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海烟云 > 正文

对话康震:才女李清照,多少事欲说还休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18:28:00   来源:新诗代综合   评论:0 点击:

提起古代出色的女性文人,大多数人会想起李清照,会想起她那“此情无计可消除”的情致,是那么风花雪月,飘渺离尘。但你是否知道,这样一位以婉约词见长的词人,却生逢乱世;有着童话般的婚姻,却暗藏潜流;有着孤标傲世的性格,却饱受非议。

    她的性格特别执拗

    “人比黄花瘦”的闲适,“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迈,都在李清照的词中有所展现。到底哪种风格才是她最擅长的?她的性格是否决定了词风?康震在书中对此一一加以剖析。李清照的性格,令她的词流传数百载,却也令她的举止承受了世俗的白眼和嘲讽。    

    快报:你在提到她成为一代词宗的时候,为什么特别强调她的女性身份呢?

    康震:像柳永那样的婉约词名家,大多是男性,而婉约词多写女性的情感。男性写女性,和女性写女性是不同的。李清照能以女性的心态来写女性自己,对婉约词的成形、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她能写别人不能写,体会别人不能体会——失去爱人、历尽愁苦的女性心理,柳永他们体验不了,就像一个演员,再怎么表演,也不如当事人的感触深。对婉约词来说,出了李清照这么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作家,是一件幸事。

    快报:不同时期的李清照,她的词风有什么不一样之处?

    康震:早期在她少女时代的词,比如“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等等,是阳光、欢快甚至可以说是娇艳的。到了中期,因为婚姻的危机,就慢慢变成了一种等待中的期盼之情,是一种幽怨的情感,而赵明诚去世后的一系列变故,就使她的《声声慢》那样的词中有了一种孤独感,从灰色变成了黑色。

    快报:是不是有种绝望感?

    康震:李清照的个性应该是比较坚强的。人在生活中的状态和写作中的情绪不大一样,词中的那些情感不过是生活情绪的集中反映。应该说,本质上她是没有被真正打倒的,真正绝望的人要么去寻死,要么就混日子,哪会有心思去不停地写东西?

    快报:她的这三种词风是阶段性的,还是同时存在,只不过在每个不同时期会突出体现其中一种?

    康震:人的情绪有多种组成,我自己的情绪也可能有这么三种成分。其实每个人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所谓闲适啊,愤怒啊大家都有过,但一般人表现得不典型,而作家会表现得典型一些。后者善于把这些情绪集中化、美化。比如写项羽,李清照就可以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样的诗句,我们写不出来,于是大家就觉得她是悲凉的,而且比我们悲凉得多。

    快报:可以说她本人的性格也是一个复合体,时而刚毅时而娇柔。

    康震:这就是她的特别之处,就是我说的“林下之风”、士大夫气。不是所有女性都能具备这一点的。这和她的家庭教育、气质都有关系。她这个人始终对社会很关注,这是她的诗词生命始终不停止的重要基础。她是个心胸开阔的人,这种人能做常人所不能做的事情。

    快报:我觉得宋朝总给人文弱之感,在这么一个时代,还能体现出这种性格,确实很难得。

    康震:宋代就是一个文弱有余、武功不足的时代,所以李清照的这种钢骨之气体现得更明显。她的性格特别执拗,不失大节,给大宋前往金国的使者赠诗、对待赵明诚渎职失节所表现出的坚决态度,在这些事情上,她的举动是光明磊落的。

    快报:她再嫁张汝舟不久就离婚,能不能称之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

    康震:她一辈子都是特立独行的,不然的话世人对她的评价也不会是毁誉参半。她的文学才华自然没得说,可是她在道德上触痛了世俗的规范。关于张汝舟这个人的史料非常少,对他的评价几乎全来自李清照的一面之词。假设这个人就如李清照所说,是个中山狼的话,那么她选择和他离婚又有什么错呢?假如张汝舟不像李清照所说的那样,但李清照觉得两人感情不好,做出离婚这种选择也没什么,这是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嘛!离婚这种事在现代人看来不算什么,在过去却不行。

    快报:你在书里提到过,宋代人对于这类问题其实是相对开放的,但就是这么一个环境也不能容忍这件事,真的是很可悲。

    康震:我说这是“皇上不急太监急”。那些卫道士也是要寻找发言的平台和机会,几千年来他们立了那么多贞节牌坊,当然也要极力排除“糟粕”了。但可贵的是李清照并没有被这些唾沫淹死。

    她是个坚持理想的女人

    李清照的事迹在史料中所见很少,人们对她的认知大多来自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现实仿佛就此被罩上了一层文学化的面纱。她的一生被误认为是风雅绮丽的,她的婚姻生活被视作童话式的。但是我们到底忽视了真实中严肃的一面。    

    快报:关于李清照的史料多吗?

    康震:非常少,一部分来自赵明诚的史料,一部分来自历代文人对她的评价,包括她父亲朋友的一些记录,还有一些笔记小说。

    快报:以往我们提到李清照的婚姻,大多会有童话的感觉,但你在书里的分析打破了这种氛围。

    康震:童话,我们看得太多了,生活中本来的东西反倒不认识了,其实生活本身倒更容易打动人。

    快报:您怎么形容赵明诚和李清照的感情生活?

    康震:有痛苦也有快乐,有浪漫也有不幸,一言难尽。他们那种夫妻生活的模式,在文人夫妻中是很少见的。第一,他们在结婚前就彼此仰慕,不是经过媒妁之言而是因志同道合结婚;第二,这两个人都非常有名气,一个是大词人,一个是知名的收藏家;第三,两个人的感情经历都用诗词记录了下来,这是非常难得的。此外,他们有着悲剧性的结局,很让人感慨。

    快报:家族矛盾、感情危机、赵明诚失节这些事都没有影响他们的婚姻,你觉得维系的根本是什么?

    康震:他们生活的每一步都有坎坷,但是因为有同样的才情,志同道合,所以一直没有分开。他们的结合,不但没有减少各自的才情,反倒促进了个人更大的发展,一个写出了很多的佳作,一个在收藏上有了更多的收获。他们虽经历风雨,却因此相濡以沫,意识到谁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人。我书里就举了一个例子,赵明诚看到一幅白居易手迹,兴奋地跑回家和李清照一同欣赏,还拿出了珍藏的好茶叶来品尝,这种感觉,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带给他的。

    快报:书中提到赵、李两人感情出现危机时,你从《凤凰台上忆吹箫》这首词中进行推测,不担心这种手法会引起争议吗?

    康震:我觉得争议是好事,有争议就会引起关注,让更多的人来研究李清照。其实从文学作品中做推论,叫作“以诗证史”,是做古代文学研究的方法之一。像对那首词的推论,是在对李清照作品有了整体研究之后得出的。因为作品创作的时间大体可以确定,就是在青州十年的美好时光之后,而诗中又利用刘、阮入天台山的典故,表达出了离别的意象、偶遇山中仙女的意象,这显然和“一种相思,两种闲愁”的感觉不同。

    快报:你觉得人们对李清照的认识存在误区或者欠缺吗?

    康震:大家一直觉得她就是个女词人,嫁了个好丈夫,写了不少优秀的词,都是从作品的角度来认识她,很少有人了解她的另一面。她的婚姻生活、人生其他经历怎样,少有人关心。但是她在女性研究中有很特殊的意义,是知识界中不多见的、有自己见解、坚持理想的女性。

相关热词搜索:百家讲坛 康震 李清照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是是非非寇老西儿——北宋名相寇准
下一篇:闻一多与陈梦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