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随笔 > 正文

谢长安:当泰姬玛哈已成往事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7 14:03:26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今年五月,从遥远的天竺飘来一叶邀请函,这是来自泰姬玛哈皇后的邀请,来自泰戈尔诗神的邀请。三个月后,我将远赴印度参加27届世界诗人大会,三个月后,我将踏着玄奘的足迹西行。

    四大文明古国的光芒永恒传耀,世界因此没有长夜。
    生在长江流域的我无数次在梦中神游过另外三个国度,回到古巴比伦,悬空而赏万卉,到埃及,登临金字塔,泛舟尼罗河。或是到印度,站上孔雀王朝碧蓝的城堞,闻一闻贝叶经的梵香,看一看与诸神同在的孔雀与象群。
    今年五月,从遥远的天竺飘来一叶邀请函,这是来自泰姬玛哈皇后的邀请,来自泰戈尔诗神的邀请。三个月后,我将远赴印度参加27届世界诗人大会,三个月后,我将踏着玄奘的足迹西行。
    就要去亲近梦中的文明之源,欣喜中带着几分惶惑。印度早在公元前2300年就产生了“哈拉巴”文化,并诞生了号称“青铜时代的曼哈顿”的摩亨·佐达罗城。这个古国现存有金庙、  密纳克西神庙、古特伯高塔、阿格拉城堡等伟大的文化遗址。北部号称大理石之梦的泰姬陵更是一座爱的丰碑,旷世独立。
    受到邀请的中国诗人共有八位,分别来自北京、江苏、安徽、四川、湖北。8月29日,我们从全国各地齐聚香江,8月31日从香港出发,在吉隆坡转机,到达钦奈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1点了。接站的印度友人早就候在机场外了,他们为远方的客人献上芬芳的栀子花。大家乘坐诗会主办方的白色老爷车进入钦奈市区,千万盏灯火在完全陌生的国度流光四溢,迎面而来的街楼上高悬的广告牌上有印度宝莱坞的电影明星,有英语字母和印地语字母。半小时后,我们入住SAVERA宾馆。一个黑皮肤的服务生帮我把旅行箱搬到808房间,他的祖辈是亚该亚人、多里安人或是雅利安人,我确信自己是真的到印度了。打开窗,依稀能看到椰子树的枝叶伴着星光,印度已经入睡。
    翌日八点吃过早饭,各国与会诗人先在宾馆大厅集合,然后分乘三辆大巴到本届诗歌大会主会场,一路上受到了印度友人的夹道欢迎。开幕式热烈盛大近乎奢华,大型的歌舞与瑜珈表演令人遥想起一个古国昔日的辉煌,在孔雀帝国的全盛时期,印度有70万军队,配备9000头大象,1000辆战车。开幕式上神骏的马匹让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盛况。
    中午吃咖哩饭,印度人都用手抓食,引得其它各国诗人纷纷侧目。其实我们的先祖都曾用手撕扯过血淋淋的兽肉,只不过后来选择了以箸代手。而在古老的印度,很多人至今还秉承手抓这一原始取食方式,这是一种传统,一种习俗,和使用筷子刀叉进食并无好坏优劣之分。
    下午参观钦奈市,我看到了灰蓝色的孟加拉湾,海鸥漫天飞旋,几头犄角很长的牛卧在海滩上。上百户贫民居住在海边的草棚里,他们和火鸡山羊生活在一起,鸡与海鸥与小孩共同抢夺一粒粮食。不远处便是富人的别墅,掩映在鲜花丛中,贫富只在一步之遥。印度大部分民众信教,哪怕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们,脸上也始终浮现超脱的微笑。在印度,信仰曾无次战胜过贫穷。
    晚上,在一个四周丛林环绕的音乐厅里看歌舞表演。为我们表演的是钦奈一个艺术学院的学生,其中有不少欧洲人、澳洲人、蒙古人,为了学习南亚舞蹈,他们不远万里来到印度。
