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波佩:一条河流的心灵史与断代史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13 18:53:20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一条河流的变迁,被牵动最大的始终是居住在水边的人。《大水》的各个章节中,除了观察者“我”之外,这些人的典型也被一一提示了出来。他们用各种“移民”的方式,身体与心灵的方式,顺应时代的变化,顺应国家行动与家长里短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大水》序

    设想一片水域的历程,总是会令人产生某种程度上——关乎“生命”发端与发展的奇异感。而见证一滴水与另一滴水的相遇,一滴水与一片水的相遇,直至一片水域与一个人,与一群人的相遇,则可望形成一条河流的某段历史。由此,此水可称谓“大水”。

    冠以“大水”之名,实质上,就是从一滴水的个体历程出发,从一片水域出发,考察一段庞大水系的历程,从而得出水的历史,河流的历史。而以“诗性”的方式观照出的水的现状,在指界的个人书写中,则呈现出“心灵史”的意味——这个意味不仅是择水而居,且生于斯、长于斯的他和他们,也是受惠于水的人类乃至整个生物世界,甚至,直接就是地球上所有河流的某一段——充满生命意味的断代史。

    当物理世界的水,与心灵世界的水发生历史性的关联,水即刻变得漫漶而感性起来。又尤其,作为这一切“相遇”和变化自始至终的见证者,在诗人指界的书写中,很难不在感性中继续下去,于是成为诗人的工作和义务,甚至于他自觉接受了这项庞大的“任务”。这时,需要诗人在感性的水漫漶上亿年之后,在新的世纪之中,如像三峡大坝那样,把所有的情绪和情感,所有的观察和亲历,所有的诗意和思想,行以集结和归纳,以得出沉静的思索,得出有可能被刷新的“水的历史”。

    “滨江路/黄昏的大水在等待一个县城的到来”。三峡水利枢纽作为人类一个超级工程的成就,已不容置疑,而在这个超级枢纽工程建设过程中移民的心灵巨变,则依然在等待水边城市的持续生长——在这种生长的历程里,人,作为城的主要元素,呈现出可以持续书写的无限诗性。

    在我们的阅读中,似乎可以领受到指界诗歌中最重要的双重性,那就是水滴与大水。水滴的弱小、澄澈,和大水的漫漶与浩淼,若比一段交响乐章中的旋律和细部,庞大和精致、激情与沉思,缺一不可。而在“县城”这样一个行政区划的单位之中,以及散落于库区沿线无数个更小的单位和单位里的人,那些村镇乡舍里的方言俚语,那些古朴和原初,那些人类过往的痕迹,在自然的水被人类科技集束为大水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得以湮灭,而后,终归于获取崭新的生命,和崭新的心灵。那恍若一场奇异的梦,在自然法则之外,脱胎换骨的城,暗示着水之移民的另一种可能,心灵的可能,与诗性的可能。

     “没有谁像大水一样/对束缚有更深的理解/没有人像他那样深知/控制的奥妙”。抒写心灵的变化和变迁,作为大水漫漶的一个侧面,在指界的这部作品中被有意识地展现了出来。人在治水的过程中,总会觉悟出更多在科学技术领域无法验证的人性法则,正如指界所说“束缚即给予/控制即付出”。小到治水,大到顺应自然、运用自然,而三峡工程的另一种哲学思考在诗人指界这里得以彰显:“曾经的无羁之徒/看到大水的内敛和宽容”。诚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说:自然也追求对立的东西,它用对立的东西制造出和谐,而不是用相同的东西。这是大自然的基本法则,反映到一条河流中的另一个侧面,这个侧面正是人类心灵的侧面,发展变化的侧面,它甚至就是三峡移民——心灵的断代史。

    一条河流的变迁,被牵动最大的始终是居住在水边的人。《大水》的各个章节中,除了观察者“我”之外,这些人的典型也被一一提示了出来。他们用各种“移民”的方式,身体与心灵的方式,顺应时代的变化,顺应国家行动与家长里短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也顺应着人性的辉耀与烛照,各种观察叫人击掌称奇:“一位三峡的中年人/从他自己的身体里找到了你”、“峡谷的儿子/有着与大水较量之后/得意的表情”、“逝去的父亲/也在大水中出发/从文峰山的山脚/来到了山腰”……

