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诗人 > 正文

张幸福:99粒滴在灵魂里的海水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4 12:55:09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  昏  暗

我昏暗了红脚鲣鸟返航的路线,它是一块小冬天
我昏暗了一群30多年的海蛎,它太像一场恶梦
我昏暗了信天翁75天的孵化期,它的雏鸟破壳在远方
我昏暗了大眼睛的大麻哈鱼,它远征中最险恶的是人心
我昏暗了膨胀的河豚,它的美味和剧毒同样迷人
我昏暗了温顺的海蛇,它斑斓的鳞排列稀疏
我昏暗了湾鳄滴下的眼泪,它撕碎的孤独长相丑陋
我昏暗了一场暴雨里鲨鱼,它已经深陷在阴谋里
我昏暗了大海里微弱的光,它是潮汐的倒影
我昏暗了自己的心脏,它将跳动在伟大的蓝色中

2009年3月

▉  桃花珊瑚

如同天空移动云朵 草原移动羔羊

姐姐,粉红的姐姐
用血推开干花园的姐姐
残留大雨与风暴鳞片的姐姐
在浪花里雕刻红月亮的姐姐
建造群蜂坟墓迎风歌唱的姐姐
你的长发盘起  多像瘦小的黄昏

姐姐  早夭的姐姐
嫁给黑海胛的姐姐
被浪咬掉乳头的姐姐
全身凝住惊涛与骇浪的姐姐  
要用死澎湃伟大的蓝色吗
熄灭躯干里一场冰冷大火的姐姐
在波浪的丝巾上  谁种下一大片鲜红的血液

姐姐  我想轻轻移动往事
当你不疼时  轻轻移动着
如同天空移动云朵  草原移动羔羊
轻轻的  不留伤痕

2009年5月

▉  解开暴雨的衣襟

暴雨盘旋后降临:
一个老人从腥味的黑屋里醒来
他干枯的手摸过冰层
他半瞎的眼睛看见天空中的鲨鱼与灰烬¨¨

此刻,鲸鱼正穿起草鞋
穿梭在长满枝条的渔民,星光移开了婚床

从雨到海,从海到
北京的雪
从雪到雪。此刻,雪
在北京的家里盘旋,咳嗽和沉睡
早醒的老人,消瘦的锚陪伴他散步
我用颤动的手,缓慢解着这场暴雨的衣襟

2009年8月

▉  在三沙

一个人,在黄昏里呈现一生的昏暗
一个人,顺着海退潮的方向爬起皱纹
一个人,在地铁边忽然手抖,不停散发海腥味

坐,黑夜的小海湾,十多只老鼠
湿漉漉的老侦察兵,围绕垃圾贪婪觅食
坐,已被遗忘的柴油发动机
将从白昼带回轰鸣声,你要把它在天边埋好
坐,灵魂路灯下模糊可见
坐,堤坝边的垃圾,白花花的纸屑,避孕套
53艘船聚集岸边,旗帜飘扬
一条街上两家被挤满的发廊
会和你一起填满渔村的小鱼篓

两条小街依旧狭小繁华
一颗38岁的海螺还用盐水洗脸
一阵瓶子被砸碎的声音将沸腾窗前
我们已逼近海水内浑浊的美
两名垃圾工,和黑暗中飞翔的海水
划破寂静:转身离去的人,敌不过大海
必须消失渔村的尽头
与大海一起消失在自己的尽头

2009年12月

相关热词搜索:张幸福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雕刻青春时光:陈团初诗歌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