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廖令鹏:故乡的平原:韦灵诗歌中唯美和抒情的整体意象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7 11:48:22   来源:新华副刊   评论:0 点击:

平原倾注了韦灵大量的情感因子,像一片巨大的江海,汇集了作者七情六欲,同时,平原是一条纽带,沟通了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情感,它曾是当下的孟中自然村,又是回忆中的皖西平原,更是永恒的中国平原。

    帕斯卡尔说:“人,是会思考的芦苇。”从某种程度上说,芦苇的诗性恰好是韦灵诗歌的最好注解,微风轻轻一吹,芦苇花轻盈飘散,随着起伏,这是唯美的,然而,唯美的湖面之下是汹涌澎湃的生命体验,芦花生之绚烂,历经一定的生命周期,终于要回归到大地,说到底,这是一种生命的消逝过程或者是过程之体验(process experience)。这样一种外在唯美融合生命的体验,构成了韦灵独有的“三十七度的唯美”风格。

    其次,韦灵诗歌的唯美置于广阔而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故乡的平原,源于这一整体意象具备“哀歌”式的丰富内涵与独特的生命体验的价值观,唯美发挥着举重若轻、四两拨千金的作用。韦灵清醒地知道,唯美与心灵的孤绝、冷漠、哀怨绝不能等同,真正的唯美要像一朵玫瑰花,它必须生长于枝叶之中,必须扎根于深广的土地之中,必须接受风雨的垂爱,必须能唤起审美者内心深处的共鸣。这种唯美的融通是建立在由私密扩张到普遍的生活体验之上。韦灵在写平原的时候,不是百般聊赖地哄抬,虚夸情感的堆积,而是通过描述平原的怀抱,撒下悲欢离合的泪水——

    温暖的冬日下,村庄和谐而宁静

    麻雀成群飞过,衔着月季花

    悄无生息地越过枯朽的槐树

    这一节诗歌是《村庄和槐树林》的开篇,温和宁静的环境下,美得让人窒息的景象演绎着一幅幅美丽的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的图画,源自于内心感受的景物与景物之间的自然匹配:麻雀成群飞过、衔着月季花、越过枯朽的槐树,给阅读者耳目一新的感受。还有《远处的山》《孟庄行政村孟中自然村》《我离开的时候村庄还在沉睡》等诗歌不一而同的拥有这样的特征,这些心性之笔来源于韦灵的故乡,是故乡给她丰富的奶汁或灵感之源。

    雪的残忍不在于它的白,白如尸布;

    雪的残忍在于它在北方,离我的距离要动用火车疾奔上一天。

    最后还是有人哭了,我看见姐姐全身素色站在雪里,

    她没进村。

    这是韦灵在姐姐离她而去的时候近乎崩溃的心灵哭诉,她感受到北方平原之上雪的残忍。虽然表达的对姐姐深厚的感情和恋恋不舍的离愁,但其中牵动的是作者一家人包括父母、弟弟等人的心弦,美好之回忆的切入点就是故乡的平原,可以说,平原交织着作者无数的心灵情感碎片。

    信息来自遥远的平原,

    太阳把晌午照得分外安静,

    婴儿般

    入睡村庄的怀里。

    我的村庄叫孟庄行政村孟中自然村,

    村巷栽满了白杨树,

    它们站成整齐的一排排,

    静止不动。

    父亲打盹,依靠在白杨树身上的样子

    像一颗饱满的花生。

    ——《写给你的信—1》

    这首智短短十行的诗歌里,囊括了大量关于平原的信息:阳光、村庄、村巷、白杨树、父亲、花生等等,作者以平和的回忆之心展现着一幅柔美深情的画卷,虽然写实多于抒情,但作者借助“安静”这个平凡而恰当的词语奠定了整首诗的格调,接着以“婴儿般”“我的”“整齐的”“静止不动”“打盹”“饱满”这样一组结实的感性词语,带我们走进午后平原的生活场景。结尾落笔之悠然,抒情之自然,收笔之泰然,足以体现韦灵诗歌中刚柔并济、虚实相间、举重若轻的特色,这些生活场景对于许多北方的读者来说,似曾相识,心有所动,感情距离一下子变得近迫,诗歌变得亲切。

    《写给你的信》这组长诗中,韦灵的平原有时候起伏着大意象,如下面这首短诗:“我的平原已进入秋天,/村民们忙着收花生,/我的心情喜悦而懒散。/……/亲爱的,你得帮助我/让万丈的白杨静止不动。”此时,作者像个魔术师,广袤的平原则像魔术师手中的物件,不管平原已进入秋天或者万丈的白杨静止不动,作者以随心所欲的魔术手法玩味着胸中的平原,心情是喜悦庸懒的,甚至调皮地喊着出“亲爱的,你得帮助我”的声音。这一动一静,一内一外,收张自如的娇柔叙述,却为平原注入了生猛的活力,使平原鲜活起来,生动起来。从生活中的平原而来,反刍艺术(或自我)的平原,韦灵这种唯美的抒情方式,经得住反复的推敲,也具备了文本批评的可能性。

