。

存髣□而不見兮,心踊躍其若湯。

撫珮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歲曶曶其若頹兮,時亦冉冉而將至。

薠蘅槁而節離兮,芳以歇而不比。

憐思心之不可懲兮,證此言之不可聊。

寧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淚兮,放子出而不還。

孰能思而不隱兮,照彭咸之所聞。

登石巒以遠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響之無應兮,聞省想而不可得。

愁鬱鬱之無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羈而不開兮,氣繚轉而自締。

穆眇眇之無垠兮,莽芒芒之無儀。

聲有隱而相感兮,物有純而不可為。

邈蔓蔓之不可量兮,縹綿綿之不可紆。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娛。

淩大波而流風兮,託彭咸之所居。

上高巖之峭岸兮,處雌蜺之標顛。

據青冥而攄虹兮,遂儵忽而捫天。

吸湛露之浮涼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風穴以自息兮,忽傾寤以嬋媛。

馮崑崙以瞰霧兮,隱岷山以清江。

憚涌湍之□□兮,聽波聲之洶洶。

紛容容之無經兮,罔芒芒之無紀。

軋洋洋之無從兮,馳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遙遙其左右。

氾潏潏其前後兮,伴張□之信期。

觀炎氣之相仍兮,窺煙液之所積。

悲霜雪之俱下兮,聽潮水之相擊。

借光景以往來兮,施黃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見伯夷之放跡。

心調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無適。

曰:

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來者之悐悐。

浮江、淮而入海兮,從子胥而自適。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跡。

驟諫君而不聽兮,重任石之何益!

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相关热词搜索:楚辞 九章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楚辞繁体精校本卷三:天问
下一篇:楚辞繁体精校本卷五:远游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