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严力:以诗的素质谈论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6 21:47:52   来源:新诗代   评论:0 点击:

诗人的失落其实注定了它能成为动力的可能,尤其当一切还原于个人的时候,自己就是自己的广告,难道还有比诗更好的广告用语吗?这样的时代已经在中国孕育。

    本人一直关注自救的问题,而作为一个诗人,在当代就更需要探讨自救了。中国文化一直宣扬掌权的包公式的人物来解决冤案,这种依赖心理也会潜移默化地进入日常的生活情节中。从自救的角度开始考虑个人的存在环境,已经随着自由市场经济的观念,用赚钱的手段来运行了。但是诗歌在中国还处在争取自由空间的历史阶段,所以现代汉语诗人对我的影响,更多的是诗人的行为,诗是结合其行为被我阅读的。在自由的空间有保障之前,任何文字的迎合都只是"准诗歌",说的好听一点,这些诗面临相当大的被动的因素而产生的。而那些钻入语言探索的所谓纯诗歌,显然变成了与外部世界无关的文字游戏。那些为诗歌争取生存空间的人,则必须用行为和文字同时去写,疲惫是注定的。想想自由市场经济,就该明白它是与资本主义制度连接在一道的一个整体的球,如果只研究其中的半个球,又如何参与用整个球来进行的国际比赛呢?转个角度来讲,大家都知道媒体的厉害,因为在新闻自由的前提下,它是一种强大的监督力量。而诗是心的新闻,如果没有独立自由的精神或者躲开这一障碍,必会造就一批批写一套做另外一套的伪诗人。我对市场及商品绝不反感,从某种意义上讲,精神正是商品中的精品。当大家在突出身体器官所需要的商品时,精神不再直接从抽象的文字阅读中被吸收,而是通过对物质的占有来达到高兴的状态,而高兴的状态并非就是精神的状态,就像吃饱了并非等于不空虚、不孤独了。物质确实造成了许多的玩具,许多沉溺于这种玩具的人凑在一起也是一个庞大的集体,也就不孤独了。而一个装满了家具电器商品的房子,和装满了同样这些物品的身体被允许划上等号的时候,当然也就不空虚了。


     诗人的失落其实注定了它能成为动力的可能,尤其当一切还原于个人的时候,自己就是自己的广告,难道还有比诗更好的广告用语吗?这样的时代已经在中国孕育。不过乐观依然是精神性的,因为现代人承受着媒体宣扬成功事例的刺激,看着物质在舞台上替代着人类的舞蹈,体会着操纵金钱像操纵权力一样的喧嚣时,语言在金钱面前得了失语症。但是,病症在呼吁治疗,而对语言的治疗只有语言本身,于是物质会面对这样的反驳:“所有的名牌都需要文字来表现,所以名牌只是文字的某一种组合。而多余的物质,也仅仅是一堆还要占有地球有限空间的垃圾。” 此时,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同时拥有物质和精神呢?” 当然可以,为的就是同时拥有!一个诗人如果没有维持日常物质的基础,能坐在那里绞尽脑汁地写作吗?就因为每个人对物质需求的有限性,才导致了对精神的追求。而如今发生的问题是:我一旦有钱,就可以让别人来伺侯我像伺侯皇帝一样。这里有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最新的例子,大家都知道好莱坞动作片的明星史泰龙吧?!新闻报道说在其家中帮佣的五名佛罗里达州的居民控告史泰龙像皇帝般作威作福,他所到之处,下人必须立刻回避,而且绝不能直视他的眼睛。四年前服伺过史泰龙的这五名原告还说,他用上好的牛肉喂狗,为的是羞辱厨子,他规定佣人只能在洗衣房或车道上用餐,他还让佣人检查客人的手提箱以确定他们没有偷走毛巾或银器。这些规定和要求使他们工作期间宛如“一场噩梦”。所以他们向法院提出一百五十万元赔偿精神损失的诉讼。问题是赔偿了这一百五十万就能使他们弥补了当时的屈辱吗?我认为现今这个世界以钱为标准的幸福已经是一个恶性循环的陷阱,如果作为有分析力的独立的知识分子还不在媒体上进行讨论的话,也是一种变相的犯罪。


     讲到这里,我不得不拉远一点来说,那就是美国的各种竞选活动,哪一个族群票数多就迎合哪一个,就想方设法地讨好这个族群,其中有各种宗教、种族、同性恋组织和大的企业等等,真要是在全国的范围里面这样去做,也算是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多数。但问题是,每个州甚至每个城市因移民历史的不同,族群的比例就不一样,于是政客们在每个州和每个城市使用不同的竞选菜单,这种已被规则默许的手段导致了被人称赞的美国制度。这也就是说民众容易见好就收,但是作为文章来研究的话,就必须把这些问题端出来示众。


    还是回到诗人的事情上来说吧,因为此文是以我的名字来发表的,那就回到我的角度来说,作为表达我内心精神的诗歌,是我生命中的一个理性的伙伴,这个伙伴让我了解自己作为动物性的那部分生存,在这个物质已经很丰裕的时代是可以简化的,因为欲望只有在被克制中才呈现人类彻底掌握物质的乐趣。人类的脑容量是有限的,之所以这样,人类才会有需要去发明电脑,以此对庞大的世界去抽象地储存。而我想说的就是:“诗歌是文字的抽象储存,是早于电脑的电脑形式。” 所以诗人对自己所储存进去的信息要跨越政党、制度、宗教以及物质,因为我们是在已经成为不同于动物的、已经继承了上千年艺术文学的基础上谈论着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严力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傅浩:诗人之殇:中国新诗为何缺乏成熟力作
下一篇:何小竹:加法与减法——《6个动词,或苹果》自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