    其三,韦灵诗歌运用大量浓郁的乡村特色的纯朴意象,并注重精神世界维度的拓展,形成较为寥廓的思想境界。《平原上的细雨》这部诗集中很多地方都运用了“辽阔”这个词:“我看见童年时的模样调皮地显现出来/我那么矮,桐树那么高,小河那么长,/麦田多么辽阔……”“我一准在辽阔的淡水湖边衣着庄重地等你”“拗动眼神/如何了望那辽阔的忧伤”其意蕴既有空间的广袤,也有内心的深邃感,延续的空间背景、强烈的情感因子、渺小的个体等相互交叉空间,使诗歌呈现的维度进一步得到拓展。

    韦灵诗集中许多意象的表达都让我们感动,这是隐藏在温婉背后的一根根骨头,撑起故乡的平原的崇高形象,增加了诗歌内在的厚重感,如上面提到的父亲“像一颗饱满的花生”,这完全可以作为现代诗歌意象中的经典,父亲与饱满的花生放在一起,本身就充满张力,散发着浓馥的乡土气息;蝴蝶也是在韦灵诗歌中常常出现的意象,当然,也是她常常在梦中遇见的倾诉对象,“梦里的白蝴蝶再次出现。/一早,东起的太阳已经照穿了绣纱,/白蝴蝶仍不肯离去。”“白蝴蝶啊,你可知道/我牵挂的人/还在北方孤独一人。”“现在是废墟/里面住着许多蝴蝶。”狐狸也是托物言志的意象,当然,在韦灵的诗歌里,狐狸不是狡猾阴险狠毒的动物,而是寄予幽思,承载欢愉之情的暗藏灵性的平原之信使,是平原女子与外部世界互相沟通的桥梁,是“我的晚年伙伴”;桐树那么高,小河那么长,麦田多么辽阔,芦苇那么美、细雨那么柔情、村巷那么古朴、洋槐花和白杨树那么挚爱……这些与平原息息相关的纯朴的意象,也是我们熟悉不过的乡村景象,化为韦灵诗歌中鲜活的血液,流淌在她日思夜想的故乡平原之上,奔腾在她的灵魂深处,像一颗烙印,烙在她心灵深处的记忆当中,也烙在中国大地辽阔的平原之上。

    3

    韦灵的诗歌创作过程其实是寻找的过程,因而具有一定代表性。她寻找的是内心和灵魂深处的平原,同时企图寻找平原更多的可能性进行重建,为此,她调用了宝贵的生活经验与情感历程,甚至需要不断摒弃,进入另一个世界,忘却此在的世界,一首首诗歌是一条条道路,通往“另一个平原”。“当今任何一个城市所在的位置,过去都属于乡村,这样,乡村就可以视作为城市的母体。八十年代中期中国文学中的兴起的寻根潮一直波及今日,令我们沉思的是,以文学形式寻根的作家们,最终寻到的源头为何总是一个远离城市尘嚣的故土?”⑦精神寻根也好,回归故土也好,重构平原也好,可以肯定的是韦灵的创作是城市中作家的自觉写作。

    诗歌创作轨迹仿佛都有这样的定律:被动写作——自觉写作——自我写作,这三种写作方式映证了诗歌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寻找的方式。古今中外寻找的诗人不胜其数,寻找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但在皖西平原的寻找过程中,彰显着韦灵个人生活经验融合“三十七度唯美”的审美特质,这是独一无二的。她不光是寻找,而且是以一颗纯洁的心灵重构一个平原,这在深圳——这块南粤热土上是需要一定勇气的。这也给了很多拥有家园意识的作家一些启示,精神家园的重建、共享、大同完全有可能成为我们努力的方向。

    身在外省,栖居南方的青年诗人,经年累用地重构强大的精神世界,用来驱逐客居的心灵失落,挽救工业社会正在侵蚀的纯真情感,重塑理想的平原,这一切拥有了较强的现实意义。随着韦灵创作的深度挖掘和真实的揭示,故乡的平原——这一整体意象必将更加辽阔而深邃,它将给无数已经离开平原、怀念平原、生活在平原上的个体以丰富的价值发现和生命延续。

    参考文献:

    1.《体验与诗》狄尔泰著1929年

    2.《论德国诗歌和音乐》狄尔泰著1933年著

    3.《理解诗歌》布鲁克斯与沃伦合著 2004年著

    4.《平原上的细雨》韦灵著

    5.《城市的想象与呈现》蒋述卓王斌等著

相关热词搜索:廖令鹏 韦灵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郭军:新诗,以及中国文化的命运
下一篇:张清华:如何构筑民族记忆——读梁平长诗《汶川故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