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西风:仰望与重建——《青铜调》简论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3 22:31:17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青铜调》是时代的强音,充盈本正、醍醐灌顶,让我们对宇宙、社会和自身产生了不可遏制的全新感悟和思考。这种冷静而深刻的哲思是诗歌发展的动力和源泉,而《青铜调》将引领当代汉诗走向真正的独立、成熟和辉煌。

    8

    诗人海啸曾这样评价《青铜调》:“它穷尽一个诗人的全部青春、才华与诗思”,是“中国新诗最为壮丽的史诗画卷”。我以为这样的赞誉是非常恰如其分的。这部长诗是现代汉诗将近百年开拓与积累的硕果,是堪与西方现代诗歌经典相抗衡的纯正中国式诗歌写作。这部作品架设了一座连通现代诗歌和古典诗歌的桥梁,使中国诗歌从诗经楚辞开始,中间历经汉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杂剧、明清戏曲(杂剧戏曲很像现在的诗剧),直到现代诗歌一脉相承。同时谢长安又从当代和现代西方诗歌中汲取了意识流、魔幻现实主义等现代和后现代的表现手法、技巧,以及观念,应用于这部长诗写作的全过程。因此《青铜调》是集当代汉语诗歌之大成的作品,其大百科式全景写作,缜密严谨的体系写作,和横贯东西、纵连今古、旁证博引、杂糅并蓄的手法,将会受到今后诗歌界越来越多的重视。

    在诗歌语言风格上,谢长安的诗歌语言更接近于古典诗歌的质感和感性,区别于西方诗歌语言较强的思辨性和理性。比如对于时间永恒的思考,杜甫有这样的诗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而艾略特的诗句却是这样的:“现在的时间和过去的时间/也许都存在于未来的时间/而未来的时间又包容于过去的时间/假若全部时间永远存在/全部时间就再也都无法挽回”。谢长安在《青铜调·楔子》中有这样的诗句:“月轮夜夜照晒,那些恍世裸现的骨殖蜿蜒不息。各表霸迹。/时光泱泱而退,巨大的洋盆,神的杯盏/一头龟在大海尽处破出黄沙,继续以爬行代替跳跃”。在这一点上谢长安和中国古典诗歌靠得更近,特别喜欢用具体和有形的事物表达抽象的道理。比如他的诗作《备马营》中有这样的诗句:“河窄了,铜轻了,驹瘦了/伤口也愈合到痣的规模/历史在缩小/针尖大的遗址/被白蚁压在腹底”,讲述时间的流逝使许多历史事件逐渐失去原来的重要性,直至被完全遗忘,也就是说,历史持续不断地为我们做着减法。这本是一个司空见惯的事实和道理,但被谢长安具体化之后,就变得有些让人吃惊了——我们常常过分重视一个事件在当时的意义,而忘记了在今后看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

    在语言表达本身,谢长安力图使用最汉语的方式,也就是以汉字的奇妙组合为基础,千变万化,令人目不暇给,区别于西方诗歌对于语法的敏感和依赖。同时汉字特有的音韵节拍使得谢长安诗歌庄严凝重、异响混成如天籁。比如这样的诗句:

    一枝血红的珊瑚簪沧然出水
    穿过椎髻芳草,荷叶翻作皮裘
    一滴海水漾成一圆古镜
    它碧蓝的中心
    船桅,鲸柱与鸥鸟依此退隐
    浮萍歇下慧根,在荒蛮的峡谷
    割鹿取火,采薇伐木
        ——《青铜调·我们》

    以及“她的脉相风和日丽/三千秀发草长莺飞”(《青铜调·阳爻》)等等,都非常难以地道地、不失汉语语境和韵致地翻译成其他语言。而谢长安的代表性诗作《在秦皇岛西北郊仰望星空》:

    …………

    如果月光翻晒鱼鳞,河流延续
    被琉璃瓦嵌满的历史就
    来回如马匹,一光年的偏离也恍惚如
    美丽传说接近我们。夜露无边
    缝补星相图的人,仰观俯望皆是
    井然有序的苍茫

    …………

    几乎使汉语诗歌的魅力达到了极致,我不相信不深通汉语和中华文化就能够理解和欣赏这般优美的诗行。

    我以为谢长安的诗歌受屈原、杜甫和李贺的影响最大。屈原的《离骚》语言瑰丽,结构庞杂雄伟,融入大量的神话传说及历史人物故事,使诗篇波澜起伏壮阔。杜甫是中国古典诗歌集大成者,达到古典诗歌的顶峰。其诗境界雄浑开阔极尽苍凉,格调抑郁潦倒而又慷慨激越,对仗工整入律,而又天然混成雕琢全无。其为人忠诚、坦荡,仁爱,是完美主义、理想主义和人道主义最杰出的代表,有着“近乎愚蠢的勇气”(西川)。而李贺的诗奇崛冷峻,悲惋绮丽,有着异乎寻常的神奇想象力。从谢长安的诗句里不难看出屈原、杜甫和李贺的诗歌元素,特别是杜甫对谢长安为人为诗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杜甫的诗是记录唐朝由盛转衰的诗史,而谢长安正在建立对当代社会全方位记录的诗歌体系;杜甫年幼时即遍读所有典籍,以极端的勤奋和天才成为古典诗歌的峰顶,而谢长安饱读经典博览群书,知识体系驳杂而学养深厚,使他具备了成为当代汉语诗歌领军人物的条件。

    面对《青铜调》,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诗歌文本之一,我感慨她在诗歌界受到的冷遇。然而一切遮蔽难掩其璀璨的光焰,江河般奔涌向前:

    在雪球中心钻木取火
    暖热一条细小的冰河
    血液开始澎湃.从未来的殷红后面
    将奔涌梅花与孔雀鱼的斑斓
    石壁,一地光明的碎片
        ——《南方短歌·茧》

    《青铜调》之后,谢长安又写出了规模更为宏大,意象和语言更为精微幽深的长诗《大梦依稀》。虽然还没有最后完成,但从已经完成的部分来看,我以为已经完成了对《青铜调》的一次超越,年轻的谢长安正用坚实的脚步向着无限的峰顶迈进。

    2010年夏于科州Arvada

    [作者简介] 西风(1973—):江苏镇江人,美国威廉玛丽学院物理学博士,曾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博士后,现于丹佛某大学任教。

相关热词搜索:青铜调 西风 谢长安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波佩:一条河流的心灵史与断代史
下一篇:张立群:多部和弦的诗意交响——评谢长安的《青铜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