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繁体精校本(之二)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8 11:11:08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311篇,又称《诗三百》。先秦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南有嘉魚之什·南有嘉魚

南有嘉魚,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樂。

南有嘉魚,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賓式燕綏之。

翩翩者鵻,烝然來思。君子有酒,嘉賓式燕又思。《南有嘉魚》

南有嘉魚之什·南山有臺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樂只君子,萬壽無期。

南山有桑,北山有楊。樂只君子,邦家之光;樂只君子,萬壽無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樂只君子,德音不已。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樂只君子,遐不眉壽?樂只君子,德音是茂。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樂只君子,遐不黃耇?樂只君子,保艾爾後。

南有嘉魚之什·蓼蕭

蓼彼蕭斯,零露湑兮。既見君子,我心寫兮。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

蓼彼蕭斯,零露瀼瀼。既見君子,為龍為光。其德不爽,壽考不忘。

蓼彼蕭斯,零露泥泥。既見君子,孔燕豈弟。宜兄宜弟,令德壽豈。

蓼彼蕭斯,零露濃濃。既見君子,鞗革沖沖,和鸞雝雝,萬福攸同。

南有嘉魚之什·湛露

湛湛露斯,匪陽不曦。厭厭夜飲,不醉無歸。

湛湛露斯,在彼豐草。厭厭夜飲,在宗載考。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顯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實離離。豈弟君子,莫不令儀。

南有嘉魚之什·彤弓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我有嘉賓,中心貺之。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我有嘉賓,中心喜之。鐘鼓既設,一朝右之。

彤弓弨兮,受言櫜之。我有嘉賓,中心好之。鐘鼓既設,一朝酬之。

南有嘉魚之什·菁菁者莪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泛泛楊舟,載沉載浮。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南有嘉魚之什·六月

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四牡骙骙,載是常服。

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國。

比物四驪,閑之維則。維此六月,既成我服。

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四牡修廣,其大有颙。薄伐玁狁,以奏膚公。

有嚴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國。

玁狁匪茹,整居焦獲。侵鎬及方,至于涇陽。

織文鳥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啟行。

戎車既安,如輊如軒。四牡既佶,既佶且閑。

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鎬,我行永久。

飲御諸友,炰鱉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南有嘉魚之什·采芑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路車有奭,簟茀魚服,鉤膺鞗革。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方叔蒞止,其車三千,旗旐央央。方叔率止,約軧錯衡,八鸞玱玱。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蔥珩。

鴥彼飛隼,其飛戾天,亦集爰止。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鉦人伐鼓,陳師鞠旅。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

蠢爾蠻荊,大邦為讎!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方叔率止,執訊獲醜。戎車嘽嘽,嘽嘽焞焞,如霆如雷。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

南有嘉魚之什·車攻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駕言徂東。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之子于苗,選徒囂囂。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南有嘉魚之什·吉日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群醜。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

鴻雁之什·鴻雁

鴻雁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勞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鴻雁于飛,集于中澤。之子于垣,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鴻雁于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

鴻雁之什·庭燎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晢晢。君子至止,鸞聲噦噦。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輝。君子至止,言觀其旗。

鴻雁之什·沔水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鴪彼飛隼,載飛載止。

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

沔彼流水,其流湯湯。鴪彼飛隼,載飛載揚。

念彼不跡,載起載行。心之憂矣,不可弭忘。

鴪彼飛隼,率彼中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

我友敬矣,讒言其興。

鴻雁之什·鶴鳴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萚。它山之石,可以為錯。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天。魚在于渚,或潛在淵。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穀。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鴻雁之什·祈父

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轉予于恤?靡所止居。

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轉予于恤?靡所厎止。

祈父!亶不聰。胡轉予于恤?有母之尸饔。

鴻雁之什·白駒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所謂伊人,於焉逍遙。

皎皎白駒,食我場藿。縶之維之,以永今夕。所謂伊人,於焉嘉客。

皎皎白駒,賁然來思。爾公爾侯,逸豫無期。慎爾優游,勉爾遁思。

皎皎白駒,在彼空穀。生芻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

鴻雁之什·黃鳥

黃鳥黃鳥,無集于穀,無啄我粟。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此邦之人,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我諸兄。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無啄我黍。此邦之人,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我諸父。

鴻雁之什·我行其野

我行其野,蔽芾其樗。婚姻之故,言就爾居。爾不我畜,復我邦家。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婚姻之故,言就爾宿。爾不我畜,言歸斯復。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舊姻,求爾新特。成不以富,亦祗以異。

鴻雁之什·斯干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無相猶矣。

似續妣祖,筑室百堵,西南其戶。爰居爰處,爰笑爰語。

約之閣閣,椓之橐橐,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

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鳥斯革,如翚斯飛。君子攸躋。

殖殖其庭,有覺其楹。噲噲其正,噦噦其冥。君子攸寧。

下莞上簟,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維虺維蛇。

大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鴻雁之什·無羊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爾牛來思,其耳濕濕。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

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糇。三十維物,爾牲則具。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既升。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眾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

節南山之什·節南山

節彼南山,維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瞻。

憂心如惔,不敢戲談。國既卒斬,何用不監!

節彼南山,有實其猗。赫赫師尹,不平謂何!

天方薦瘥,喪亂弘多。民言無嘉,憯莫懲嗟!