    第二天上午举行诗歌朗诵会,各国诗人都以本民族语言声情并茂地演绎各自的代表作。我朗诵了《故宫钟表展》,唐的时间,宋的时间,卧莫尔王朝的时间,古希腊城邦的时间都在这里交汇。
    午餐后听民乐演奏,印度是个崇尚音乐的国度,民族乐器非常复杂。有西塔琴、班舒李笛、潘查鼓、陶壶鼓、香可汗、史力休燕、脚铃等,其中很多出自或改进于宗教乐器,它们与中国的埙箫锣钹编钟琵琶同样婉转祥悦,象徵宇宙生生不息,不管喜悦悲伤,虔敬崇美,都在于昭示一种永恒之爱。
    九月三日上午,闭幕式结束,诗会主办方开始安排与会诗人旅游观光,旨在进一步了解印度的人文风情,历史底蕴。为方便大家游览,主办方还特意为我们配了专车和导游。
    下午去一个石头庙宇参观,庙前那些石头雕成的狮子大象威武而壮丽。当地土著居民头戴孔雀羽毛载歌载舞,欢迎我们的到来。
    傍晚到孟加拉湾一个海滨度假公园休息。各国诗人表演节目,蒙古舞蹈,墨西哥民族乐器演奏应接不暇。中国诗人不甘落后,都登台一展歌喉,我也中气十足地吼了一曲《短歌行》,短歌行的歌词写于一千多年前的东汉时期,极其雄浑苍劲。与会中国诗人选唱的歌曲大都高亢激昂,我们因此被各国同行戏称为中国炸弹(ChieseBomb)。
    吹着海风,听着涛声,举目仰望星空,恍惚看见孔雀翎、象牙杯迎风而舞,丝绸路上的驼铃,求经僧侣的佛号不绝于耳,海底便是无尽的沉船与青瓷了。望过去是南洋,是泰王的宫殿,然后是中国南部,我的祖辈在江南铮铮铸铁。
    斗转星旋,海天相依,北非海岸的猴面包树,印度海岸的菩提树,中国腹地的大槐树,两两相望。那些彼此眺望的人,守望了一个秋季,又一个春季。倘若是宋的词人至此,无处寻烟雨江南,桃红柳绿,却也伴椰树长影整夜拨琴弄箫。倘若是唐的诗人至此,虽不见瀚海之磅礴,盛世之沧桑,却也能举金樽踏碧浪,高歌出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离海岸线一百米的海滩上有一片草坪,草坪两侧各有一头白玉雕成的大象。晚餐是盛大的海滨酒会,各国诗人席地而坐,在绿茵上尽情欢饮,不同肤色的手臂交错在一起,互相举杯致意。银河耿耿,云淡风清,星星都掉到我们的玻璃杯里了。不分国家种族,大家以酒觞为舟楫遨游五湖,畅谈友谊与和平,今夜,孟加拉湾属于诗歌,印度属于诗歌。
    夜深抵达一个海边旅馆,屋里奔走着蟑螂与璧虎,因为热带气候的滋养,两种生物都比温带的同类大了一倍,然而在如此惬意的夜晚,它们非但不显得可怕,反而涌动着一种雄健之美。
    早上六点起床,去海边散步,倦了便躺在几株椰子树之间的吊床上,享受孟加拉湾特有的天蓝色阳光。
    八点,品尝印度特色浓郁的早餐。有种马铃薯和黄饭制成的食物叫poha,又香又辣,还有羊奶芝士乳酪,酸酸的很开胃。
    十点,大巴车穿过一条两侧凤凰树艳红如火的大街,到达一个瑜珈大师的故居。我们虔诚地脱鞋进入庭院,院里的大水池里漂满了花朵,大家都把神水点在自己额头,以祈幸福安康。瑜珈是追求自然的一种和谐,需要习练者心无旁骛,最后进入出神或入迷状态。这和中华武术传统的气功导引有异曲同工之妙,中华武术的最高境界是物我两忘,天人合一。二者都完美地体现了一种宇宙精神。我向这位不知名的前辈行了中华武术里特有的抱拳礼,以示尊重与缅怀。
    下午四点到达一处极其宏大的寺庙,祥云绕在庙顶,瑞鹤环飞。诸天的慈悲都悬在这里。在大如须弥山的佛像面前,凡人立即就小下去,成为沧海一粟。我们按当地风俗赤膊进入庙里,每人得到一匹金光闪闪的绸缎。
    晚上九点半到达一个小镇,我们踏进旅馆门便受到礼遇,几个印度人把一种红色的泥状物点在我们眉心。听随行的印度诗人讲,这是向我们表示礼佛和尊敬,是用姜黄根磨成粉,加上熟石灰和水拌匀,变成红色膏,涂在前额眉心,可以辟邪、吉利、祈福、保平安。
    此情此景便如泰戈儿在一首诗中描述:

