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刘洁岷:“那些尖锐的声音在光滑的漆面上碰撞……”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20:32:58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宋尾是一位原籍湖北的诗人,因为和我父亲同籍,算是我半个老乡——像我们这些镇上出生的人,老乡诗人,确是我们彼此关注的一个点?我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诗刚被排在一个民刊的头条,给我的印象是有略有“夹生”感,但 “洋气”较为明显。

  宋尾创作谈:我就是我的现实

  梳理自己,跟审视自己一样难。
  归结来说,这几年,我的诗更多是以日记或者便条的形式出现的。有即时性的,也有构思性的。但不再有专门的“诗歌写作时间”,也没再使用任何专门的“诗歌作业本”。
  我在任何条件和时间写诗。中午的办公室,同事午睡了,我就在办公桌上写下它们。有一段——那是五年前形成的习惯了——临睡前,我总是失眠,于是我在那时写诗,负责写而并不记录,它们发表在浩渺的脑子里——就像一个人用露水在玻璃上写作,但这并非完全无用的。很多时候,我们没法简单判定一件事儿,就如它们,可能以另一种隐秘的姿态存在,就在你的脑子里。坐在拥挤的公共汽车上,我常常写诗,也有这种充裕——每天,我都有一段往返近三小时的空虚的旅程。
  近年来,我的诗歌,大都出自这样散淡的氛围——在现实与虚构交接之处。我尽力并试图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连接现实与虚构的东西:另一个躲藏在我身体的我,隐藏在日常里的魔幻性,梦,以及任何一种平凡事物中极易被忽略的那些部分。
  很多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去找它们,而是它们找到了我。写作就是从主动到被动的一个过程。至少对我是这样。
  我还在慢慢学习,如何准确使用那些朴素的语句,尽量剔除诗中夸饰的成分。我一直在努力的仅是,把自己跟其他人区分开来。
  现在我写诗,更像是给一个未见面的老朋友写信。深夜,我坐下来,很自然地给他讲述自己的困惑,焦虑,以及凌乱的现实。“现实”并不是一个概念,而是真切的可触摸的那些事物,是生存,是周遭,是想象,是人,是身体,是我——我就是我的现实。
  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在多长的时间里,以及在怎样的层次上——能够甘于寂寞,并且无需得到他人的理解。这句话是基尔凯廓尔说的,但更像是说给我听的。

相关热词搜索:刘洁岷 宋尾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灵石:艾略特与波德莱尔
下一篇:小海:也谈八十年代诗歌精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