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被舞蹈的蓝海豹

1

火车站白昼里的一个痛哭者
被这个世界剥下的老人全身的血
无论是什么。嚎啕的老人看见了
被割破的旅行包
无声的洞口,在火车站的黑暗里
浸着贪婪的目光,加进了冷笑
一个,或者三个,偷窃者肯定鱼贯而出
把身无分文的老人丢在悲剧的水里

他的血液像海水一样苦涩
在火车站的月台上
血液将他的身体疯狂舞蹈

2

被舞蹈的还有
乡村清香的躯体
你一碰就会发出河流细小的流淌声

那个悲歌中的掌灯女人
她叫我小哥哥

她在街边试图拉着我的手,她妩媚
的目光里闪烁着一盏灯

她迫不及待,她要出卖的
已经廉价

她躺在城市阴暗的小床上
粗糙的液体凝固在罪与恶的前额

她的媚笑是一点点枯萎的夜色
即将开放成村头喜上眉绡的钞票

夜色在摇曳,钞票舞动
被舞蹈的是乡村清香的躯体

谁再碰就会发出河床干涸的哭泣声

3

第三粒蓝色的豹舞蹈在冰上
她的猎手蹑手蹑脚

像庞大的困境。她凹下自己的黑暗
面对镜子一片片脱下柔媚的容颜

还有比死亡更安静的事?
肥又小的躯体在刀尖锋利的白昼

舞动。她旋转肥小的舞步
如同在雷霆上种植一大片火焰与花朵

“挖陷阱的,自己必掉其中
拆墙桓的,必为蛇所咬”

针头布满雷鸣的掌声。此刻
谁掉入平静的绝望

谁就要用一生褪下体内的蓝色
燃烧吧,疲惫的血,她一伸手就碰到了

天空。她高举着自己的灵魂
努力喂足这个世界饥饿的光芒

4

其实被舞蹈的包括我
一点点细数荒唐的日子
我瞬间弥漫了自己的衰老

书房一张张挂着墨的容貌
体态不一。北京的雪飘在头顶,海水
在我的体内潮起潮落

伴随着星稀疏的光芒。罗盘
沉重而又庄严。我无法改变方向
摸遍衰老我只能

穿越墙壁探到那只海豹。我跳进豹
仰天长啸。月亮大口吐血,海面猩红一片

——命运是一只多么荒凉的词
住在词中我看见自己咬紧牙关无声舞蹈

2010年1月

▉  撤  退

也许我就是只裸红的龙虾
从海撤退到餐桌,十双筷子小兽样
马上挑走我的白肉。三聚氰胺依旧弥漫在
牛奶的思想里,黑心棉满身酒气
挽着染色馒头的粗腰,在歌厅里摇摆
可以使猪肉变成牛肉的牛肉膏,身披礁石外衣
一眼看去憨厚可爱。海风撞击着大理石墙
蓝色的海退到了城市的小裤裆中

2010年3月

▉  梦  境

“学会遗忘,在高处洒尿,无人的时候
翻硬币的另一面”。这是去年我在北京写下的
诗句。现在,这句诗粗砺的回声舞动腰姿,重新
进入了我的身体。我接着写:“黑暗里忍耐
学会看见一个老丐无法同情”。这句话今夜开始尖叫
在海面上劈啪作响。“学会眺望大海像吐一口痰
在城市阴影里,谁光明如一滴水”这真是一句
幼稚的话,我正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突然
大风骤起,巨石从诗句涌动,纷纷滚进我的海水。
“藏起刀和剑,阳光依旧照耀海上”为了阻止
猝不及防的灾难,我连忙念完最后一句诗。
巨石转身离去,大海一片平静。

2010年4月

▉  海  马

屋子里一定沉积着某种呼啸。整个上午
我一直被它牵着

海马包裹着一团宁静的呼啸
身体里海水的潮汐晃动

穿着铠甲,这匹马拒绝奔跑 
被一层骨环包围停留在风中

它的尾向前弯曲,如我曲折的
命运。长管状的吻总是让我看见了悬崖

上升或下沉。它的奔跑非常微小
一直这样摇晃,如众小神在海水里荡漾

也仿佛时间携带了受精卵,育儿囊里
它总会孵出一窝小海马

海马携带的宁静在屋子里呼啸
它在我的血液里孕育出一群微小的骑手

2010年8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