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李寂荡:文学依然是文化的核心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20:48:11   来源:《山花》   评论:0 点击: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有其本身的美感和自身的价值所在,所以它是不可替代的。而且,我们从小受的语文教育,其主体实际上就是文学教育,从幼儿园读唐诗宋词开始,到大学语文,学的主要是文学作品,接受的主要还是文学教育。

  当下中国文学创作的境况
  这得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80年代可以说是中国文学20世纪下半叶的一个黄金时代,人们对文学有着强烈的热爱和向往,形成一个文学创作的“井喷现象”。80年代对知识分子和文化人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因为,它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秉承了中国传统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价值理念。所以那个时代涌现了大量的作家、大量的作品,其中不乏一些有相当精神高度的作品。这个“井喷现象”和此前文革的长期压抑和控制有关系。但是那个时代的文学有一个特点,一、文学工具化的痕迹较重,二、因为才开始恢复相对自由的文学创作,所以在艺术形式方面显得相对粗糙。但是那个时代比较单纯,有崇高的精神倾向。80年代可以说,全国几乎都呈现出一种全面热爱文学的景象。
  进入90年代,中国文化的语境发生了剧烈的转变,甚至是180度的大转弯。它和中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而导致的社会转型有很大关系。在这种转型中,人们的热情、理想和精力都投向了市场经济,逐步地,经济尺度成为衡量人的重要的尺度。社会变得更加的纷繁复杂,已经脱离了80年代的相对稳定、单纯,变得很喧嚣、复杂。来自生活的压力、人与人之间距离的进一步拉大、心理的不平衡等方面因素,使得人的心态也变得很复杂。中国的文化和文学在那个时期都面临了很大的挑战。可以说,从那个时代起,如要问中国文学受什么影响最大,回答无疑是受商业经济的影响最大。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

  当下文学创作受到负面影响的社会客观因素
  一是整个社会的阅读语境发生了改变。在80年代,普通的人家都订有文学杂志。现在在街头小巷上也很难看到文学杂志,文学阅读已很难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那个时代,文学阅读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很普通的事情,是一种精神追求,追求一种精神境界,一种人格修养。而现在的阅读趋于两个方向:一是务实化,读的东西必须有用,甚至可以转成生活和工作的一种技能,它以谋取生计和改善生计为目的;一种是休闲性阅读,现代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忙碌,身心疲惫,这种阅读则更多的是为了放松和消遣。所以,现在我们在书摊上看到的大部分是时尚杂志和实用性的书刊。现在的阅读缺乏精神性的阅读。精神性的阅读,我觉得主要指向人文社科方面的书刊,特别是纯文学书刊。
  阅读和写作是互动的,二者是辩证的关系。一个社会有比较强烈的阅读兴趣、比较好的阅读习惯和阅读氛围,那么作者创作出的作品就会引起广泛的关注,这样就会促进作家写作的热情和兴趣。有一个良好的阅读语境,会促成一个良好的写作语境,会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否则就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社会对文学作品的冷落会直接伤害作家写作的积极性和写作的信心。因为作家写作出作品来,是需要社会认可和社会接受的,这样作家的价值才会实现。当价值实现在某方面被中断,那么作家的成就感和对文学创作的价值感会大幅度削弱,就会觉得写作没多大意义。再加上生活压力大,然后他们就转向务实的职业和工作,谋取更好的生计,以改变他们的生活状况。可以说经济方面的价值取向也直接改变了很多诗人作家,所以在90年代,有不少诗人下海经商,放弃了文学,转向了商业活动。其中,不少成了成功的商人,以另一种方式完成了自我的价值实现。
  二是市场经济对我们作家的创作的负面影响。当然,文学和经济是有关联的。但是,现在看来,这种影响太过度,它已经左右了某种所谓的文坛、左右了作家的心态、左右了文学生产的机制,所以,90年代以后,人的精神的纯粹性和崇高的精神走向或许已逐步式微。许多作家写作,开始往往是写诗歌或中短篇小说,一旦成名以后,都会转向长篇小说,因为长篇小说容易销售。在《山花》的组稿工作中,我们常会向一些名家约稿,但他们普遍都会说,我在写长篇,没有中短篇。为什么,因为长篇更容易改编为影视剧而获得经济效益。甚至有些作家就直接写影视剧本了。
  三是社会娱乐化的影响。90年代以后,不仅有市场经济的冲击,还有娱乐文化的冲击。随着社会进入消费主义时代,社会的娱乐化倾向越来越明显。人们除了工作,无不在追求娱乐,而不是去思考和追问。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西方哲人也说:“人是追求意义的动物。”而现在,我们的时代可能已远离求索,放弃了深层次的思考和追问,而去寻找娱乐,寻找放松。娱乐化的时代的娱乐化倾向导致了大众对文学作品的远离。对文学作品的阅读有时会带来心灵的震撼,会带来沉重的思考。但人们现在不愿思考也不想去追问,这是个娱乐化的时代,这也是对当下文学产生影响的重要因素之一。