    我从来不曾见过的人们,
    把友谊的痣,点在我的前额上,
    还称我为自己人

    晚餐有炸面包圈和“加巴地”小薄饼,我们一边品印度美食,一边欣赏乐器表演。
    9月5日清晨出发去一处寺庙,这个寺庙全由巨大的石块堆砌而成,庙顶的神像则由混合材料垒积而成。庙前有一头大象,这蓝黑色的庞然大物时而扬起长鼻子哼歌,时而晃起蒲扇般的巨耳作兴高采烈状,各国诗人兴奋地列队与大象合影。
    下午两点到一处宾馆吃午餐。宾馆很豪华,午餐很丰盛,而这周围却生活着很多贫困的人。男人们遍体尘埃、席地而卧,女人们就蹲靠在路边墙角一面奶孩子一面生火做饭,棕榈树间的锈钢丝上挂着破败的被褥与尿布。
    印度从前实行种姓制度,这是造成人们生活水平悬殊的根源之一。当时,肤色是促进等级划分的一个基本因素,梵文中的种姓——“瓦尔纳”一词,意即“肤色”。祭司为婆罗门,武士贵族为刹帝利,农民为吠舍,第四种姓为首陀罗。我们现在看到的路边皮肤黝黑的人群便是当年的首陀罗阶层了。
    这里到处是空荡荡的宾馆旅店,而那么多的人民无家可归。“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诗歌不分国界,杜子美若到印度,仍将涕零生民多艰,奏响这永恒的博爱之歌。
    围过来几个衣不蔽体的儿童,他们向我伸出黑瘦的小手,希望得到一个笔记本或者一枝钢笔,一双双纯澈晶亮的眼睛闪烁如星。这星光照亮天空背后残破的教室,朽陈的课桌,一群趴在沙地上用树枝练字的学童。各国诗人睹景伤情,都禁不住默然心酸。而南印度有更多的孩子甚至还进不了学校的大门,这种现状更是令人扼腕叹憾。我给了孩子们几张卢布,可惜我帮不了更多的人。
    不愿离去的孩子望着我的照相机,两眼迷茫,待我向他们展示了相机的功能后,这群篷头稚子纷纷向我涌过来,争先恐后地挤到我身前。我一下又一下接连按着快门,不忍心拒绝任何一个孩子的请求,直到导游第五次催我离开。
    午休后,开车去看一个天主教堂。教堂是英国殖民时期的产物。印度国内同时存在多种宗教,而各种教派如今都能够和谐共处,这也体现了印度包容的宗教政策。
    下午,我们乘坐的大巴车爆了车胎,修车耗去很多时间。到达目的地就是晚上九点了。计划里本来有各国诗人与当地总督的联欢活动,由于时间太晚而取消。
    9月6日,大会最后一天。 上午到一个水电站参观,大坝旁边有一个公园,园中嬉戏着许多猴子,它们像峨眉山上的同类一样,热衷于与游人打闹。
    组办方因故没有安排我们参观距此不远的蛇园,莫免有些令人遗憾。
    离开水电站,直接去一个高大的木棚里吃午餐。有印度美女给每个诗人戴一个茉莉花环,饭后我们荡着秋千,喝了新鲜的椰子汁。
    夜晚8:30到钦奈。至此,诗会全部结束。大部分与会诗人会在今晚离开,而中国大陆诗人的印度之旅仍在继续,我们还要去北部瞻仰被誉为大理石之梦的泰姬陵。

