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海烟云 > 正文

给你台阶你不下:朱元璋腰斩诗人高启八段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19:04:27   来源:新诗代综合   评论:0 点击:

高启之死,吴晗在《朱元璋传》里这样表述:“苏州知府魏观把知府衙门修在张士诚的官殿遗址上,被人告发。元璋查看新房子的《上梁文》有‘龙蟠虎踞’四字,大怒,把魏观腰斩。佥事陈养浩作诗:‘城南有嫠妇,夜夜哭征夫’,元璋恨他动摇士气,取到湖广,投在水里淹死。

  高启是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与杨基、张羽、徐贲称为“吴中四杰”。毛泽东曾在高启的诗前注:“高启,字季迪,明朝最伟大的诗人。梅花九首之一。”并在“伟大”下面,重重划了一道横线以示强调。高启的诗兼采众家之长,无偏执之病,雄健有力,富有才情,开始改变元末以来缛丽的诗风。但高启才高命短,在还未能熔铸创造出独立的风格,年仅39岁时就逝去。
  
  对于高启的才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也有评论,说因其“行世太早,殒折太速”,“未能熔铸变化,自成一家”。  
 
  
  “行世太早”太早是多早呢?高启又是如何殒折的?明代祝允明写《野记》记载:“魏守(观)欲复府治,兼疏溶城中河。御史张度劾公,有‘典灭王之基,开败国之河’之语。盖以旧治先为伪周所处,而卧龙街西淤川,即旧所谓锦帆泾故也。上大怒,置公极典。高太史启,以作《新府上梁文》与王彝皆与其难。高被截为八段云。”明代李贤《古穰杂录》也有类似的文字记载。
  
  高启是1374年被腰斩的。高启究竟犯了什么大错,以致龙颜如此大怒,被处以极刑腰斩也罢了,还一斩被斩成八段?“腰斩”本来就是一种颇费功夫的酷刑,远不如砍头那样让人死得痛快,被斩成两段就已经让人死得够煎熬的了,如今来个腰斩八段,一段一段锯劈下来,得需要多长的行刑时间啊,一时半刻断不了气的受刑人又该受多少的罪过,估计高启早料到如此,必早早自尽得了。朱元璋因何对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高启下如此狠手,之无所不用其极呢?
  
  高启之死,吴晗在《朱元璋传》里这样表述:“苏州知府魏观把知府衙门修在张士诚的官殿遗址上,被人告发。元璋查看新房子的《上梁文》有‘龙蟠虎踞’四字,大怒,把魏观腰斩。佥事陈养浩作诗:‘城南有嫠妇,夜夜哭征夫’,元璋恨他动摇士气,取到湖广,投在水里淹死。翰林院编修高启作《题宫女图》诗:‘小犬隔花空吠影,夜深宫禁有谁来?’元璋以为是讽刺他的,记在心里。高启退休后住在苏州,魏观案发,元璋知道《上梁文》又是高启的手笔,旧恨新罪一并算,把高启腰斩。”
  
  吴晗《朱元璋传》所述之事发生于洪武七年(1374),即“魏观案”。说的是苏州知府魏观将府衙修建在张士诚宫殿的遗址上,被御史张度污为“兴灭王之基,开败国之河”;魏观被杀,高启因为为魏观撰写《上梁文》,其中有“龙盘虎踞”等句,触怒了朱元璋,一并被腰斩于南京,大御八块。当时惨遭杀戮的还有王彝等众多文人。
  
  旧时盖房子,上梁被视为屋顶的关键工程,不仅要烧香烛奉三牲,还要请文人动笔奉上一篇《上梁文》。魏观修建府衙当然也不会例外。只是魏观不该将府衙修建在朱元璋的曾经的对手张士诚宫殿的遗址上。朱元璋对原来张士诚的属地江苏南部的老百姓,一百个不放心。朱元璋刚坐上龙椅,对曾经的对手张士诚的属地——吴地的黎民百姓是不够放心的,担心百姓依然怀念这位张王。据明代杨循吉在《吴中故语》中说,吴地的人们依旧偷偷地给张士诚烧“九四香”(张士诚的小名叫张九四)。魏观将府衙修建在张士诚宫殿的遗址上,不是找死吗?只是没想到把高启也拖下了水。
 
  其实,高启不写《上梁文》,也会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明初时,高启曾应召赴南京参与修撰《元史》,后任翰林院编修。1370年,朱元璋就拟委任高启为户部右侍郎,他固辞不受,孤高耿介地返青丘,以教书治田自给。
  
  朱元璋打下了这片江山,还得巩固这片江山,让天下贤才为他所用,高启的不肯合作,当然让朱元璋心里不爽。洪武元年,朱元璋下《谕隐逸诏》:“朕惟天下之广,固非一人所能治,必得天下之贤共成之……然而怀才抱德之士多隐于岩穴……今天下甫定,日与诸儒讲明治道,启沃朕心,其敢不以古先哲王是期?岩穴之士,有能贤辅我,以德济民者,尚不吾弃。故兹诏示,咸使闻知”此时的话说得还算客气,但洪武十八年,另颁布《大诰三编·苏州人材第十三》里口气已硬了很多:“呜呼!‘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成说其来远矣!寰宇中士大夫不为君用,是外其教者,诛其身而没其家,不为之过。”也就是说做隐士不肯出来为皇帝效力的,付出杀头,抄家,族诛之类的代价也不为过。
  
  所以说,高启之死,并非因苏州知府魏观“浚河道”与“修府治”之举措所致,而是朱元璋借机报复高启等江南士子的一个幌子而已。世人称高启诗《题宫女图》:“小犬隔花空吠影,夜深宫禁有谁来”暗讽宫闱秘事,以致招来杀身之祸更属穿凿附会,朱元璋不过藉“魏观案”来警告江南士子,不合作的下场就是如此罢了,可以说高启不过是朱元璋杀鸡给猴看的牺牲品而已。

相关热词搜索:朱元璋 诗人 高启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沈从文:新诗的旧账——并介绍《诗刊》
下一篇:谁最有资格做诗人徐志摩的妻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