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打 捞

编织什么样的网呢  打捞一个粗砺的词
一朵连续咆哮的海浪
打捞上下潜泳的虎鲸  打捞船队和星辰
磨砺的旋律  为了留在海面上的指纹
打捞海草遗失的族谱  在离开故乡人的心上
安放好灵魂和海浪的诗人
打捞流过少女嘴唇的旋涡  秘密安葬好
镜子里睡着的天空  打捞海螺
让它在血液里嗡嗡作响  还要打捞
昨夜暴雨里吹破的帆  在死亡的脸上迎接黎明
打捞在词语里爆裂的核  和渔村里
孩子们身上的黑贝壳  让他们长大又回到童年

打捞一双强劲的爪子  让海浪
合拢时间和潮水之间的一轮日出

打捞礁石里的歌声  从石的心脏 
到盘旋石下水蛇的舌  打捞暗淡光线后
黄昏里的一声呐喊  空中的风
迎着太阳这些细小的风会蝴蝶一样微笑
打捞海里铁器和舰艇  罪过已经得到赦免
阴影侧面的魂灵  在惩戒的杖下谦卑
他们的焰光在静中坐久乃见  打捞洗濯后的
蜥蜴和二胡  卸下他们的吸盘与蛇皮 
还有鹰在水面上的愤怒  再打捞一小撮盐
给衰老 迟缓的老者  让他们穿过白昼
酝酿好下一个黑夜的草稿

打捞你一缕在暴雨中脱落的黑头发
为了爱  你的体内永远流着琥珀的熔岩

打捞一首不期而至的歌谣  否定
灯塔惨白的眼睛  打捞海底一口铜钟的耳朵
你看见明亮的海鸟  那里雕刻着
棕榈树失眠后的徘徊  打捞海岬怀里跳跃的
一轮弯月  她照亮过渔夫绝望的目光
“卷帘天自高  海水摇空绿” 打捞信天翁的
喃喃细语  他一生只有一个伴侣 
打捞午夜街道上  一阵阵砌着蓝色坟墓的噪音 
死去的渔夫  袒露的胸膛上有一只白鸥  空气充满
黑色的鸣叫   再打捞手牵手的红海滩和潮汐
和珊瑚同时滴血  成为海浪内部的一盏灯
打捞发芽的木桨  把它紧握在手心
虚拟出急促  将它收为儿子
和海龟一起漂泊  和绛色的星辰
还有透明的水母   不断在远处闪现

打捞腓尼基人第一次完成的环海航行
人类成为狂野的浪  手执耀眼的船纹金币

打捞一口潜水钟的面容  鲑人的下水的姿势
这些绽放的烟花
使你忽略了坠落的迅疾与残乱  打捞推开
世界一扇扇门的沧桑的手势  为什么
魔鬼的传说布满海面  人总要一次次抬起
惊讶的目光  再打捞海盗身上凌厉的海风
癫狂的波涛和殊死的搏斗  打捞喷溅的鲜血
吃老鼠肉甚至尸体的船员  刚刚熬过死亡的孤独
主啊  从阴影和光明之间
人能进入六月慢慢暗下的花园吗

打捞一群群仰天长笑的鱼  带着满身的腥味
撞进我书桌上的木纹和裂缝

打捞我血管里响着海浪拍岸的声音  清晨歌唱
白昼堕落  在她的枝叶里  海面蔚蓝
打捞一个少妇切开鱼翅后看见的彩虹  打捞
海豹滑进海洋的声响  灯塔亮起灯光
一个诗人和徐福在木箱子里寻找书籍和书稿 
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再打捞蚂蚁一样人的灵魂
那么多人灵魂挤着灵魂  利益贴着利益
肮脏的交易龌龊上演  在黑暗来临之前
谁能射出疯狂的海水  打捞三趾鸥幼鸟的饥饿
它们大面积失去食物  一天天吞食铁丝
打捞回归的海星鲜花一样的四肢  给她镶上
紫色的虫纹状花边  在粉红的底色  因为
大雨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打捞一只鲸  敞开它的教堂 浇灌
她自己的花萼  要它自己抚平自己的伤痛

打捞甲午海战耻辱的瓦砾  血和火的较量
和李鸿章一起裱糊大清朝这座破屋  打捞三叉戢 
从战士们的肌肉里抽出纱布  从潜艇的肺腑中
搬出威严和岩石  在水密舱壁远望军号的鸣叫
去倾听轰响  抹去被战斗摧残的死者的脸  打捞
浪花里的刀与剑  去啮咬巡洋舰与导弹的手 
和暴烈的硝烟一同潜进人类的贪欲 
给高飞的铁拳精致的鸟笼  再打捞
海盗的交易  劫掠财物后狰狞的笑声
把人质孤单的蜡烛在水面上点燃  远远飘去 

打捞几千年前溅进贸易衣襟的月光
在高高的阳台上  他们穿越人类黄金的领域

打捞瓷器  和瓷器里埋藏的海上丝绸之路
打捞商船  带领商船飞翔  飞向另一个天空  打捞
倭寇暗下的身影  他们战斗过一个国家的封锁
打捞背井离乡  打捞洋流和季风的躯壳  哪里有洋流
贸易的黄金就在那里点火  哪里有季风
就成为人的聚集地  打捞福船美丽的呻吟
在大风中展开“开洋裕国”的旗帜  再打捞弥漫
弥漫三只眼里大半个地球的茶香  像徒步的旅人
成为茶叶的碎片  让海浪被每一片碎片暗刻进心脏
打捞浑浊的月亮  和月亮下穿着丝绸的
五颜六色的人类  海水是一句温暖的祷告
给我们热  细腻和美  还有微笑时世界的神采     

打捞碑铭中遗漏的隐语  揭开犹太人神堂盛宴的夜色
还有多少秘密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  默默无语

打捞走过海面的一群牛  凝望古希腊众神的眼神
特洛伊遗址上谁看见了落日 谁就被海浪弯腰祝福
打捞柏树做成的木筏  大禹治水三年不入的木头门
今夜的海面是众魂的夜晚  海胛面色潮红
两个细长的海岸线  是我书桌前
两只高脚玻璃杯  盛满葡萄酒  修女们亲手酿造
在书桌上吐着泡沫  等待秘密的到来  再打捞
亚特兰帝斯滴滴淌落的植物  一颗巨大的眼泪
仰望月亮  那是一艘纸月亮
航行在古埃及祭司指引的一条航道上

打捞我浸透在海上膨胀的悲伤  挪动乌云
在枝繁叶茂的灰色的梦里点燃一团黑暗

打捞我的前世今生吧  打捞我身上滑落的
粗大的鳞片  我是影子  你是光
打捞我不识谎言的喉舌  在我的唇上
贴上蔚蓝的海岸  让她在太阳下
金碧辉煌  打捞我遗留在海边静默的面容
让他抽着烟  朗诵着福音书里涌动海水的诗句
打捞我写在海面上粗狂的字迹  我想要飞翔
但翅膀伤痕累累  打捞时钟上跑过的一架红马车
我是车夫  也是衰老的指针  在时间的内部
换回那些举起双手奔向海洋的岩石的血液  再打捞
我在海上鲸鱼一样孤独的背影  打捞我
响亮而沉重的呼吸  十多年来
放牧着自己的海豹群  和冰山相依为命
主啊  打捞我一条回家的道路 
我的家在海上  呼啸着明亮的海浪  海啊
伟大的海啊  海水多么洁白   星光多么灿烂 
爱你的人多么疲倦
爱你的人多么幸福

2010年6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