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叶淑嫒:朝着美好飞行:邵小平诗论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20:27:14   来源:诗生活   评论:0 点击:

描写西部的乡土诗长期被惯性写作熟化为似曾相识的模板,西部乡村要么带着贫穷、粗粝、苦难的格式化剪影,要么被煽情为乡野味儿的信天游。邵小平生活在西北的乡村,但以他美的诗心,以陶渊明式的牧歌格调的田园诗,呈献出另一个诗意的西北乡村。

  甘肃确实是一个诗歌大省,因其大,所以多出好诗人,也因其大,好诗人要赢得声名却也不容易。在通读了甘肃诗人邵小平的两部诗集《邵小平短诗选》(银河出版社)和《金口哨》(华艺出版社)之后,这种感觉更为强烈。邵小平生活在灵台,自1983年开始发表诗歌,二十几年诗情不减,笔耕不辍,也获过各种文学奖项。应该说,邵小平是一位好诗人,因为读他的诗,会发现诗歌确实是最为个人化的创作。邵小平能够以自己独特的心灵体验去抒发个体的诗情,表达独具一格的形式向度和美学趣味。他的诗有别于西部诗歌,因此在甘肃诗坛具有独特性。他坚持诗歌艺术的精致灵秀、坚持歌唱真善美,因此在当代诗坛流行粗鄙的口语诗、玩世不恭地调侃价值和美好的氛围中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读邵小平的诗,就像抚摸和玩味一串美玉串珠的项链,感觉到雅致与美好。一首首诗仿佛一颗颗温润的玉珠,并不绚烂夺目,却光泽温润,有着灵秀、古典的韵味,而串起这串珠子的线就是诗人内心,那“朝着美好”的生命体验。
  “朝着美好”是邵小平一首诗的标题。这首诗写诗人和自己三岁的孩子一起灯下读书,“哦,我端正地拿着书/看到了光明的人间/也许还看到了颠倒的世界/而孩子拿着颠倒的书/他认真的样子,我猜/他心中定有一双翅膀/朝着美好,在逆光飞行”三岁的孩子拿着颠倒的书读,原本童心烂漫,然诗人又何尝不是有着一颗童心?诗是直达内心的、最为真实的情感抒发,否则难以为诗,诗心本童心。身为文艺工作者的邵小平,曾经做过检察官,也许时常看到“颠倒的世界”,却难得地保留了一颗“童心”,在诗歌中“朝着美好,逆光飞行”。
                          
