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小海:也谈八十年代诗歌精神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20:41:12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在八十年代诗歌运动风起云涌时,就有过两种截然不同的争论和评价,一派说“好得很”,一派说“糟得很”。有人认为这是西方“迷茫的一代”、“垮掉的一代”在中国的重演,嘲讽得有点像抬举,有人冠之以后现代主义文化掮客等等。

  关于八十年代诗歌精神,已经作为一份遗产在展开讨论,听起来是有点反讽意味的事。说明八十年代诗歌精神在今天可能已然失去了。
  在八十年代诗歌运动风起云涌时,就有过两种截然不同的争论和评价,一派说“好得很”,一派说“糟得很”。有人认为这是西方“迷茫的一代”、“垮掉的一代”在中国的重演,嘲讽得有点像抬举,有人冠之以后现代主义文化掮客等等。我在想,这种外来影响实际上是庞杂的、无序的,连我们这些接受的人都吃不准,这样评论和下定义的人更是盲人摸象;有人发自肺胕地欢呼雀跃,像保护眼睛一样全力维护第三代诗人,像我认识的“九叶”诗派中令人尊敬的几位先生(“九叶”诗派本身也曾被年青一代诗人视作值得承继的一个隐密的“小传统”);但也有人只是盲目叫好,认为新事物一定就是好的,代表着未来。简单的逻辑:叫好也就赢得了未来。这一类的评论家其实是带有赌徒心理的。
  八十年代不是一个常态化的年代。国家在改革开放中艰难转身,一代人心理裂变紧密相随。特定的时代背景和文化心理,注定了第三代人有些冲动、有些迷茫、有些盲从、有些激愤――,那是伴随着思想解放、冲破思想禁锢带来的骚动、兴奋、热情、创新、律动――。另一方面,也有全社会对知识和才能的尊重和盲从,这也包括了对诗人们的宽容。回头看看,那肯定不是最好的时代,但那个时代社会还存有梦想,人性开始复苏,欲望开始复苏,可能是矫枉过正吧,对所谓的知识和才能盲目崇拜,有点迷信,也使诗人们可以稍稍由着性子“撒回野”。
  第三代诗人这个概念只是取个公约数,分子分母是动态的、不确定的。据说八十年代是诗歌的黄金年代,具体有多少人写诗和读诗我们不得而知。文艺开风气之先,也就是说这个行当吸引了当时最优秀的脑袋扎堆于此。其实,当年可供选择的职业可不像现在这样的广泛、自由和专业,也是一种社会普遍的供求关系在发生作用,今天的青年才俊们择业更愿意优先考虑金融、财会、IT、法律等热门行业,道理可能也差不多,区别是一代人中所谓的“精英”价值观取向不同,一定程度上也是随着社会的价值风向标在动,过去喜欢用右脑思维的现在可能更喜欢用左脑了。当然,这是句玩笑。
  总结一下。八十年代的诗人更喜欢挑战秩序、挑战传统、挑战权威,沿袭了“文革”遗留下来的大破大立的“革命性”,有大无畏的冒险精神,甚至不惜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崇尚自主、创造和标新立异,急于确立独立姿态,哪怕是先拉旗号再立山头也行,正因为“一无所有”(也是崔健风靡一时的歌名),才能有一个能够吞吐和消化一切的胃口,反抗也因此无所顾忌,他们认为失去的只有束缚他们的枷锁。
  但是在反抗的旗号下,掩饰了“方法论”上的重复和陈旧,即依然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造反思维方式。诗歌中的理想主义其实又掺杂了意识形态中固有的二元判断思辨方式。褊狭的意识形态思维范式加上血性的青春冲动成就了第三代诗人。这种反抗,当然也是启蒙意义上的觉醒,其中又掺杂着传统与现代、西方与本土的冲撞和整合。同时,第三代诗人为确立自身的存在与朦胧诗人之间,也存在着“对话”甚至“颠覆”关系。这种斗争哲学也人为制造了屏障,使那些不参与运动的优秀诗人“不在场”,造成穿越屏障的困难,一部分诗人从文学史中 “被” 遗漏。当然,也有一部分诗人是自动疏离运动的浪潮和中心的。
  那些在运动中涌现出来的诗人,终将要摘下“时代面具”,回归到具体的诗人原型中,在外部的压力逐渐瓦解后,更多是要不断解决个人内心的冲突,展示个体的真实的力量,而不是过早进入了时代“名人堂”,使创作力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真正的诗人无论是穿越“血与火”的还是默默无闻隐匿于“市”的,都将面对读者和时间的双重考验,而有持续创造力的诗人们才能真正拥有未来。
  第三代诗人除了与外部抗争外,还有内部的磨砺、消耗、批评和纷争,在彼此的砥砺甚至纷争中确立自我的过程,形成了差异性和不同风格。这是第三代诗人成长的内生力,所谓“和而不同”。要警惕的倒是彼此抬着混,自我批判力的消溶和丧失肯定是第三代诗人最大的敌人。
  第三代诗人之后,我认为诗的实验精神不是强化而是弱化了。
  一些功成名就的诗人一方面可能与他们不能接受八十年代俨然是诗歌的 “主场写作”,而在九十年代以后,诗歌逐渐被边缘化的命运,他们依然靠着“一招鲜”的符号化写作维持着,巧妙规避着风险;另一方面在第三代人那里得到强化的生命体验意识淡化了,一些第三代诗人贪图一劳永逸的复制自己、扩张外延,直指人心的力量消解了。那种合着时代大潮和他们青春律动的好运气早已一去不返。其实,并没有什么借口,在我看来,诗人以及诗歌真正的读者从八十年代以来一直就在那里,虽未增加,也未必就大大减少了,一味沉醉于八十年代的诗歌神话中于“诗”无补;与此同时,诗歌的尊严也从来不需要依靠来自诗歌以外“神力”或者某种世俗推动力的恩赐。诗歌不是球赛,诗人是不是打主场有什么要紧,生活“在场”,诗歌“在场”,诗人一直“在场”。

相关热词搜索:小海 八十年代 诗歌精神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刘洁岷:“那些尖锐的声音在光滑的漆面上碰撞……”
下一篇:雷喑:人性与人格的多维呈现与诗性开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