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廖令鹏:故乡的平原:韦灵诗歌中唯美和抒情的整体意象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7 11:48:22   来源:新华副刊   评论:0 点击:

平原倾注了韦灵大量的情感因子,像一片巨大的江海,汇集了作者七情六欲,同时,平原是一条纽带,沟通了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情感,它曾是当下的孟中自然村,又是回忆中的皖西平原,更是永恒的中国平原。

    1

    整体意象(integral image)是结构主义诗歌理论中重要的方法论之一,现代诗歌体系中,整体意象通常作为反映个人创作风格的外在体现,即带有强烈的个人精神特质在较长久的时期内稳定地出现。它与个体意象的关联并不是简单的合并集关系,整体意象是建立在多个意象,即意象簇(image cluster)的基础之上但超越个体意象(single image)而独立存在。韦灵的诗歌,特别是2007年以后的诗歌,就呈现了“故乡的平原”这一整体意象。它至少包含两个层面的意义,一是故乡的,即富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循着这一地理轨迹,追溯到皖西北临泉“孟庄行政村孟中自然村”,我们可以窥见韦灵诗歌中深厚的故乡情结与家园意识。二是平原的,这是整体意象中的主语,韦灵2007年之后大部分诗的背景都是平原,那里有乡村日落时景象、一望无际的麦田、清澈的溪河和洋槐树花纷纷扬扬的季节,当然,还有依靠在树底下打盹,像一颗饱满花生的父亲。

    平原倾注了韦灵大量的情感因子,像一片巨大的江海,汇集了作者七情六欲,同时,平原是一条纽带,沟通了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情感,它曾是当下的孟中自然村,又是回忆中的皖西平原,更是永恒的中国平原。从这个意义上说,平原是韦灵的生命之源与精神归宿,就像梵高的向日葵、博尔赫斯的杜宜诺埃利斯的璀璨星空、埃利蒂斯的疯狂的石榴树、海子的麦地。韦灵用她内心的平原更新了我们对生活经验的感觉,平原是皖豫翼一带共同的生存背景,暗藏在我们生命经历中关于平原的痛苦,为平原而奋斗的父老乡亲的集体回忆,以及漂泊它乡的游子对于平原的沉溺与向往,在进入诗歌之后便成为折射我们生命情感与人类文明的金色光芒,成为优美而且崇高的生命观照。

    这就是韦灵诗歌中呈现的故乡的平原。在这一整体意象的主导之下,是韦灵基于唯美与抒情的诗歌创作方式中纯净、简洁、敏感的心灵内涵。韦灵是在用诗歌的方式试图创建一个新的她需求的平原世界。作者的生活本体是沉沦于科技与财富的欲望都市,想象或回忆的本体——平原的诗化带来了新的意象,使生命呈现出某种意义,使自我存在无意义到意义的转化成为可能。韦灵对平原的回忆想象,绝不是一种凭空的幻想,而是沟通过去(曾在)与未来(将来)的中介。“正是通过这一过程,精神生活才依靠自己那避开了一切凡俗性的形象建立起自己的普遍法则。”

    另外,狄尔泰在《论德国诗歌和音乐》中提到,如果要达到回忆想象,首先得弄清对现实世界的把握。对现实世界的把握是对作为整个人的最高价值的东西的领会。这就要求客观地观察世界,在伟大的普遍的人的特征中把最强的生命价值的东西塑造出来。它以反己照察为前提,力图使生活和人的感性的价值尺度固定下来。通过个性化,个性与幻想、命运、生命交织在一起,表达出生命的意义。很显然,韦灵的诗行中平原的客观形象,是作为陪伴她十五年为她提供生命体验奶汁的地域背景,她诗里的反复出现的姐姐,是寄托着作者大部分内心感受的特征人物,还有她的奶奶,以及寻找奶奶的坟墓或者信仰的父,芦苇,细雨,小路,洋槐花、村庄,傍晚,秋天,花生地……都是支撑诗歌的重要因素,也可以说是作者唯美的诗歌语境中落地的证明。“诗歌并不是与普通生活相分离的,诗歌所关心的问题正是普通人所关心的问题。”我们在阅读韦灵的诗歌的时候,更多的是在感受“她的心如早晨的田野,气息如檐铃的轻摆”(周公度语),感受她那个性化的平原,以及个性与想象、命运、生命交织在一起,表达出来的生命的意义。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在这种感受当中,我们被濡化(enculture),韦灵“需要的”(见上文)的平原被她利用诗歌的方式传递给了我们,甚至我们的下一代人,通过这样一种过程,所有个人都成为社会历史中的一员,“平原”升华为普适(universal)的意象,即整体意象的呈现。

相关热词搜索:廖令鹏 韦灵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郭军:新诗,以及中国文化的命运
下一篇:张清华:如何构筑民族记忆——读梁平长诗《汶川故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