  一
  描写西部的乡土诗长期被惯性写作熟化为似曾相识的模板,西部乡村要么带着贫穷、粗粝、苦难的格式化剪影,要么被煽情为乡野味儿的信天游。邵小平生活在西北的乡村,但以他美的诗心,以陶渊明式的牧歌格调的田园诗,呈献出另一个诗意的西北乡村。但这不是矫情,是一个真正在西北乡村生活过,并融入其间的人感觉到的家园之美,家园之叹。
  陪老乡笑谈星星的话题/打盹醒来,已是半边床空/只听猪崽在拱着圈门/女主人在木板上剁着猪草//而远处传来犁地人吆牛的猛喝/斧头劈进木头的空旷/几个山头相互问答的亲热/以及山鸡呼唤伙伴的湿漉/都是那么温馨和谐…… ——《雾晨听村》
  这是一首充满了生机的诗。诗人在温暖自然的乡村夜谈后,早晨醒来发现勤劳的农人已出门劳作。诗人睡眼惺忪中听乡村的声音:猪崽拱门、女主人剁猪草、农人犁地吆牛、伐木、相互问候、山鸡相互唱和……
  中国诗歌以有意境为至上,有意境的诗歌往往具有“韵外之致”“味外之味”的艺术美。《雾晨听村》虚实结合,写声为实,以声绘画是为虚,虚实结合表现在,乡村早晨各种声音的交织中,呈现出一幅生机勃发、天人合一的乡村画面。近处,肥嘟嘟的猪崽活蹦乱跳叫着乞食,村妇拿刀剁着碧绿的青菜,青菜的味道弥漫在清晨清新的空气中。远处农人在大地上扬鞭犁地,吆牛的声音与天籁一体。还有那在苍翠的树林里坎坎伐木的樵夫,山头上一边忙碌一边亲切地打着招呼的农人,他们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乡村生活,那么和谐,那么地生机勃勃,更何况还有那养足了精神的山鸡们在此起彼伏地唱和。可以说,这首诗颇有人与天合的神韵,算得上是一首有意境的当代诗歌。说它有意境,还因为,它在虚实结合中拓展的回味无穷的审美空间,它交织着生命的饲养、自然的哺育、大地的耕作、希望与收获、修筑或者燃火的火热、纯朴的关怀、生态的和谐等等美的韵致。
  邵小平对西部乡村并不是完全的赞美,他正视西部乡村的艰辛,不过诗人不想哀叹,也不想控诉,他还是要向美好飞行,用诗歌表达改变艰辛生活的美好愿望。《雨水高原》:“高原上的天/像硬汉的脸/而这土地上的雨水/有时比硬汉的眼泪还稀少……屋檐下院子里的水窖/田头上大道旁的水窖/鸟的粮仓,花的闺房/马的眼睛//如果我的诗能砌一口窖井/那么岗上的大豆你为我摇铃吧/洼地里的玉米你为我怀孕吧/还有白菜的根/你为我守住秘密吧”干旱是西部长久的伤痛,到处凿水窖储存雨水也是西部乡村典型的生存方式。热爱着西部这片土地的诗人,无法改变干旱自然气候,心愿是将自己和心爱的诗歌物化为西部土地的一口窖井,滋养西部大地的生灵,来分担这片土地的苦难。这首诗在艺术的成功主要是将人的物化和物的拟人交织在一起,有童话般的童真之美。
  邵小平写乡土、写大地的诗确实很美,《春的小品》清新、清纯,灵秀之极;《树提着水桶在奔跑》想象独特、生机盎然、青春勃发;《泾河》深情款款;《补地》和《大野》对大地充满了热爱;而《灵台雅歌》又是诗人回望自己的故土灵台时,满怀激情地在历史人文的凭吊中对故土精魂的张扬。而当邵小平将美好投射到乡村的日常生活时,平凡的日子就有了幸福感、喜悦感,《红日临门》就是这样一首生活感非常鲜活的好诗。
                         
  二
  读邵小平写爱情的诗,先有些微讶异,然后又释然。原以为曾经作为检察官的他的诗,就如他说的“必须硬朗如/法律条文中一个字”或者“如一位佩剑的将军/嚯地一声抽出壮士的英气”。却不料,在诗歌里,处处看到他的温婉多情。然而,仔细回味,他多情却并不柔弱,深情的爱中有一股坚韧的劲儿。这可能与他选择做“一位握笔者,让文字开花,思想结果”有关,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握笔者,“必要的时候,要把小小的笔举成火把/或者握着它去决斗。”(《握笔者说》)
  “一片庄稼,收获的时候/人们只把它的果实/收回仓廪,枝干部分被遗弃/等待着冬天的柴火//一头牛闯进庄稼地/翻卷舌头,饕餮一颗庄稼/就像一个人抱起另一个人/爱她的头发、眼睛、心灵……//一头牛闯进庄稼地,那执拗/牵着缰绳的小女孩也挡不住/长在路边的青草也挡不住”  ——《执拗》
  用“牛闯进庄稼地”来喻指爱情,这个意象在民间原本并不新奇,但诗的新颖之处是以人对庄稼功利性的选择和狂野的牛对庄稼地的饕餮来形成对比,在对比中让我们领略爱情的真味:那执拗的,全身心的,没有选择的,不管不顾的、无法节制的情感,难道不是那不计一切、狂热爱情的澎湃。而且,也未尝不是一种惊世骇俗的决斗。
  爱不仅仅热烈,爱还是缠绵,是包容,是奉献,更是坚强依托。因此“我是你的绕指柔/我是你的云梦泽”“把你的疲惫的意态给我/把你呓语的琐屑给我/把你忧愁的断发给我/把你的呻吟和抽颤给我/把你的低泣和嘶吼给我/把你黑暗的罂粟给我/把你阳光下的影子给我”(《爱你……》)这首诗托物言志,托毛巾来寄言爱情。诗人满怀深情地倾吐着美好的爱情,塑造出一位朴实体贴的、胸襟宽阔的、可以依赖的爱人形象。在情感表达上既缠绵悱恻又有深沉的力量。在这个虚浮的社会,爱情成为奢侈,当大家都“不谈爱情”的时候,邵小平却在为爱情确立美好的位置,其向美之诗心令人感动。
  邵小平的爱情诗不多,但他应该是男诗人中能细腻地表达爱情的圣手。《围棋》一诗依然托物言志,指出爱情就像一盘棋局,双方相互依赖又想把对方吃定,纠缠一生,没有输赢。可以说,邵小平的每首爱情诗所抒发的爱情体验都那样细致入微,让人多方面地玩味爱情多样的况味。不过,贯穿所有爱情诗的一个感情基调是:真情。

