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远人:诗歌、纯文学和读者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4 22:38:09   来源:长沙晚报   评论:0 点击:

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出后,一如往年,媒体开始进行与诗人和诗歌相关的一些报道。诸如《诗歌是否能回到阅读中心》《纯文学是否回归》之类。说实话,读这些文字我是麻木的。

一个人在今天还能继续写诗,本就是罕有的精神幸运了,还要去要求什么呢

    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出后,一如往年,媒体开始进行与诗人和诗歌相关的一些报道。诸如《诗歌是否能回到阅读中心》《纯文学是否回归》之类。说实话,读这些文字我是麻木的。充其量,诺贝尔奖的名单公布只不过给媒体提供一些新闻噱头,给海量读者一个简单的信息而已。当然,它也会给一些诗人带来虚幻的兴奋冲动——原来诗歌还有人在关注呀?

    实际上,关注诗歌的人始终在关注,不关注诗人和诗歌的人始终不会关注。

    即使是诺贝尔奖,也绝不会成为一次尽人皆惊的地震。

    我更相信,哪怕是一个在文学圈东奔西跑的人,他也绝不会读完所有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作品,更不可能随口说出每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姓名。事实上,面对那一长串的逾百年的名单,他也不会真正喜欢到每个作家的每部作品。

    对我国的诗人和诗歌读者来说,只有那个短暂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成为一个诗歌时代。后来的很多提法都似乎和它有关。譬如“诗歌死了没有”等问题,谈论它的人总喜欢拿八十年代的诗歌状况进行比较,殊不知那个年代的特殊性在于长达十年的政治事件结束,被逼压太久的精神空白实在太需要一个发泄口了。诗歌的登场引人关注就变成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但当时的诗人和读者都在忽略和回避一个事实,那就是诗歌的兴盛来自于之前的政治事件的高压,如果说那个政治事件是不正常的,那么紧随而来的诗歌时代也就是不正常的。

    没多少人关注诗歌,这才是正常的状况。

    帕斯对诗歌读者的数量使用了“无限的少数”。这个“无限”绝不是横向的铺展,而是纵向的深入,它依赖于一条细长的时间向度。永远存在,但又永远是少数。因为不仅诗歌,包括所有纯文学体裁,都很难在同一个时期就拥有巨大的读者群。

    记得恰好是十年前,作家出版社出版了199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希尼的诗文集。这本书长沙一直未见。我找到定王台书市的一个老板,希望他能从出版社拿到这本书。该老板对我就这本书如何如何好的说法将信将疑,还是从出版社进了一批。书到后,我和长沙的一些诗友都去买了,但仅过一个礼拜,我再去那书店时,该老板就抱怨我给他错误信息,因为这些书只有我们几个写诗的朋友买了之后,就再也无人问津,弄得我只能向那老板连声抱歉。又等一些时日后,实在无法卖动,那老板便将书退给了出版社。很巧的是,也恰是在那一年,《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在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一个朋友在定王台无意间发现,七折买了一本,我们得知后,也赶去买,那老板很诧异一本诗集怎么突然连续有人来买,以为进了本畅销书,本来七折出售的,想加到八折卖出,我们自然不干,结果都是七折买下。但同样的结果再次出现,后来再去那书店时,该老板同样说书卖不动了,最终也是退还出版社了事。

    这个缩影有它的残酷性,但又再正常不过。实际上,说诗歌没有读者本就是让人早已生厌的老生常谈。我有时也诧异为什么不少诗人会对此有所抱怨。一首差诗让读者感到好笑,一首真正的好诗又在要求读者的时间和耐心。不能说读者缺乏这些,准确的说法是这个时代没有耐心。我同样相信,如果是一个没有诗歌写作和阅读经验的读者,他也很难将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读下去——而即使读下去了,也读懂了,又能怎样呢?希尼说一首诗歌从来挡不住一辆坦克。那么,一首诗歌也自然不能对生活有什么改变。

    只是,一个人在今天还能继续写诗,本就是罕有的精神幸运了,还要去要求什么呢?

相关热词搜索:远人 特朗斯特罗姆 诺贝尔文学奖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西渡:拯救的诗歌与诗歌的拯救——戈麦论
下一篇:李建春:我的立命,我的安身——当代汉语伦理问题的进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