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谁在海水的列阵中倾听我的叹息

一队水手向前漂去
双手中紧握身后微弱的灯火

一只鸟提交了自己的嗓子
趴在春天的波浪上

从头发浸到灵魂
死亡是百变衣裳  从外到内适合每一个人

风暴在抽水马桶里哗哗响着
残船脸呈青色  如同岛屿倾斜的阴影

鸟飞起  有节奏地剧烈颠簸跳跃
一排棕色的礁石举起手

月色  密密麻麻的白色行走者
正挖掘海水秘密的城池

波涛一浪又一浪地向前冲刺
鸟斜插进另一个波涛的浪峰上

水要擦掉死亡的痕迹相当简单
随处鸣叫的鸟都是一堆不能合眼的白坟

谁在海水的列阵中听见我的叹息
微弱  无法停止

2003年6月

▉  让我靠靠,海妹妹

可以隔着大水喊你吗
可以跑在时速一百九十九里的高速喊你吗
还可以扳开扼住喉咙漆黑的手
把嘴张大,无声得喊你吗
一定要喊出血,喊出干瘪、瘦长
让你后悔一辈子的血吗

15年后,黑礁石依旧黑着脸
其实一路上我已看见了自己的死亡
在海浪的小脸边
----我是那样依赖这蓝色
我以为自己从来一伸手
就会接住风暴里倒挂的大雨
而现在,我累了
那艘沙滩上躺倒
被海浪牵着微微颤动的老船
他抓住我:你的命与我的命,天黑之前必须换掉

海妹妹啊,我的万里碧绿,我的缠绵的忧伤
在非洲巴塔,张家界,在漳州红色的月亮湾上
蚂蚁可以抬走远航的船只
我终于与你偎依在绿色的拱桥上

主啊,请用赞美诗掩埋住我
我的生命,从山村开始,经过海洋,抵达城市
我的结束是从诗歌的结束
我的开始是儿子的开始
一切解脱了
干干净净,如同夜晚安静死在黑暗的怀抱

25岁我曾经写下墓志铭:
“在风暴的中央,这个人努力用手心护住烛光”
千万不能爱上有毒的虚幻----
我一转身就看见热爱的人在死亡中迎接我
在世上,我会是一棵被惋惜的无花果
还是在隔夜后哭泣的笑声
----生活是如此虚无,
能遗留的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又将是我所热爱的

让我靠靠,海妹妹
如果真要经历一个黑暗的背
至少让我拥有可以破晓的胸

2003年8月

▉  残  船

被大海痰一样吐出时间的门外。看见一艘残船
搁浅是在黄昏。两只苍鹭飞过,将命运的阴影
连同粪便落下。四肢脱臼,腐烂的橹只剩半截。
残船躺在沙上,摇不动什么了,等待腐烂成为
唯一的结局。被停止的连同残船昂首破浪的渴望
它使劲保留着眺望大海的骨架,像一只被剥皮的虎
努力维护站立的姿势。但一切,都将是徒劳。
它的静止已是针里寂静的疼痛。时间把死亡
压进了它的身体,提走了它的血液。

整个黄昏我一直打量着这艘残船。当我老了
被大海痰一样吐出时间的门外
谁会在时间巨大的阴影中  再看我一眼

2003年9月

▉  简单的叙述:鲸鱼搁浅

2003年11月25日 
110只巨大鲸鱼与10只海豚
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洲西部海滩
搁浅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脊柱动物馆馆长说 
鲸鱼和海豚已死多天 
原因有二种
剧烈争抢食物离海滩太浅
或被逆戟鲸类赶到岸边

报纸的另一个版 
驻伊拉克美国军人17人自杀

2003年12月

▉  安  息

主总是在清晨四点多将我唤醒
迷糊  抽烟  而后逼我写作

我写不了什么  主的另一只手
拽着我的诗  停住它奔跑的姿势
如上坡的牛车  几年原地不动

仍需铆足吃奶的气力  主总是
让我的诗淋着向下俯冲的水
被海啸  风暴和大雨野蛮地打翻

我的诗窒息了呼吸
死在一盏灯的木核里
死在从心脏缓慢长出的红珊瑚里
死在海水和岛屿搭盖的黑房间里

主啊  我的诗
还死在一艘船又黑又小的灵魂中
又活在黄昏大海安详的血液里

2004年3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