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水滴十二下

第一滴,这片海域里一半的浪忽然尖叫;
第二滴,尖叫模仿着神的暗语,那是星光下发亮的词;
第三滴,词蜕化成歌声,飘进船仓,我的爱情漂流在水面;
第四滴,水面上鲨鱼游弋,它是大海舀水的一只银杯;
第五滴,银杯被神握住,海面与天空间上下,它装满了晨曦;
第六滴,晨曦中我爱着身穿淡粉色的女人,她低头偶尔微笑;
第七滴,微笑攀登一生的日子,这需要克服粘稠的艰险与时光;
第八滴,时光还未抵达晚年,船突然塌陷,我翻进了大海;
第九滴,大海看见我的爱情脸色苍白,旋涡中你摸到了命;
第十滴,命里有水滴涌向寡妇,她头顶的屋瓦覆盖着绝望;
第十一滴,绝望中谁能安抚一颗颤抖的心,水落下轻轻飘飞;
第十二滴,飘飞着是我的灵魂,被神握着,正数着波浪的睫毛。 

2002年6月

▉  搜  索

一个人在大风中搜索身上的水。溪边
水清澈见底;江里,水是呼啸的黄龙
咆哮而下;大海中,水是变化的幻影
有时,水是漫山遍野的火
当它们燃烧就是你所见到的海洋

一个人在血液里搜索身上的盐。在头顶
盐粗砺如墨;到腰的时候,盐成为春天
细微的花粉;再向下,抵达脚底
盐细无游丝,如同海边的十字星光
在夜空中微弱地发亮

一个人在金币中搜索体内的爱。青春时分
爱粗壮汹涌;中年时,爱混肴着
垃圾与谎言;再向下,爱在小小的钱包里
上下翻滚,仿佛一条鲨鱼
在老年的深海中茫然游戈

2002年8月

▉  水  迹

一滴海水爬进老屋潮湿的木纹。
像蝴蝶亲吻着花朵,你连续三次去摸大海
灰黑的脸。第一次,你摸到了大风,在风中
熟透的小鱼手挽手,如甜蜜的果实;
第二次,你摸到了衰老的身体,眼睛老花
嘴唇松弛,牙已摇动,头发们
逐渐发白。海水的伤口被自己舔干;
第三次,你摸到了什么?又干又瘪的
冰冷,但微微喘着粗气
----那是你湿露露的小父亲
正穿过黑夜匆忙回家。
他的高水靴携带着水,一滴滴淌在
院子里,留下的水迹至今未干。

2002年9月

▉  打  湿

我一直想抚摸出波峰的纹路。伸出三个手指
一粒海水滴下体内的盐。伸出五个手指
又一粒海水卸下它的苦。当我摊开了双手
把十个手指朝向了天空:
海水们纷纷脱下蓝大衣  露出嶙峋的骨头
----它们摇晃着泪水,吐出一堆干脸庞
那是我死去的兄弟。我从心脏里挤出一大块
波峰的血。此刻,大海啊,我筋疲力尽
用尽全身的血液,无法淹没
稍远一点的船底,将它们打湿

2002年10月

▉  血  缘

春节的影子开始临近,我和母亲在菜市场
缓慢移动。人群面包一样水中分散
又聚集。我们要购买海鲜丰富春节的厨房。
象石头打量风,去摸摸乌贼或者马鲛鱼的脸。
市场是一朵白昼开放的海浪,在布满人群的走廊里。
一个卖鱼滩的女人,头裹在床单里面,饱经风霜
说话就如同一个被砍下来的鱼头在泡沫中呼吸。
“一斤14元”, 红头巾下皱纹密布的嘴张着
她黝黑的皮肤上沾些鱼鳞,偶尔还闪亮。
“12元吧”,鱼腥味慢慢扭动细小的波纹
一丝丝铁针般的空气,弥漫在市场拥挤的上空。
象一个被砍下来的鱼头在泡沫中呼吸,这个
卖鱼的女人,突然宣告与我之间存在着远亲的事实。
“应该叫表姑”,她语气肯定,打开血缘秘密的决心
也很坚决。我,一个从远方回家的人,和卖鱼的女人
身上流着相同的血,血中敞着窗子,居然朝向同一片大海。

2002年12月

▉  光明与蔚蓝

黎明时我才来到光明的海边
主脚下庞大的薄雾已经散去。酝开的光
浸着淡淡的鸡黄,流出长条黄金

我渺小如同一朵年老的蜡烛
曾刻在火上。现在火发芽
红:这火在海浪的弧线
叶片和枝条边角,烫出一场风暴

“沿着风暴粗砺的大脚,人类都是
命运无辜的孩子”

太阳的黑大衣将我覆盖
在发霉的光线里,看
肥胖的海砺转身啜饮海水
风暴张开枯瘦的双手拥抱天空

主啊,跪在鱼的内脏里我反复祷告:
船会依旧停留在海边,光明还在锚怀中
爱将救活另一只僵硬的爱
与沉睡的云一起呼吸着海浪与往事

2003年2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