  作家创作主观方面存在的问题
  问题肯定是有的。我们常说:“创作高于生活。”在作家的作品中会看到作家强大的精神力量,他的人格,他的思想深度,他的情感的丰富性和他的审美趣味。但,现在我们的作家在这方面显得比较弱。甚至有时作家的作品低于生活。他有可能是掌握了一定的叙事技巧,写作不是发自内心的、来自心灵的写作,而是在制造,更趋于一种工匠式的行为。我们说作家不仅要掌握写作的技艺,他还要有非常丰富的思想情感内涵和超越性的精神立场,他才是作家。正如我们说知识分子,不是有知识就是知识分子,它还包括一个精神立场和批判立场。所以说,我们的有些作家更像一个写手,他们的作品内容比较苍白,还没有达到现实的丰富性。可以说,平淡的心灵,平淡的生活,导致了平淡的或胡诌的作品。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存在许多困苦,精神的迷茫,当下我们的生活也面临很多的新问题,超过了以往,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的作家对这些问题可能并没有深刻觉察,或是对这些问题没有进行很好的表达,对人性的复杂性、对现实的新境况都没有很到位的表达。甚至是没有意识到这些现实问题。文学应该有时代精神和时代感——时代性不要理解为主流话语中的“高调”作品,它就是要关注时代存在的问题和时代给人带来的困惑和迷茫。作家对此视而不见,或避而不谈,或谈起来也不够深刻。然后生活经验的匮乏,让他们更多地依赖所谓的“虚构”,所谓的“想象力”,虚构某种“乌托邦”,凌空蹈虚,呈现出虚假的人性和情怀,很矫情。这样的作品更多给人的感觉是编造。编造痕迹严重,这样的作品要感动人,让人产生共鸣是很难的。
  有时作家的写作会取悦大众,背离了以前写作的崇高性走向。当然这也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社会语境的转变有关。可能我们整个社会的文化走向已不如以前那么趋于高尚了。当然,我们反对伪高尚,可能更需要真相。在日常生活中,谈高尚,可能人们觉得是可笑的。所以,在这种背景下,许多作家的写作会追求故事化。故事性强,而创作主体的精神高度就有可能有所下降,对社会某些方面的批判可能就不那么有锋芒了。
 