  三
  一个纯真的人,一个歌唱真善美的诗人,他的诗是那样纯净美好。
  童话中的白雪公主/谁喊了一声/它的心就红了//在黑暗中行走/被绊了一下/原来是一地亮灯笼          ——《红心萝卜》
  这首诗是一首非常富有内涵的诗。诗人欣赏着雪地上的一个个红心萝卜,一颗童心描绘着美丽的童话:那外表雪白、内心亮红的萝卜仿佛白雪公主,内心美得惊艳、夺魄,外表是清白的岁月。然而,诗的内涵并不停留于此,那“谁喊了一声/它的心就红了”的神来一笔,给我们指出美是有强大的感染力的,张扬美,美就能感染所有人。所以,即使被红心萝卜绊了一下,不必恼恨,因为你看到的是一地的亮灯笼。美就是这样提醒着你,照亮你暗夜的征途。从此意义上讲,这首小诗寓意丰富,言有尽而意无穷。
  小鸟叫喳喳,它们心情好/今日肯定有个好天气//清脚出户//果然旭日高悬/多年的老同学,现在冒了出来/他的新闻被蓝天的荧屏播放着/清风浩荡//即使心存暗影,我也逢人便说:/今日又是一个好天气哪!   ——《今日是个好天气》
  王国维说:“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我美,世界才美。面对身边的人的一夜成功,心里难免有过嫉妒和失落。但我,能够压下心中的暗影,看到的依然是“清风浩荡”的好日子,我把美好传递给世界,这就是人性的光辉。
  真善美在邵小平的诗集中俯拾皆是:“我”要硬朗地区分好人坏人,歌唱美好,坚持正义(《我的工作》);“窗台上的红苹果” 流溢着世界美好的神性秩序;洒水车是城市的女王,走在美的道路上,有美的威仪(《女王之臣》);“欲飞的窗帘”美得令人想入非非……邵小平还有许多颇具哲思性的抒情小诗,善于发掘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于习见的意象中挖掘真善美,歌唱真善美,亦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
  总之,邵小平创作20多年,坚持真善美的讴歌,坚持清新灵动的诗风扬洒,形成了纯净优美的风格。他朝着美好飞行,也许并不绚烂,却有温润的光华。读他的诗,就像看惯了丑石怪岩,深山大川,忽然进入小桥流水人家,一种亲切、悦目和爽心涌上心田;这是美感中理性与感性的和谐,是一种优美的美学形态。在当今审丑多于审美、口水诗大行其道、满不在乎的“嬉皮士”诗风颇为引人眼球的诗坛,邵小平诗歌的“美好”令人眼前一亮,爽心悦神。其实,我还想说,邵小平对颜色的敏感,以童心看世界的诗意盎然、以及诗歌的短小精致不由地让人把他和“童话诗人”顾城联系起来,我觉得邵小平的诗也颇有顾城的“童话”之风。
  最后,我觉得邵小平的诗歌风格过于沉稳,他要再进行诗艺的开拓和提升,应该意识到,诗歌除却想象和自成一家的抒情风格之外,诗歌还需要知识。如果邵小平能在诗歌中融入更多知识和文化反思,开掘诗歌的内涵深度,可能会拓展诗歌的容量,有更大的气象。

 
  叶淑媛(1975—),女,甘肃西和人,甘肃联合大学讲师,兰州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生,从事文艺学和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相关热词搜索:叶淑嫒 邵小平 诗论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梁平:诗歌生态与社会责任担当:我对新世纪诗歌的两点意见
下一篇:灵石:艾略特与波德莱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