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本雅明:布莱希特诗歌评注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4 22:58:33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就评注仅仅使自身与文本之美与积极的内容关涉而言,评注也不同于评价。因此,在评注,一种既古老又权威主义的形式,被用在诗的身体(body)——后者不但无与之相关的古老之物可言,更不服从今日得到承认的所谓的权威——上的时候,情况也就变得高度地辩证。

 
《斯文堡组诗》(Svendborger Gedichte [Svendborg Poems])


取自《德意志战争初级读本》(“Deutche Kriegsfibel”[German War Primer])

5

Die Arbeiter schreien nach Brot
Die Kaufleute schreien nach Märkten.
Der Arbeitslose hat gehungert. Nun
Hungert der Arbeitende,
Die Hände, die im Schoße lagen, rühren sich wirder;
Sie drehen Granaten.
 
13

Es ist Ncht. Die Eheparre
Legen sich in die Betten. Die jungen Frauen
Werden Waisen gebären.

15

Die Oberen sagen:
Es geht in den Ruhm.
Die Unteren sagen:
Es geht ins Grab.

18

Wenn es zum Marschieren kommt, wissen viele nicht
Daß ihr Feind an ihrer Spitze marschiert.
Die Stimme, die sie kommandiert
Ist die Stimme ihres Feindes.
Der da vom Feind spricht
Ist selber der Feind.

[5

工人为面包而哭喊。/商人为市场而哭喊。/失业者饥饿。现在/工人饥饿。/折叠在裙兜里的手又忙碌起来——/它们用机器建造着弹壳。

13

夜晚。已婚的夫妇/躺在他们的创伤。年轻的妻子/将产下孤儿。

15

那些高层的人说:/这是通往荣耀的路。/那些地层的人说:/这是通往坟墓的路。

18

在进军的时刻到来的时候,许多人不知道/他们的敌人走在他们的前头/命令他们的声音/是他们的敌人的声音。/谈论敌人的人/自己就是敌人。]

这部“战争初级读本”以“碑文(lapidary)”的风格写就。“碑文”这个词来自拉丁文的lapis,意为“石头”,亦指为铭刻而发展出来的那种风格。其最重要的特征是简洁。而这,首先是在石头上铭刻文字之困难的结果,以及其次,来自于这样的一种意识,即任何对后来世代说话的人都不应浪费文字(不该说废话)。

由于碑文风格的自然的、物质的境况并不适用与这些诗歌,我们就有资格去问这里在场(存在)的对应性的风格是什么。这些诗歌的铭刻风格该作何解释?也恰是其中的一首诗对答案作出了暗示。它是这样写的:

Auf der Mauer stand mit Kreide:
Sie wollen den Krieg.
Der es geschrieben hat
Ist schon gefallen。

[在墙上有人用粉笔写道:/他们要战争。/写下这行字的人/已经阵亡。]

这首诗的第一个诗行可作为《战争初级读本》中任何一首诗的前言。它们的铭刻并不像罗马人的那些铭刻一样,是为石头而作出的,相反,这些铭刻像法外斗士的铭刻那样,是写在栅栏上的。

相应地,《战争初级读本》的特征可被看作出自于这样一个独特的矛盾:通过其诗歌形式即将到来的灾难将令人信服地留存的文字,保留了某个逃避他的敌人的人在围墙上匆忙涂写的信息的姿态。这些由粗糙的文字组成的句子的特别的艺术成就就在于此矛盾。在风雨和盖世太保的代理人面前毫无办法任其摆布的普罗大众用粉笔在墙上潦草地写下了几个字,诗人赋予这些文字以贺拉斯之“纪念碑”(aere perennius)[16]的性质。

诗歌《不想洗澡的孩子》(“Vom Kind,das sich nicht waschen wollte” [On the Child Who Didn’t Want to Wash])

Es war einmal ein Kind
Das wollte sich nicht waschen
Und wenn es gewaschen wurde, geschwind
Beschmierte es sich mit Aschen.
 
Der Kaiser kam zu Besuch
Hinauf die sieben Stiegen
Die Mutter suchte nach einem Tuch
Das Schmutzkind sauber zu kriegen.

Ein Tuch war grad nicht da.
Der Kaiser ist gegangen
Bevor das Kind ihn sah:
Das Kind konnts nicht verlangen.

[从前有个小孩/他不想洗澡/无论什么时候洗澡,它都会迅速/用灰尘把自己弄脏。

皇帝来访/爬上七层楼梯/母亲要找一块布/把脏孩子擦干净。

可那时找不到抹布。/皇帝走了/在孩子看到他之前——/孩子可以不期待见到他。]

诗人站在不想洗澡的孩子一边。他主张,在一个孩子真正地从不洗澡中受苦之前,需要一序列不同寻常的巧合。皇帝每天不把自己拖上七层楼梯是不够的;在楼梯顶上,他不得不选择在这个深知不能把手放到毛巾上的家庭中露面。这首诗不连贯的措辞表达了这样的印象:这样一种巧合的积累实际上有某种梦一般的感觉。

这里我们可能会一起其他同情并保卫脏孩子的人:傅里叶,其“法伦斯泰尔(phalanstery)”不但是一个社会主义的乌托邦,还是一个教育的乌托邦。[17]傅里叶在法伦斯泰尔中把孩子分为两个主要的群体:小群(petites bandes)和小帮(petites hordes),小群被指派去从事园艺和其他令人愉快的工作,小帮则必须去执行不卫生的任务。每个孩子都可以在这两个群体之间进行自由的选择。那些选择加入小帮的人会受到高度的推崇。直到他们开始工作,法伦斯泰尔才有工作进行;对动物残酷的情况归他们的管辖;小帮有小型的矮种马,他们起着小马飞驰闪过法伦斯泰尔;在他们集中起来工作的时候,他们的群聚有这样的标记:一阵由小号、汽笛、钟鸣和鼓点组成的震耳欲聋的噪音。在小帮的成员身上,傅里叶看到了工作中的四种激情:自豪,无耻,倔强(不顺从)以及——最重要的——le goût de la saleté(肮脏的嗜好),污秽中的愉悦。

读者会回想到诗中的脏孩子并思索如果他用灰尘把自己弄脏会不会仅仅是因为社会未能像好的、有用的目的的方向疏导他对肮脏的激情。他们会想,如果说他不那么做的话,会不会只是因为他希望捣乱(拦路),希望成为把人绊倒的障碍,对已确立的次序的黑暗的告诫(这不是不像[有点像]古老歌曲中的驼背小人,扰乱正常平稳运转的家庭。)如果傅里叶是对的,那么错过与皇帝见面的机会,孩子失去的也就不会太多。只想见干净孩子的皇帝并不比他探望的无知臣民更有价值。

相关热词搜索:本雅明 布莱希特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李建春:我的立命,我的安身——当代汉语伦理问题的进路
下一篇:桑克:细腻而笨拙的封闭与悲伤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