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本雅明:布莱希特诗歌评注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4 22:58:33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就评注仅仅使自身与文本之美与积极的内容关涉而言,评注也不同于评价。因此,在评注,一种既古老又权威主义的形式,被用在诗的身体(body)——后者不但无与之相关的古老之物可言,更不服从今日得到承认的所谓的权威——上的时候,情况也就变得高度地辩证。


诗歌《地狱里的罪人》(“Von den Sündern in der Hölle”)[On the Sinners Down in Hell]

1

Die sünder in der Hölle
Haben’s heißer, als man glaubt.
Doch fließt, wenn einer weint um sie
Die Trän’ mild auf ihr Haupt.
 
2

Doch die am ärgsten brennen
Haben keinen, der drum weint
Die müssen an ihrem Feiertag
Drum betteln gehen, daß einer greint.
 
3

Doch keiner sieht sie stehen
Durch die die Winde wehn.
Durch die die Sonne scheint hindurch
Die kann man nicht mehr sehn.

4

Da kommt der Müllereisert
Der starb in Amerika
Das wußte seine Braut noch nicht
Drum war kein Wasser da.

5

Es kommt der Kaspar Neher
Sobald die Sonne scheint
Dem hatten sie, Gott weiß warum
Keine Träne nachgeweint.

6

Dann kommt George Pflanzelt
Ein unglückseliger Mann
Der hatte die Idee gehabt
Es käm nicht auf ihn an.

7

Und dort die liebe Marie
Verfaulet im Spital
Kriegt keine Träne nachgeweint:
Der war es zu egal.

8

Und dort im Lichte stht Bert Brecht
An einem Hundestein
Der kriegt kein Wasser, weil man glaubt
Der müßt im Himmel sein.

9

Jetzt brennt er in der Höllen
Oh, weint, ihr Brüder mein!
Sonst steht er am Sonntagnachmittag
Immer wieder dort an seinem Hundestein.

[1

对地狱中的罪人来说/那里比你想的要热。/但如果有人为他们流泪/眼泪会抚慰地落到他们头上。

2

可那些烧得最热的罪人/没有人会为他们流泪/所以在他们休假的时候/他们必须四处求人哭泣。

3
 
但无人看到他们站立/被风吹起。/那些被太阳照耀的人/你们再也看不到(他们)。

4

这来了缪勒海瑟特/他死在美国/但他的未婚妻并不知情/因此也就没有了泪水。

5

卡斯帕尔·内尔沿路走来/此时太阳正升起;/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给他送来泪水。[7]

6

现在格奥尔格·普弗朗策尔特来了/一个最不快乐的人/他曾经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他毫无价值。

7

在那边是我们亲爱的玛丽/烂在救济院里/没有人为她撒下一滴眼泪——/这对她来说没什么两样。

8

而在光里站着贝尔特·布莱希特/在一块狗石(dog-stone)旁/他也得不到泪水,因为人们想/他一定是在天堂。

9

而今他在地狱里燃烧/哦,哭泣吧,我的兄弟!/否则礼拜天,他还会/一直站在那块狗石旁边。]
 这首诗尤其清楚地表明《恋乡》的诗人发生了何种程度的变化以及,在如此变化之后,他如何偶然触及那手边的最为切近之物。近在咫尺就在手头的,是巴伐利亚的民间故事。这首诗以巴伐利亚路边的某些标志列举未被免去罪孽就生气去的人们的名字并要求路人代为求情的方式给出了那些在地狱的火焰中受苦的朋友的名字。然而尽管有着地方的起源,这首诗事实上并没有往回走得很远。它的血缘(lineage, 所属的世系)是挽歌,中世纪文学最重要的形式之一。我们可能会说它回到了古老的挽歌,为的是哀叹某种新的东西:(在这里)甚至连哀叹也不存在。“这来了缪勒海瑟特/他死在美国/但他的未婚妻并不知情/因此也就没有了泪水。”人们也不能臆断缪勒海瑟特死了,因为——根据布莱希特的《诗歌使用指南》(“Instructions for Using the Poems”)——本书的这个章节就是献给缪勒海瑟特本人而不是献给他的记忆(即纪念他)的。
这里树起的路边的标志描述了在忍受地狱火焰的同时得到命名的那些朋友们;但同时(两样东西在这首诗中结合到了一起)它也像对路人一样对这些人说话,提醒他们,他们不能期待(别人的)求情。这首诗非常平静地对他们描绘了所有这一切。但在他开始谈论自己可怜的灵魂,荒凉的缩影的时候,他的平静最终也遗弃了他。他的灵魂站在——在大白天,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一尊“狗石”旁边。确切来说这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也许,是一块狗在上头撒尿的石头。对那个可怜的灵魂来说,这想必是某种与监狱墙上的潮湿斑块一样熟悉的东西。这场游戏以诗人告终,在展示了如此之多的麻木之后,他请求——麻木地——着泪水。
 Brecht and Benjamin 

相关热词搜索:本雅明 布莱希特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李建春:我的立命,我的安身——当代汉语伦理问题的进路
下一篇:桑克:细腻而笨拙的封闭与悲伤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