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海烟云 > 正文

曾国藩与波伏瓦:他们的时代 我们的时代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7 19:22:35   来源:钱江晚报   评论:0 点击:

曾国藩教中国人怎么做人,当然他主要是教中国男人怎么做人做官,可能因为曾国藩没有想到要教中国女人如何做人,于是遥远的法兰西女子西蒙·德·波伏瓦来了,被称为“女性圣经”的女权著作《第二性》全译本最近出炉。

    曾国藩和波伏瓦。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中国人,一个法国人。他,生于1811年;她,生于1908年。他们几乎相差了一百岁,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却在我们的时代,在我们几乎同时的热切关注中艳遇了一回。

    曾国藩教中国人怎么做人,当然他主要是教中国男人怎么做人做官,可能因为曾国藩没有想到要教中国女人如何做人,于是遥远的法兰西女子西蒙·德·波伏瓦来了,被称为“女性圣经”的女权著作《第二性》全译本最近出炉,同样在11月,曾国藩这个名字因为他200岁的生日再度火热。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他们在自己的时代,都以立功,立德,立言的方式为自己的时代留下了些痕迹。直到今日,我们当下的男人女人们仍将他和她尊为文化教主,读他们的书,接受他们思想的洗礼,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就这么兼容并包。在今天的“博”时代,如果曾国藩和波伏瓦同时成为微主,不知谁的粉丝会更多?

    他。写了许多的日记和家书,在身后被那些想改变自己命运,改变中国命运的国人读了又读,无论是梁启超还是毛泽东都很欣赏他。他作为大儒大官、太平天国运动镇压者和洋务派改革者的人生传奇被后人一再书写、解读,作为对当下仕途与商界中人走向成功的观照。

    不知何时起,读曾国藩变得时髦又实用,中国的仕途与职场中的成功人士们,不少人枕边都有一本曾国藩。曾国藩家书的内容涉及学习、修身、家族、教育、职场仕途、领导力、用人、财富、社交、养生等十个方面,被当下的追求成功者奉为个人成功的必修绝学。有消息称,《曾国藩家书》中的名言名句已经成为现代博客、微博转载转发最多的内容之一。

    她。和萨特一起创造了一种新的爱情模式,叫契约式的爱情,她推动了一场运动,叫女性解放运动。如果不提她追随萨特成为存在主义文化运动的第三四号人物,她也已经足够伟大。存在主义思潮或许只在一个时期流行,而女权运动,以及对女性命运的探讨,依然是当下的世界性课题,在地球上的很多国家,女人只是女人,而不是“人”,女性尚不能成为一个大写的“人”而存在。占地球一半左右人口的“第二性”,总觉得自己的性别和身份不该是低于男性“第一性”的第二性,只要“二”的问题没有解决,波伏瓦就不会成为过时人物。

    我清晰地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些夜晚,老译本的《第二性》在我们大学女生寝室传阅,几乎每个女生都狠狠地读了一遍,结果是它启蒙了我们的思想,成为我们女生寝室夜谈会上分贝很高的热烈话题。那时的我们青春激情,自感前程无量,同时妻子、母亲等未来的多重角色也使我们心生恐惧,那时我们需要的当然不是曾国藩,而是比我们智慧的女性精英波伏瓦。弗吉尼亚·伍尔芙告诉我们,“女人必须有一间自己的屋子。”而波伏瓦说,女人的“第二性”是后天形成的,这位漂亮矫健的女士正好成为我们青春期的一个隐形的对话者。

    让我们一边穿越,一边思考吧。曾国藩时代的中国女性,是裹着小脚足不出户的某某氏,波伏瓦出生的1908年是中国的晚清,曾国藩已经死去,他带着一个儒者,一个文人士大夫对一生的沉思和晚清王朝未来的沉痛忧虑入土为安,以今天的眼光看,他是一个相当靠谱的男人,除了晚年也有暖脚的小妾外,他几乎是一个道德完人。而她个人生活方式上的惊世骇俗,放在当下仍是非主流的前卫。

    但是,他们就这么如艳遇般相遇在中国的当下,相遇在年轻人和中年人都普遍焦虑的中国大都市,相遇在男青年和女青年都因为生存竞争“鸭梨很大”而吼出“宁愿在宝马上哭”、“求包养”的相亲节目和西湖国际音乐节,相遇在男人和女人们一起角逐的中国官场和职场,相遇在同一户杭城中产家庭的书房,他们有可能是当下男女奋斗者们的一剂良药,但更多的时候,他们都是一碗“心灵鸡汤”。

    心灵鸡汤也不错啊,是鸡汤么,总是有营养的。(张瑾华)

相关热词搜索:曾国藩 波伏瓦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陈寅恪与钱钟书:一个隐含的诗学范式之争
下一篇:盛唐大诗人李白杜甫为何推崇南朝诗人鲍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