  文学的前途和存在的价值
  在当今中国,媒体的多元化是对文学形成冲击的另一方面因素。在80年代,人们的求知方式主要是靠阅读,现在,电视的普及、网络的普及对传统文学的冲击比较大。可是我们联系到西方国家,他们的媒体比我们还发达,但是他们的国民对书籍对文学作品保持着很高的阅读率,他们的报刊订阅率仍然是我们的若干倍。如果我们真实地去了解,实际上,媒体不同只是载体不同而已。在网上一样可以读莎士比亚,一样可以读博尔赫斯,但很多人上网并没有读这些文学经典,而是读一些其他的东西或者打游戏。实际上,受网络冲击最大的是传统的新闻媒体。新闻需要速度,文学不需要,文学的写作和阅读有时需要的是耐心和缓慢。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有其本身的美感和自身的价值所在,所以它是不可替代的。而且,我们从小受的语文教育,其主体实际上就是文学教育,从幼儿园读唐诗宋词开始,到大学语文,学的主要是文学作品,接受的主要还是文学教育。文学教育同时也是语言教育。文学与其它艺术门类相比,更能“深入人心”。文学已经深入到我们的骨髓,我们实际无不生活在文学之中。如果没有文学作品,我们的精神就会变得更加单调,时代就会更加贫乏,人们就会更加缺乏思想而趋于平面化和单一化,一个民族也就不会有丰富的内涵。同时,文学能为一个民族提供强大的精神力量和强大的凝聚力,是增强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因素和增强民族认同感的一个重要方式。这方面的意义当然已超越了文学本身。而且,文学作品实际上也是一个民族在世界上展示自己的一扇窗户。比如我们通过泰戈尔的诗歌了解一个美丽的印度,通过川端康成了解一个美丽的日本,而通过唐诗了解到一个美丽的中国。
  文学是文化的一部分,但文学是文化的核心。现在,文学依然然是文化的核心,它对文化有着强大的辐射能力。数千年来如此,现在与将来亦必如此。它有时可以不直接以文学作品的面目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但它会转化为其他形式来进入我们的生活,影响我们的生活。比如它会演变成电影、电视剧、音乐,仍然和我们息息相关。文学貌似边缘化,但仍和我们的生活和心灵紧密相连。

  《山花》概况
  最后,请允许我介绍我主编的《山花》杂志。
  《山花》和国内别的省级文学刊物一样,有相似的历程,创刊于1950年,是贵州最早的一本文学杂志,是刊登贵州作家作品的重要园地,是贵州作家的成长摇篮。可以说,60年来,贵州绝大多数作家都是在《山花》发表作品而走向成熟的。在90年代初,《山花》成功地实行了改革,然后逐步地从一个一般的省级刊物跃升为一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刊物。到现在,《山花》虽是一个边缘省份办的文学刊物,但它已跻身于国内一流的文学期刊之列,被北大列为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自2005年起连续多年被评为“中文期刊网络阅读全球排行前100名杂志”,是国内首家纯文学文本和视觉艺术文本结合的双重文本,是全国独家向世界100所著名大学赠送刊物的杂志。
  在办刊特点方面:首先,《山花》历来标举先锋性。文学的发展离不开文体实验,文本的探索,因为文学总要变化,而这变化就需要进行探索。《山花》在倡导文学的先锋性方面可以说是走在前沿的。我们强调先锋性的同时,也强调文学性。不管任何作品,一定要有很强的文学性。其次,扶植新人历来是《山花》工作的重点。《山花》在注重名家的同时,更强调对新人的关注。文学要发展,就必须有新的增长点,而增长点往往是靠新人体现出来的。因为新人会将不同的生活经验、思考、审美趣味和话语方式带入其作品,所以会给文坛带来新的气象和新的发展动力,从而推动文学的发展。文学的发展是离不开新人的。现在,作家队伍新陈代谢的频率加快了,可以说是越来越快,所以对新人的发现和推出也应该越来越快,也应倾入更多的精力。再次,我们还强调兼容性。我们增加了一些有关社会文化的栏目,目的是增加刊物的包容性,同时也增加刊物的可读性,还有它对社会的覆盖面。

    (本文系《山花》主编李寂荡应深圳中心书城、深圳大学文学院等之邀而做的专题演讲)

相关热词搜索:李寂荡 文学 文化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雷喑:人性与人格的多维呈现与诗性开掘
下一篇:蔡天新:译诗的两点体会:画面感和均衡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