    9月7日上午我们到钦奈机场,飞往新德里。
    中午12:00抵达新德里,新德里的绿化几近完美,楼房全掩映在热带树木之中,我们便像是在原始森林里穿行。
    9月8日去泰姬陵,泰姬陵离城区很远,一早从新德里出发,需乘车五个小时方能到达。

    靠近泰姬陵的地区三天前曾发生过暴乱,报纸上的这条消息莫免令人心跳加速。导游也告诫大家在景区不要单独活动。同行的老诗人抚摸项上佛珠,念着佛主保佑。
    正午时分,远远看到一条波光闪闪的河。导游告诉我们,那叫亚姆纳河,是恒河的支流。
    导游还告诉我们,泰姬陵就在前面了,泰姬是皇冠的意思,陵园里的殿堂、钟楼、尖塔全是大理石所建。
    离泰姬陵还有两里地,旅行车便停了下来,原来印度政府为保护泰姬陵不受污染,不允许机动车靠近陵区。我们每人花一百卢布,改乘马车前往大门。
    大家由西门进入,西门是泰姬陵的正门,材料是红色砂岩,高大雄奇,气势恢宏。
    进门是一个大院,院中央生长着一株苍翠的大菩提树。两只绿鹦鹉在青枝上漫步,还有两只皮毛光鲜的松鼠在虬干中央追逐,一点不惧怕游人,它们像小行星般永远环绕在泰姬陵这颗艺术恒星周围。
    这使我想到了中国易经中的保和二字,回想起此次印度之行,大街上随处可见马驴漫步,牛羊愉快地在公园里嚼着青草,没有任何人去惊扰它们,四处是和谐安详的图景。
    经过菩提树,再穿过一道石门。我们就看到泰姬陵了,她向着我们微笑,翩然飞来,飘至眼前却如瑜瑾穿空,壮美无瑕,纯白的主殿圆顶尤似苍穹云絮,迷人的鸥鸟翔过头顶,羽翎反射出月长石、紫水晶的光芒。
    泰姬陵的前面是一条清澈水道,水道两旁种植有花果树和松柏,分别象征着生命和死亡。
    青波微摇,水里也有一个泰姬陵,它与陆上的那个争辩,与天际的那个缠绵,三者风姿绰约,交相辉映,美得令人窒息。
    泰戈尔说它是时间面颊上的一颗泪水。
    而所有的印度人都在诉说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美艳绝仑的泰姬玛哈因难产而死,“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第五代卧莫尔国王沙加汗王悲痛欲绝,为纪念爱妻,他大兴土木,发誓要修建天下独一无二,能与妻子容貌相匹配的陵寝。
    泰姬陵从1631年12月动土,直到1648年才完工。由2万人的队伍辛苦劳作了22年。宝石、石头、金银、钻石、翡翠、红蓝宝石从中国、缅甸、波斯、巴格达、欧洲等地输送过来。
    后来沙加汗王被篡权的儿子囚禁在阿格拉城堡,这时,泰姬陵已经建成,沙加汗从窗户里远远看到妻子的陵寝,便是看到泰姬玛哈在那边临风曼舞。泰姬玛哈无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去往天堂几十年了,爱人的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她半步。
    向泰姬玛哈的美丽致敬,向沙加汗王的痴绝致敬,向一段地久天长的爱情致敬!
    继续信步怀古,泰姬陵西厢是清真教堂,东厢是客房,这些建筑同样精美。
    临行,我采集了一枚风中的菩提树叶,把它带回中国,便是一件最珍贵的纪念品了。

    9月9日,我们到新德里市区参观。依次游览了总统府,印度门,胜利塔,甘地故居,购物广场。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莲花寺,整个建筑如同一朵圣洁的莲花盛开在南亚细亚。
    9月10日,从新德里返回钦奈,晚上10:00,由钦奈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

    和来时一样,带我们离开的飞行器底下再一次灯火阑珊。那滴时间面颊上的泪水便淌在身后了。

相关热词搜索:谢长安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胡翔:我看《名人笔下的丰都》
下一篇:张后:诗人笔迹——聊几句杜甫和他的草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