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当雪轻轻朗诵湛蓝的海水

如果雪轻轻朗诵湛蓝的海水
把这块海域覆盖成几粒小黄昏
把黄昏孕育  孵化成一窝窝礁石

如果雪高声朗诵湛蓝的海水
把礁石变成船骸的战马
把船骸挪开 腾出一团站立的风暴

如果雪失声朗诵湛蓝的海水
把风暴奔跑成我弯曲的命运
把命运点起  燃成三层嚎叫的浪峰

谁将在浪峰里高唱一首首赞美诗
谁站在海水的头顶舔到了生的蜜
谁  会卧在主的脚边安睡
当雪轻轻朗诵湛蓝的海水时

1999年3月

▉  一首渔歌的草稿

教堂起初是光秃秃的
仿佛开始生活的民族  赤裸着上身
黎明之血还未溅上冬天面颊 
月光是悲歌的另一个远方

“就一般建筑而言  它是工程学
熟练技艺的结果  并不是少数艺术家
冒险心理的产物”
大地挖掘不出更多的美
石块  连同建筑
在身躯沉淀下孩子的笑容
树木依次打开蓝色的雨点

此刻  我穿梭人生漆黑的深夜
对于生活  我们是多么的辛劳
又将如何自豪  太多缘由
贴近一尾鱼失败的眼神
一群呐喊  在飞身跃进生活时
还留下船下沉的嚎叫

渔谣诞生的夜晚
时间在海边倒挂悬起
这时  教堂随即布满这个民族
成为行进道路上最突兀的飞翔

1999年6月

▉  沙

沙,我印着血水的水砖石不能日夜建筑。
第一交响  海洋从世界的身体涌起,仿佛
          缤纷的昨辰走进中国画框
第二交响  灰白被装饰,墓地的死者沿
          菱形的时间聚拢
交响结束  我手捧海水,在往事漂浮的棺木上
          疼痛地喊你:沙  沙

海的白骨  带着洞口的楼梯是的我灵魂
三幢死亡之地跪向蓝色天空燃烧
那是我唯一留下的诗篇  在岸上  只献给你
沙,危险的征程行色匆匆

正是这种脆弱  狂风中花瓣似的死亡
在海洋的大屋顶上最后一次照亮我:
一丛丛水手与船只历尽沧桑
我们站在举世无双的水滴里

1999年7月

▉  我的童年抚摸着海洋的双乳

天色刚一暗下  渔村就要睡了
腥味透过老房顶上的黑瓦片滴下来
它那黝黑的宽大的脚步
不加掩饰  上来就踩了餐桌上一箩筐的水洞
一打红着脸的蟹  还在后悔自己的鲁莽
一阵海风在船眼惊跳 
灶里柴火忽明忽暗,几个人在喝酒
几条狗晃动着身影
几颗星照耀海面
当我的童年抚摸着海洋的双乳  慢慢成长时

1999年9月

▉  端午  海风吹过玳瑁的额

端午的风吹过玳瑁
端午的风吹过被偷窥的宫女
她脱下的长袖穿在玳瑁的身上

那群孤独的玳瑁在大风中  静止
端午的风  缓缓吹过
谁在珊瑚礁间扮演死神  成为海水的鬃毛

缓缓吹吧  端午的风
它们被死亡和美包裹的脸庞

一艘船沉没  一群人死去
一张高大的帆缓缓站起  在深海
在海浪的废墟里 高大的帆站起
----帆 高大的帆  站进了我们的血液
它依旧竖起挺拔的桅杠  航行
再航行

2000年2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