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西风:仰望与重建——《青铜调》简论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3 22:31:17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青铜调》是时代的强音,充盈本正、醍醐灌顶,让我们对宇宙、社会和自身产生了不可遏制的全新感悟和思考。这种冷静而深刻的哲思是诗歌发展的动力和源泉,而《青铜调》将引领当代汉诗走向真正的独立、成熟和辉煌。

    2

    《青铜调》的第一卷是《羽音·淼》。羽音属水,圆清舒畅而低沉婉转。这一卷的主要内容是生死,着眼于生命之初的体验和对于死亡的想象。我们知道最初的生命来自海洋,而谢长安却以唐婴之血作为正文的开篇:“接取一滴唐婴之血/其比例/轩辕氏五成/祝融氏两成/神农氏两成/东突厥半成/西州回鹘儿半成”,直接进入中华文明最鼎盛的赫赫大唐。此时的唐人,已经在血统上不再“纯正”,是民族大融合的产物。同样中华文明也融入了外民族的许多成分,不仅有农耕社会、礼仪之邦的优雅文静,还有草原游牧部落的强悍血性。因此大唐的文化艺术张扬开放、大开大阖,军事力量的空前强盛使得许多唐代诗歌慷慨壮烈、奔放激越,尤其是边塞诗歌:“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不像后世的宋朝那般文弱,简直是任人欺凌宰割。

    我们知道胎儿九个月的发育过程重复了人类几亿年的进化过程。在这里作者非常巧妙地以婴儿成长史描述盛唐来自几千年的积累,从半坡到魏晋的艰辛历程终于成就青铜文明之巅:“半坡野熊宴,长安胡姬舞/他的吻舌品尝过荇菜太牢,酥油糌粑/左耳听闻钟磬礼乐右耳萦回羌笛边声/他的鼻端依次飘过槐花幽兰,桑木蒲艾/宗庙里香火如初,焰心苦寒如雪瓣”,“血压,起起伏伏/公元七一三年,开元盛世/公元前一二三年,匈奴没落/这其间臃塞着流民盐铁与车马/小小心跳,如攻伐的鼓点/亦如远涉的桨声/他四肢的划行则如海里的鱼/沉浮于秋水的头囟儿霍然收拢/从魏晋寒潭泅浪而来”。任何文明的辉煌都不是一时一地的成就,总是源于世世代代的积累和承继。现在我们的伟大传统,尤其是那质朴典雅的精神气质、艺术和信仰,还剩下多少,是否还值得珍视和保持?谢长安对传统文化的一贯坚守,其执着和信心令我感动。

    接下来的个人童年回忆,如诗如画安静美丽:“桂子香透晚钟,替下芙蓉”,“美丽如黄霞的琥珀”,“白雪清角随一汪清泉飘下仙山”,“一页谱牒岿然不动/重重汗青充塞海上楼台”,这些诗句就是放进唐诗宋词中也毫不逊色。谢长安诗歌最可贵之处乃是重新与绵延不尽的中国古典诗歌直接血脉相连,其典雅的词语和幽深的意境却又充满着现代意识。这段诗句中的无限追忆虽然明朗亮丽,我却感到一种长长的叹息和淡淡的哀伤——美好是仅仅属于过去的。蝶之翼,虫之蜕,贝叶情书,永远留在我们不可轻易触摸的心灵深处。

    《听蟹记》、《深蓝色的湖》、《河伯》、《善举一》、《钩沉》这五篇集中讲述死亡。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很多人都是在看到同龄人去世时才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和神秘。我的一个表妹就溺死于我们村的池塘,使我在那个漫长的夏季久久地思索人死之后究竟会怎样,去向哪里,是否进入那无边和永恒的黑暗?在谢长安的想象里,死亡既有诗意的一面:“扇贝和睡莲交替扩散着倦意”,也是残忍恐怖的:“淤泥黑茫茫震颤如夤夜”、“青口獠牙撕咬仓空生灵”。在他们最后的时刻,出于不同的原因,有的安详自然,有的苦苦挣扎,“泼溅碧血”。而最伟大的死亡是牺牲:“化为木薪与光荣,燃烧起来/伴你们熬过最后的饥寒”。《钩沉》亦使我想起儿时读过的那首唐诗,每当九月秋至,故乡也该是“茱萸绚烂/落满南山”。那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悲苦离情,使我在远隔重洋的第一个秋天常常夜不能寐,窗外落叶随风聚散,窗内一枕异乡明月。

    《历史课》是《青铜调》最重要的章节之一,以大量的最具代表性的史料陈述作者的历史观。而历史观贯穿于谢长安诗歌写作的整个进程,特别体现在《午门的乌鸦》和《故宫钟表展》这两首代表性作品里。《午门的乌鸦》展现了历史的“纠集,蔓延,困惑”,而《故宫钟表展》描述了汉族和其他民族在文化与血统上的交融演化史。《历史课》将现实和过往交织在一起,在同一个空间上演不同时间发生的事情。这也是整首长诗经常使用的手法,时间的顺序和间隔好像忽然消失了,一切被糅合到一起,凸显当前事件从历史的角度上看而产生的延续性、重复性和某种荒诞性:“拯救落水儿童的英雄,宣传栏板书如雪/斩除暴鼍恶蛟的豪杰,安民告示墨迹未干”,“好在自来水厂缓解了饮水问题/而一座高堤彻底解决了照明问题/那些年洪流滔天,他们大赈涝灾”。

    《龙神》的开篇使我想起某个现代史上最荒唐却不是最疯狂的年代:“于是青铜沸腾,钢汁流芳/大漠生烟,荒山摇焰”,最后的结果是严重地破坏了环境,造成了“脱水的平原”。《遗传病》实是一部家谱,由血统带来的秩序、规范和毛病问题,我们并不能够轻易改变:“曲曲折折的脐带如锁链”。第一卷的最后一篇《卖鱼赋》又回到幽深的历史,“层层皲裂的鲞铺埋葬了涛声”。绝大部分历史事件很快就被遗忘,而有些历史事件的影响力可以延续很久,甚至是永远,比如渭水之中既有“商周的沧浪”,也有“永乐三年的波涛”。非常喜欢这一诗句:“独坐柳岸,看春潮生平”,让我感到曾经沧海桑田之后的傲岸和悲凉。

相关热词搜索:青铜调 西风 谢长安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波佩:一条河流的心灵史与断代史
下一篇:张立群:多部和弦的诗意交响——评谢长安的《青铜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