尹氏大師,維周之氐;秉國之均,四方是維;

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師。

弗躬弗親,庶民弗信;弗問弗仕,勿罔君子。

式夷式已,無小人殆。瑣瑣姻亞,則無膴仕。

昊天不傭,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

君子如屆,俾民心闋;君子如夷,惡怒是違。

不吊昊天,亂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寧。

憂心如酲,誰秉國成?不自為政,卒勞百姓。

駕彼四牡,四牡項領。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

方茂爾惡,相爾矛矣;既夷既懌,如相酬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寧。不懲其心,覆怨其正。

家父作誦,以究王讻。式訛爾心,以畜萬邦。

節南山之什·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民之訛言,亦孔之將。

念我獨兮,憂心京京。哀我小心,癙憂以癢。

父母生我,胡俾我愈?不自我先,不自我後。

好言自口,莠言自口,憂心愈愈,是以有侮。

憂心煢煢,念我無祿。民之無辜,并其臣仆。

哀我人斯,于何從祿?瞻烏爰止,于誰之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視天夢夢。

既克有定,靡人弗勝。有皇上帝,伊誰云憎!

謂山蓋卑,為岡為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

召彼故老,訊之占夢,具曰予聖。誰知烏之雌雄。

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

維號斯言,有倫有脊。哀今之人,胡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扤我,如不我克。

彼求我則,如不我得;執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憂矣,如或結之。今茲之正,胡然厲矣!

燎之方揚,寧或滅之。赫赫宗周,褒姒滅之。

終其永懷,又窘陰雨。其車既載,乃棄爾輔。載輸爾載,將伯助予。

無棄爾輔,員于爾輻,屢顧爾仆,不輸爾載。終逾絕險,曾是不意!

魚在于沼,亦匪克樂;潛雖伏矣,亦孔之炤。憂心慘慘,念國之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殽;洽比其鄰,婚姻孔云。念我獨兮,憂心殷殷。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穀。民今之無祿,天夭是椓。哿矣富人,哀此煢獨!

節南山之什·十月之交

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醜。

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兇,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

彼月而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燁燁震電,不寧不令。百川沸騰,山冢崒崩。

高岸為穀,深穀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懲!

皇父卿士,番維司徒,家伯維宰,仲允膳夫,

棸子內史,蹶維趣馬,楀維師氏,艷妻煽方處。

抑此皇父,豈曰不時?胡為我作,不即我謀?

徹我墻屋。田卒污萊。曰:予不戕,禮則然矣。

皇父孔聖,作都于向,擇三有事,亶侯多藏。

不憖遺一老,俾守我王;擇有車馬,以居徂向。

黽勉從事,不敢告勞。無罪無辜,讒口囂囂。

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職競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四方有羨,我獨居憂。

民莫不逸,我獨不敢休。天命不徹,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節南山之什·雨無正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饑饉,斬伐四國。昊天疾威,弗慮弗圖。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無罪,淪胥以鋪。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勚。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莫肯朝夕。庶曰式臧,覆出為惡。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邁,則靡所臻。凡百君子,各敬爾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戎成不退,饑成不遂。曾我暬御,憯憯日瘁。凡百君子,莫肯用訊;聽言則答,譖言則退。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維曰于仕,孔棘且殆。云不可使,得罪于天子;亦云可使,怨及朋友。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鼠思泣血,無言不疾。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

節南山之什·小旻

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謀猶回遹,何日斯沮!謀臧不從,不臧覆用。我視謀猶,亦孔之邛。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謀之不臧,則具是依。我視謀猶,伊于胡厎!

我龜既厭,不我告猶。謀夫孔多,是用不集。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如匪行邁謀,是用不得于道。

哀哉為猶!匪先民是程,匪大猶是經;維邇言是聽,維邇言是爭。如彼筑室于道謀,是用不潰于成。

國雖靡止,或聖或否;民雖靡膴,或哲或謀,或肅或艾。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

不敢暴虎,不敢馮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節南山之什·小宛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

人之齊聖,飲酒溫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之。

題彼脊令,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毋忝爾所生。

交交桑扈,率場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穀。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節南山之什·小弁

弁彼鷽斯,歸飛提提。民莫不穀,我獨于罹。

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心之憂矣,云如之何!

踧踧周道,鞫為茂草。我心憂傷,惄焉如搗。

假寐詠嘆,維憂用老。心之憂矣,疢如疾首。

維桑與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不屬于毛,不離于里,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菀彼柳斯,鳴蜩嘒嘒。有漼者淵,萑葦淠淠。

譬彼舟流,不知所屆。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鹿斯之奔,維足伎伎。雉之朝雊,尚求其雌。

譬彼壞木,疾用無枝。心之憂矣,寧莫之知!

相彼投兔,尚或先之;行有死人,尚或墐之。

君子秉心,維其忍之。心之憂矣,涕既隕之。

君子信讒,如或酬之。君子不惠,不舒究之。

伐木掎矣,析薪扡矣。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

無逝我梁,無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節南山之什·巧言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幠。

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大幠,予慎無辜。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

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盜,亂是用暴。

盜言孔甘,亂是用餤。匪其止共,維王之邛。

奕奕寢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聖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毚兔,遇犬獲之。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

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為亂階。

既微且尰,爾勇伊何!為猶將多,爾居徒幾何!

節南山之什·何人斯

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云從?維暴之云。

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

彼何人斯?胡逝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

彼何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祗攪我心!

爾之安行,亦不遑舍;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之來,云何其盱!

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壹者之來,俾我只也。

伯氏吹塤,仲氏吹篪。及爾如貫,諒不我知。出此三物,以詛爾斯。

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節南山之什·巷伯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大甚。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譖人者,誰適與謀?

緝緝翩翩,謀欲譖人。慎爾言也,謂爾不信。

捷捷幡幡,謀欲譖言,豈不爾受?既其女遷。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取彼譖人,投畀豺虎;

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楊園之道,猗于畝丘。寺人孟子,作為此詩。凡百君子,敬而聽之。

相关热词搜索:诗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诗经繁体精校本(之一)
下一篇:诗经繁体精校本(之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