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本雅明:布莱希特诗歌评注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4 22:58:33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就评注仅仅使自身与文本之美与积极的内容关涉而言,评注也不同于评价。因此,在评注,一种既古老又权威主义的形式,被用在诗的身体(body)——后者不但无与之相关的古老之物可言,更不服从今日得到承认的所谓的权威——上的时候,情况也就变得高度地辩证。

王立秋译

评注的形式

我们知道,评注(commentary)不同于评价(assessment)。评价对它的主题/主体估价,从晦暗中整理出光。评注则预先接受被谈论的作品的经典地位,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以某种预先的判断开始的。就评注仅仅使自身与文本之美与积极的内容关涉而言,评注也不同于评价。因此,在评注,一种既古老又权威主义的形式,被用在诗的身体(body)——后者不但无与之相关的古老之物可言,更不服从今日得到承认的所谓的权威——上的时候,情况也就变得高度地辩证。这种情况契合于另一种在古老的辩证格言中得到总结的情景:通过多元化困难来克服困难。这里有待克服的困难在于:在今天,在这个时代,人们何以可能阅读抒情诗歌?现在,如果我们通过阅读这样一个文本,就好像它是一部得到广泛讨论的作品,载满了观念的重负——简言之,即(像阅读)一个经典文本那样来阅读这样一个文本(即抒情诗)的话,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们走得甚至更远,抓住牛角来扼住公牛并在心中牢记今天阅读诗歌之困难的特别环境,与今日写作诗歌之困难恰恰是相符的,又会发生什么?我们去下一本今-日的诗集(present- day collection of poetry)并试图像(阅读)一个经典文本那样来阅读当代的抒情诗,又会发生什么?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能鼓励我们从事这项任务的话,那么这种东西,只会是这些日子里也在其他领域中引起绝望/冒险之勇气的那种东西:对明天会带来如此规模的毁灭以至于昨天的文本和创作可能看起来就像几个世纪以前的工艺品那样远离我们的认识。(评注是如此地紧凑地适合于今日以至于到了明天,它就可能像古典的布料一样挂起。现在它可能看起来差不多精确到令人不堪的地方,明天可能就布满了疑团。)以下的评注从另一个视点来看也是极为有趣的。对于那些对他们来说共产主义看起来承载着片面性污名的人来说,对像布莱希特的作品那样的诗集的细致的阅读,看起来可能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然而我们不应事先就摒绝那种令人惊奇的事情——就像,比如说,如果某人只强调布莱希特的诗歌从《恋乡》(Hauspostille) [对家乡的挚爱(Devotions for the Homes)]到《斯文堡组诗》(Svendborger Grdichte) [斯文堡诗作(Svendborg Poems)]的“发展”就会导致的后果那样。[1]尽管《恋乡》中的态度是自我中心的(asocial),在《斯文堡组诗》中,是人的态度却在社会方面承担起了责任。但这跟(信仰的)转化(conversion)还不是一回事。先前被尊崇的并没有被焚毁。相反,我们应当注意到,这些诗集有何共通之处。在它们表达的多样的态度中,有一个特别的,是在哪里也找不到的:那就是一种非政治的、非社会的立场(stance)。展示这些在气度上纯粹抒情的段落的政治内容,则正是评注要完成的工作(评注的生意)。

 《恋乡》[对家乡的挚爱]

《恋乡》这个标题当然是讽刺性的。这个词既非来自于西奈亦非来自于福音书。其灵感的来源是布尔乔亚社会。观看者从这个社会中得出的教益不可能更根本地区别于那些社会本身散布传播的教益。《恋乡》只涉及前一种教益。如果安那其是胜利的话,诗人想,如果安那其囊括了布尔乔亚生活的法则的话,那么,就让我们至少说出它本来的名字吧。对他来说,布尔乔亚用来装饰其生活的诗的形式太过于崇高以至于不能对其支配的本性给出不受歪曲的表达。启发(教堂里汇聚的)人群的赞美诗,用来哄骗大众的民歌,伴随士兵走上屠戮的战场的爱国歌谣,兜售最廉价的安慰的爱情歌曲——它们在这里都被这样一个事实,即一个不负责任的、自我中心的人以它们应当在不负责任的、自我中心的人民面前被谈论的那种方式——没有羞耻,无论是虚假的羞耻还是真实的羞耻——谈论这些事物(上帝,人民,故乡,新娘)的事实给予了新的内容。

相关热词搜索:本雅明 布莱希特 诗歌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李建春:我的立命,我的安身——当代汉语伦理问题的进路
下一篇:桑克:细腻而笨拙的封闭与悲伤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