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桑克:关于评论与创作的思考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6 21:27:31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我觉得我面对写作的时候,面对的只是个人的问题,比如技术性问题,认识性问题,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陈述句的问题。再比如阅读,刚才有人说到阅读,有的人只知道书的名字,这还不错,或者只知道作家的名字。他是不是看了?
  大家是做不同行业的,有些事情是相通的。搞创作的,搞评论的,是不一样的工作,各有各的专业角度。我去年参加了一个作家和评论家对话的论坛,是《人民文学》和《南方文坛》搞的,作家与评论家之间进行对话,互相质询和商榷。

  我从事评论工作,当然也从事创作工作,而且以创作为主,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绕着创作来进行的。我的职业则是做文化体育编辑的。我觉得评论与创作这两个工作的性质不同,带来很多理解的不同,比如刚才张老师和凯旋的理解就不一样。其实他俩是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一样,在语言以及语码层面有冲突,在我看来就是各自表述。我觉得从作用来讲,中国的评论,基本上就是,做得好的时候,就是比较准确地估计作品的价值和做出一些较好的判断,更高的起到引导作用的几乎很少。这跟国外的不一样。现在不是不敢的问题,而是能力的问题。事实上,中国这边,能力比较弱一些。还有一个就是为作家服务的评论,这个比较多,这就是我们评论的一个状况。现在有很多的批评圈子,也比较复杂,小说的,诗歌的,美术的……

  我们写东西的人呢,其实是在做一个非常个人化的工作。每天写东西,想的事情也非常多,也可能非常宽泛,社会的,时代的,但是落到笔上,就是面对一个纯粹个人的东西,怎么把它写好。就像今天,我想写一个纯粹的关于风景的东西,就像画家画一个风景,那么,我就像莫奈一样画一个睡莲,把我自己全部的想法画到里头,然后我就不说话了。作家可能就是这样,我写一首诗或者一个什么个人的东西。当然我也可以写一个底层的东西,我是比较早地倡导这个概念的,后来我不说了。为什么不说了?因为说的人多了,我就不说了。当时我说的时候没有这么多的人说,在我说之前只有一个人说过,一个搞批评的人,现在同济文化批评研究所,叫张闳。他谈过这个概念。我们当时说的时候,也不是从诗学角度来讲的,它实际上更接近一个社会学的概念。现在盛行的这个打工文学呀,底层文学呀,跟我们当时提倡的动机不一样了,他们越来越接近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了。这可能是何凯旋用词比较激烈的一个原因。当然他的表述有时候有问题,逻辑性问题,因为他是艺术家,他用直觉说话,他表达的时候跟批评家的逻辑是不太一样的,但我基本上同意他的说法,他用了一个道德词汇,“卑鄙”,我也同意,但我也不为他辩护,因为大家都是发表各自的看法,表述也不一样。

  我觉得我面对写作的时候,面对的只是个人的问题,比如技术性问题,认识性问题,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陈述句的问题。再比如阅读,刚才有人说到阅读,有的人只知道书的名字,这还不错,或者只知道作家的名字。他是不是看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跟他交流,细致的交流之后才能知道,他到底看没看过。就像一部电影,似乎大家都看过,通过别人的转述。其实,自己直接看与别人转述是不一样的。很多读者都是转述,现在转述的太多了。

  我说的比较乱,谈创作,谈阅读。这些个人的问题只对我自己有用,说出来对别人没什么用。比如,我现在要解决一个陈述句的问题,这对一般人来说还是一个问题吗?大多数写诗的人,陈述句写不好,而一个基本的汉语结构写不好,在诗歌界则是普遍的。当然我们有遮羞布,我们说我们破坏了语言。现在没有这个遮羞布了,你看看不少人的语言,就是写不好。

  再谈阅读问题。最近三四年,我从事一些工作,一些作品的细读的工作,主要是读诗。主要是跟徐敬亚老师做,他在《特区文学》主持一个专栏,怎么读诗。我每期给他写一两篇读诗的文章,不是说诗好坏,诗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要用技术解决它的问题。因为每个人对诗都有感受,有的人会说,这个东西我没什么感觉,不好。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凭直觉看诗的,为什么不好呢?一般读者,没有义务和责任说出它为什么不好,只是说句我不喜欢就算了,但是作为专业读者,你就得说出它为什么不好。其实这个不好都是有原因的,人的直觉的产生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个慢慢找,也是能找到的。通过做这个细读的工作,慢慢尝试,就体会到了写作里面的一些事情,比如,是什么样的原因产生了这样的效果?它又是什么样的形式产生的?这对我的写作也产生了一个作用,就是觉得你写的不好的时候,模糊的时候,不清楚的时候,读者也一定会觉得不好,不清楚,模糊。你不能指望自己写得不好,读者会有高度评价,说好的那个读者一定是有问题的。我以前就容易为这个沾沾自喜,我写的差的东西,有人说好,我就特别沾沾自喜,看我写得多好。其实这是侥幸心理。你自己觉得写的不好的东西,它一定就是不好的;而你自己觉得好的,也未必就是好的。面对写作的问题,我认为还是要写。我经常跟写东西的同行说,你写不写了?写了多少东西?他说没写,我就说,如果没写,你就不要谈写东西的事儿了。如果你不写了,你谈的就没什么意义了。这些无非是另外的事情。我觉得一个作家的工作主要是写,一个评论家的工作主要就是发言。可能就是这样。这是我的一种理解吧。

  今天这个“论谭”很有意思,听了许多不同方面的话,我仔细地记了很多东西,现在还没有消化,我得回去慢慢消化……

      (本文是2009年在哈尔滨文艺论谭上的发言记录)

相关热词搜索:桑克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李成恩:80后诗人狂欢的下场:2011年一份田野考察报告
下一篇:钟硕:魔术时代的完整诗意:贵州80后诗歌印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