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品文库 > 正文

《午宴之歌》:把诗歌改编成一台戏剧
http://www.shigecn.com   2011-11-03 19:30:33   来源:百度alan吧   评论:0 点击:

从一开始,我就坚持认为这部作品必须要以它自己适合的特点站稳脚跟,而不应该被理解成纯粹的智力活动,那么我们就必须把自己当作观众,应当忘掉那是诗歌,直到一个押韵的对句跳到我们面前——首先,我们必须展开一段被文字包围的奇妙旅程:

《午宴之歌》书影

克里斯托夫·里德和他的妻子在他们的婚礼上/戴维·罗斯 摄

    格瑞格·魏斯/绿凝寒烟译

  我的一位老朋友马丁·古德曼(Martin Goodman)现在是赫尔大学的创意写作教授,六个月前,他硬是把一本小巧的书塞进我的手中,告诉我这本诗集内蕴丰富,可能改编成一部绝佳的电影。
  那个时候,Martin刚刚接手克里斯托夫·里德(Christopher Reid)的教授职位,Reid正是这本诗集的作者。
  《午宴之歌》实际上讲述的故事相当简单:一个男子离开他的办公室,步行穿过小镇前往一家餐馆,在那儿和一位以前的旧情人共进午餐。然而,和所有发生的一切重大事件一样,它也是一个所指极大的故事。
  这是一个神话故事——一个希腊悲剧——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的悲剧——一个男人极力想要从冥府带回他已经死去的妻子。
  这可能吗?你会有看下去的欲望,然后发现……
  我在当地的一家酒吧约见了这位出色的作者克里斯托夫·里德,一起在午餐里小酌,他友善地同意了我向BBC建议改编这部作品。
  我知道很多时候建议都是被驳回的,不过我只能说国家公共广播公司是有上帝庇佑的,我不知道还有哪家广播公司有这样的洞察力,勇气和责任心来保证这项工作的开展,光凭这点,BBC就值得称道。
  据称,没有人目击过比这更快的委托了——我认为,部分是由于这部作品可以在日渐临近的英国诗歌日播出,部分也因为两位主演——阿兰·里克曼(Alan Rickman)和埃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也很快确定了同意出演此剧的意向。
  在短短几周内,我选定了我以前一起共事的主管Sarah Brown和制片人Pier Wilkie——小心翼翼地把诗歌改编成剧本形式,最后决定起用我们中最出色的导演Niall MacCormick。
  我们所有人都涉入了一个未经过任何开发的领域,因为就我们意识到的情况,一部诗歌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被改编为电影的先例:我们应该怎样把诗句转化为电影——规则是什么?语法怎么处理?我们又怎么才能把内心独白转化成对白的形式?
  和Christopher Reid的密切合作也非常值得感谢,他同意了我们对诗歌作的各种改编,最后不同的分镜头剧本放到了一起,经过十天艰难的拍摄才完成。拍摄期间,伦敦的夏季正值30度的高温(注:这里指的大概是华氏温度)外加热浪滚滚,坐在闷热的好像快着火的餐馆里,可怜的Emma在拍摄首日就出现了中暑反应。
  此后的日子里,我们拉来了空调设备和数加仑的饮用水,不过,拍摄现场还是热的像个烤箱。
  就我所见,我的工作就是试着启动这部作品——说服BBC去拍摄制作,询问我的老朋友Alan Rickman是否有兴趣出演,还要感谢我的妻子Emma深爱上了这部作品,一直在为剧本改编出力直到开拍——然后要做的就是请所有出色的人们来为拍摄出力——因为我觉得在拍摄过程中没有比一个监制(这是我的头衔)更碍手碍脚了。
  结局是让所有人兴奋激动的:一部充满了希望,绝望,悔恨,醉态,言辞纯熟的电影,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幽默诙谐。生活的幽默,荒诞的诙谐。
  从一开始,我就坚持认为这部作品必须要以它自己适合的特点站稳脚跟,而不应该被理解成纯粹的智力活动,那么我们就必须把自己当作观众,应当忘掉那是诗歌,直到一个押韵的对句跳到我们面前——首先,我们必须展开一段被文字包围的奇妙旅程:准确无误的把语言从叙述性的旁白引入对话,然后在再回到叙述上面。
  我们被大量的这些文字沉迷:倾听它们,品味它们,感受它们。
  我为在这部影片创作中付出心血的所有人感到自豪,我也希望所有的看到这部片子的观众能够享受到和我一样的欢乐。

  (作者格瑞格·魏斯Greg Wise是《午宴之歌》的节目监制人)

相关热词搜索:午宴之歌 诗歌 戏剧

【特别声明】 凡注明“来源:新诗代”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站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新诗代-全球华语诗歌门户”。凡未注明“来源:新诗代”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并注明来源及出处。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本站内容对你的权益产生了损害,请直接联系本站(E-mail:shigecn@163.com),或在本站社区管理专区“在线留言”。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删除!

上一篇:王德领:对“80后”写作群体的思考:繁华过后是清寂
下一篇:牛耕:当代诗歌危机刍议

分享到: 收藏