    博尔赫斯曾经在给读者的一封书信中写道:这本诗集是我的贫乏的一个象征,不是写于激情,而是写于沉思之中。由此,可以领悟到大师级诗人对自身诗作的苛求,对激情和沉思——这一对诗歌的兄弟,在一首诗歌中可能同时出现的期盼与召唤。那么激情与沉思,似乎同样也是《大水》的作者期待去做到的一点。是的,从小生活于三峡腹地极深处的指界,在峡谷的风和水的浸淫之中,已不自觉地养成了激动与思考的特性,这不仅是大自然的赐予,同时也是他和他们的同类——比如三峡工程这般庞大的人类行动所给予的。由此,“大水涤荡灵魂/大水还原纯净”,《大水》的激情与哲思,成就了指界诗歌的特质。

    “诗,如果投入了时间、精力、技巧和愿望,从而循序渐进达于诗,难道是不可能的吗?”法国诗人保尔·瓦雷里也曾这样自问。如像《大水》这样,以一个主题事件作为诗歌的发端,循序渐进而达于诗性,同样也是可能的。瓦雷里接下来这样表述:你想就某一个特定主题写一首特定的诗,或多或少产生某种影响,首先,所具有的是以各种秩序排列的意象。而《大水》的实现,也提供给阅读者同样思考的机会。我想说的是,这样的大水,这样充满物象、事件、时间、人面和情绪,乃至充满对灵魂的考究,以及种种想象力的——对一条河流丰富的意象集成,使得这部长诗不仅有了心灵史的意味,同时也具备了在一个阶段之中——一条河流最真实、最赤诚、最丰满的断代史的品质。

    考究一段历史、记录一段历史,在《大水》作者指界的意识中,是显而易见的,这其中不仅有个人经验和阅历的再现,且更多一些——作为一个有担当的当下诗人的责任。同时,也是一个成熟诗人以肉身和灵魂的方式,以心灵轨迹的方式,以移民指界和诗人指界的方式,对这一片宏大水系的书写,因此,它见证和促成了一个人的心灵,与一条河流碰撞而诞生的——一片“大水”的断代史。值得一提的是,在指界近三十年的诗歌创作活动当中,包括卓著的系列百行长诗《心跳》等作品的业已实现,和对诗坛的建设与警醒,以及获取的反响来观照——诗人指界的这种责任感、使命感与某种具备诗歌建设性的意识,一直伴随着他的每一次成长和成功,从而促成了指界对新形势下——史诗的重新认知。这种由认知而发生的担当精神,在当下诗坛并不多见,因此,尤其显出其弥足珍贵。

    诗人与诗歌的结合,在当下俗世依然有悲壮的一面,脱离庸俗,需要肉身和魂灵一并前行。指界的这部近作中对诗性的担当与坚持:超常饱满的情绪,和掌控这些情绪的才华,使得内心的语感呈现出血浓于水的态度,高蹈与内敛相辅相成,极度而非贲张,隐忍的力量驱动着欲哭无泪,继续出发的诗歌情绪,值得所有的读者和作者关注。同时,指界诗歌也彰显了诗意哲学的意味,他似乎在找寻那些个深藏于深邃、又符合实际的联想里的哲学意味。冷竣、峭立,甚至旁观和回眸的视界,尚有情绪支撑着感性,思索支持着思想。诗人帕斯说,“尽可能地否定一切,冥想等着我们”。因此,那事实上也不叫哲思,也许应该称呼它为冥思,抑或彻悟:

      “不是与所有的大水相同
      它几乎就是软软的一团
      在我心中”
      ……

      2011.10.28 于渝北

相关热词搜索:指界 大水 波佩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吴笛:谈外国文学经典研究的转向与拓展
下一篇:西风:仰望与重建——《青铜调》简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