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随笔 > 正文

谭延桐:他不是你的耳朵认识的那个阿甘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6 23:41:13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望着窗外,像是望着一扇门……门掩着,心却始终敞着,一些光却总也飞不进来,这就奇怪了啊。飘过来飘过去的那些白衣服,怎么也让他想不到,那是白衣天使,倒是让他想起了白日子,白得有些瘆人的白日子……唰一下,眼前就不再是过去的那样的五颜六色了,这时候。

    他长得什么样子并不重要反正他有他的样子。并且,我们一眼就能认出是他来。倒是,他自己一时认不出自己来了,原因是,梦总去纠缠他,最后,他就被那个以假乱真的梦劫走了,不知去向了。

    具体地说就是,他每夜都把自己踢下床,趁自己睡熟了的时候。踢下床的目的,好像是为了给另外一个自己也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超我和他的梦腾出一个地方来。这一腾不要紧,梦就有了可乘之机了。梦让他跑,他不得不跑——肯定是由梦变成的一阵风带动起来的——跑来,跑去,他就摔了一跤。摔了一跤这也是难免的,可他不愿意接受这个“难免”,坚决就是不愿意接受。因为,他摔断了腿,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一个具有丰富的跑的经验的人却摔断了腿,这多少有点儿让人难以置信,他就是这么想的。结果就,腿之前还是好好的可一眨眼就不再是好好的了,耷拉着了,没了以往的力气和精神了,像是它本不想太辛苦硬逼它太辛苦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直到这时候,他才直后悔,后悔不该那么跑,也就是说不该中了风的魔咒似的疯狂地跑。乐极生悲,他的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这个词,像一阵山呼海啸孙悟空突然从石头里蹦出来了一样。他趁机一遍又一遍地打量着、复习着这个词,打量得很认真,复习得很仔细。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全神贯注地面对这个词,多少年来,第一次,这是真的。可只苦不乐,又叫什么人生?他想不通。想不通的事情就暂时先搁下,这他懂。连这点小意思都不懂,就白活了啊,他一笑。笑里,带着四五斤自嘲,他的心里有杆秤,称得出。

    他来不及洗去脑子里那些纷纷纭纭乌七八糟的,就不得不去找医生……在现实中做了接骨手术,却像是在梦中做了接骨手术——梦和现实,有时候是很难分得清的,直到这时候他才猛然醒悟——骨这东西也能再接上,这么说医生就是焊工?他又一笑。这次笑得,快要及格了,却仍然没有及格。上帝看在他还能笑或者笑还能继续在他脸上工作他却毫不拒绝的份儿上,也只给了他一个59分。59,这个数字,他琢磨不出,它的符箓一样的深意。也懒得再去琢磨了,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马上去琢磨,实在是,刻不容缓。

    望着窗外,像是望着一扇门……门掩着,心却始终敞着,一些光却总也飞不进来,这就奇怪了啊。飘过来飘过去的那些白衣服,怎么也让他想不到,那是白衣天使,倒是让他想起了白日子,白得有些瘆人的白日子……唰一下,眼前就不再是过去的那样的五颜六色了,这时候。生活这东西,没法儿说,无论一个人长着多少嘴巴。其实他完全可以把那些白衣服和白云朵联系在一起,如果这样,可能就好多了,可是他来不及这样去联系。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而是真的来不及。时间不帮他,在这关键时刻,他也没办法。毕竟,他不是一个“办法制造商”,从事的也不是“办法”这样的职业。这也就注定了……实在是一个晦气的注定。很多事情,都是这个莫明其妙的注定给败坏的。

    但他,还是爬了起来。至少,心是爬了起来。

    太阳没有闭上眼睛月亮没有闭上眼睛星星和远远近近的灯就更是没有闭上眼睛。一切照旧。日月的梭子照旧会织出一些明亮来。明亮像是粘合剂,在粘合着一些什么。是什么,零零散散的,他总也看不清。倒是有一双眼睛看清了他,那是他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深藏的内心的眼睛。

    哗啦一下,有一样东西开了。不是盛开,是捶开。他一用力,自己的生命就变成了一把无比坚硬的锤子。剪刀……包袱……锤……他和生活继续,继续做这极其简单的游戏。造化总是喜欢做游戏……想到这儿,他脑子里的红灯就亮了,亮得跟兔子的眼睛似的。兔子跑吧。他继续想,不顾红灯亮着,继续想,就想到了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的“兔子三部曲”……也许,每个人都有类似的“三部曲”吧,他这样想,想得风起云涌。

    三部曲。新道理啊。接骨,把一个骨折了的新道理也一并接上了,这还真是不错,不错的事情就这样终于发生了。拽了一下,还很难拽得开,就是海格力斯那样的大力神也很难拽得开。因为他很不放心,才想到了拽这个动作的,并迅速地把拽这个动作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出来。生活总是让人很不放心,特别是未来的生活,他在风中,就这样琢磨着。

    比比看,他还是这样决定。多少年后,产品检验的时候,就该是过关的。这不是一个梦。至少,不是摔断了腿的那个梦。他在心里写下了这个“但愿”。如果灵府不是沙漠的话,“但愿”这两个字,就不会被时间的洪水说冲走就冲走了,他这样琢磨着。从来没有像当下这样一下子琢磨这么多的事情,他快要成了一个琢磨的专业户了。一笑,他。

    他长得什么样子并不重要反正他有他的样子。如果你不知道他的样子也从来不认识他,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不必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想象他的样子。他的样子,其实,就是你的样子: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就是你的样子。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的样子么。

相关热词搜索:谭延桐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叔兮伯兮:想来我其实亲历了诗人辛酉之死
下一篇:朱应召:倒在生活和梦想中的诗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