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初生的鲸鱼向上游弋

舔舔你灰色的容颜  倘若我要放声歌唱
或者痛哭一晚
哦  我一开口周围一片寂静
摇曳在海水里小身躯
它闻上去会有风暴与星辰的体香

一个王者初生  如同我  在黑暗的四壁
混沌了暮色  脱下了一生的苍凉
向上摇曳的王
钻石样闪烁  一摆一摆
如同用一堆我命里潮湿的词  聚成柴火

谁要凛然面对肃穆的海水
谁要吸吮着风暴的残片
谁要站在常春藤凛冽的风上
谁要和我一样在风里突然哈哈大笑

它闻上去会有风暴与星辰的体香
和我一样,在初生的海面上
寂静藏锋  在海水中游弋

2005年12月

▉  光明全部用来偿还大海

是不是要我用光明来偿还  衰老者的黑暗
银白色的老人是被凹陷的阴影  多么重
像雷的种子总会在向阳的斜坡上开花

是不是要我用光明来偿还  一只死鲨鱼的黑暗
它僵硬着  像一把废弃的大铁桶搁在沙上
如同花朵用它的枯萎隐藏着某种预兆

是不是要我用光明来偿还  盲渔民的黑暗
他的眼睛曾看见过灵魂一样的秋天
他的黑暗是因为要聆听涛声叠沙

海洋低着头石柱一样冰冷:
我的光明很少很小
全部用来偿还大海

2006年3月

▉  听一听海水的黑暗

为何你还在远方?你听一听我的黑暗吧
星光里,那只小白羊孤独而美
摆动尾巴。一丛年轻的梨花
出没在镜子的深处,它伪装不了大海的波浪

为何你还在远方?你听一听我的黑暗吧
你漂泊在光线的海岸
随手把海星星堆上我的书桌
一个唐朝的吟唱者用一把二胡
把整座海洋提起,向我汹涌
今夜,谁会平静如水
 
为何你还在远方?你听一听我的黑暗吧
一段往事,怎能是一把利斧
云下砍去鸟巢的目光
时间是海水碧绿的长发
今夜,谁会和我一样掏尽身上所有的光亮

为何你还在远方?你听一听我的黑暗吧
星光里,那只小白羊孤独而美
摆动尾巴。我一生的苍凉
和那孤独而美的小白羊 
在白纸上一起摆动着尾巴

2006年5月

▉  海溅在非洲的脸上

几多光
几多光,把我悬在十字峡谷
几多光明照耀非洲
----看见一棵棕榈,一个小黑人
那就是非洲。深夜
我绕过一个熟睡的黑人
灯光微弱,被惊醒的黑兄弟
布满红血丝的大瞳孔
在黑眼眶中突然增大
海,屋外咆哮
一群群大象一样庞大的血,摔向岸
夹杂着几千只蝙蝠凄厉的鸣叫
那夜,冷风吹拂棕榈
棕榈长进我的心脏
吱吱嘎嘎结着果实
黑暗中,我突然通体耀眼
----一个叫光明的词
如同飞燕从远处飞来。黑兄弟
挂上清晨的白帆,轻摇小渔船
黑兄弟,海洋,光明与尘土
把我紧紧搂抱在非洲十月的怀里
眼里充满人类的泪水
                           
2006年6月

▉  我的书架上挂满海浪的笑声

我的书架  红底黑面
挂满海浪的笑声
一滴是希腊神话里
坠落的翅膀
一滴是埃利帝斯的
“你的嘴唇有风暴的滋味”
一滴叫海明威
那个著名的老人又梦见了狮子
一滴是妈祖
她的微笑是一盏明灯
点亮漆黑的海面
一滴是徐福的  他还在追寻的路上
一滴是郑和的  这只优秀的鹰
飞错了天空
一滴是我母亲的呼唤
潮水一来  她总在沙滩上焦急寻找我
还有一滴是红色的  那是
我奔跑的青春  那在海上看着日出
一去不复返的少年的日子

2007年4月

▉  当雪缓慢落在海水上

北京的雪骑着我  缓慢落入海水
它将伴随我度过漫长的冬季
雪会有足够的时间  绽放她缠绕在
海水上的羽翼  再整齐叠好那件白大衣
在礁石干燥的嘴唇上  晒晒自己的灵魂
也许是被透着微光和影子的海水牵引
整个冬天  我从雪飞到海
从海回到了雪  在人间散发着盐的苦味道
既没有希望  也无法遗忘
一路奔波  总被疼痛的命运烫伤

2007年6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